-

於嫻嫻唯一欣慰的就是,大晚上回家小區裡冇有那麼多鄰居,自然也不會被隔壁奶奶嚼舌頭根。

她停好車,跟龍卿一同上了22樓,在家門口分道揚鑣,互道晚安。

有一瞬間,於嫻嫻感覺自己跟上司的關係還是太近了,不過明天也約了中介看房,相信很快就能結束這種尷尬的鄰居關係。

她睡了一個好覺。

早上醒來,收到夏誌發來的訊息,大致內容就是發現了昨晚辦公室拆開的果汁,提醒她龍總不愛喝那款。

同事又囑咐了今天早上龍卿有晨會,一定要催促龍總起床雲雲。

於嫻嫻看看時間,晨會是七點,現在都九點了。

再說,我催龍總起什麼床?我看這個夏誌就是想偷懶,讓我一個人打兩份工,工資他自己賺!

呸!

於嫻嫻回給夏誌一個貓貓表情包:王之蔑視。

夏誌:……

於嫻嫻:對了,你教我一下,車子的密碼怎麼改?

她可不想讓龍卿理所當然地上她的車了。

明明知道卻不說的夏誌:我不知道,還要忙,告辭。

於嫻嫻:“……”發訊息再也冇人回。

她從床上撲騰起來,換上運動服,去小老闆家裡點了一杯奶茶配塔可餅,算是早餐。

然後下樓晨跑。

一路上還遇上好幾個遛娃買菜的奶奶,嘖嘖不絕地誇讚她的男朋友。

——“嫻嫻你對象真俊!跟從電視裡出來的大明星一樣!”

——“你倆啥時候結婚?你倆這基因得生出多俊的小孩呀嘖嘖嘖。”

——“打算要幾個?現在三胎政策都出來了,你可抓點緊,多請幾個月嫂坐月子也不受累……對了你要請月嫂不?我認識……”

於嫻嫻一看人家連三胎的月嫂都給她計劃好了,連連敗退。

灰溜溜跑到地下室,她繞著車子研究了半天。

這款車型全世界都冇有同款,上網查是查不到了,問了幾個4s店的老闆都說不清楚。

她隻好自己研究,終於在一個小時後,成功把車門密碼修改掉!

嗯,以後龍總要是想蹭她的車,必須事前征求她的同意。雖然大概率自己也是無法拒絕啦……

於嫻嫻滿意地上樓,換好衣服,吃了個午飯,躺在床上按照慣例數了數自己的餘額——

臥槽?!

這麼多??!

她從床上彈起來,再次數了三遍,以保證自己冇有錯看小數點後麵的零。

她立刻給李政打電話。

李政在那頭精氣神十足地回答:“於總,我們新公司的業績實在太好了,外麵聽說龍總入股,簡直是在排著隊給我們送錢,照這麼下去,不出半年您也能上福布斯富豪榜了!”

一聽這個榜就頭疼的於嫻嫻:“……打住,打住,行,情況我知道了,辛苦你了。”

李政:“不辛苦不辛苦!我還能再打工五百年!”

於嫻嫻:“噗。”

她囑咐了李政幾句掛掉電話。

現在,錢多了。

那麼看房的檔子是不是可以再提高億點點??

於嫻嫻美滋滋地聯絡了中介:“對,宅子的檔次再提高。”

幫她跑腿的本來就是豪宅經紀人,看的當然也都是豪宅,既然客戶說要再提高,他便如實交代:“於女士,本城附近的豪宅您都看了,三環以外冇有合適的,倒是三環內最近出來一套,隻是價格比您從前看的檔次要高出12倍。”

“這麼貴?”於嫻嫻本來出價就不低,再乘以12,那棟宅子的價格就快直逼京都四合院了!

盤算了一下價格,再算算未來的收入預期,她覺得可以承受,飄了一下,“行,就看那套。”

“好!那我馬上幫您聯絡!”

不出半天工夫,於嫻嫻已經站在了豪宅大門口。

同一時刻,龍卿收到了夏誌的報告。

龍·不開心·卿:“你說什麼?她要搬家?”

夏誌:“是,不過……”

龍卿:“嗯?”

夏誌:“不過她在看的房子,是龍城一品。”

龍卿:“……”

他挑了挑眉峰,把心頭狂喜壓下:“不錯,有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