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卿吞了兩下口水才把不太適應的味道壓下去。

龍卿:“說回正事。”

於嫻嫻坐直,洗耳恭聽。

龍卿:“關上你的崗位……”

於嫻嫻頓時露出忐忑的目光。

龍卿:“……我覺得還是不用調動了。”

鬆一口氣的於嫻嫻:“謝謝。”

龍卿:“你說得對,頂層的工作需要你,而且你也很喜歡,並且做出了不平凡的成績,順便濟世救人。”

他顯然把今晚程菱的事都看在眼裡。

於嫻嫻搓著手:“您能理解就太好了。”

龍卿:“嗯。”

於嫻嫻:“……”

兩個人對坐著,陷入沉默。

於嫻嫻:“所以,您還有彆的吩咐嗎?”就為這句話把自己叫下樓?

龍卿:“咳……”想,快點想,想出一件新事。

於嫻嫻:“嗯?”

龍卿:“呃,關於酒店的客房服務守則你加一項進去,男性客人衣服覆蓋率少於90%,這個客人就隻能由同性服務員接待。”

於嫻嫻一臉迷惑:“……90%?是否過於苛刻了?”

龍卿:“不苛刻。作為一個男性,就該主動維護公序良德,不能衣著暴露出入公眾場合。”

於嫻嫻:“……”

好傢夥,彷彿當年洗完澡隻穿浴袍大v領子裂到肚臍就喊我談工作的不是你??

於嫻嫻:“可是夏天穿短袖、短褲,衣著覆蓋率肯定低於90%的,而且酒店客房不算完全的公眾場合,有一定私密性,客人在裡麵更衣洗澡……”

龍卿:“總之,今天晚上類似的事件不應該再發生,即便不是你,換做彆的女員工,難道就該理所當然地服務一個衣不蔽體的男性客人?”

於嫻嫻:“您說得對,也許是我以前粗心了。”她自恃會打架,以往難招惹的客人都是自己上,把其他女員工護在身後,萬一哪天她不在,其他女孩子受欺負了怎麼辦?

於嫻嫻:“可是,90%還是太苛刻了……”

龍卿:“那就80,不能再少了。”

於嫻嫻:“70。”

龍卿:“75。”

於嫻嫻:“60。”

龍卿:“65。”

於嫻嫻:“50。”

龍卿:“6……等等。”

他眯起冷峻的眸子,審視著於嫻嫻:“你是不是有私心?”

於嫻嫻:“啊?”

龍卿:“想看美男就直說。”他不由自主地挺了挺腰桿。

於嫻嫻:“……我隻是覺得50%是個非常合理的數字。”

龍卿:“嗬,女人,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麼算盤。”

於嫻嫻:“?”我改名叫於竇娥算了!

龍卿轉移話題:“所以今晚的客人已經送走,你的工作結束了吧?”

於嫻嫻:“是的,我正打算佈置好工作就回家,如果您冇有新的吩咐的話……”

“嗯,那回家。”龍卿補上兩個字,“一起。”

於嫻嫻:“……”

您蹭順風車還蹭上癮了?!

龍卿坦然地拿起西裝外套,關上辦公室的燈和門,跟於嫻嫻離開了。

於嫻嫻今天的私服借給了程菱,所以連衣服都不用換,跟柯雪電話裡打了聲招呼便離開。

兩個人又一同到地下室取車,龍卿坐上副駕駛。

一切都那樣理所當然。

於嫻嫻:“晚上出行您也不帶保鏢嗎?”

“不是有你在麼?”龍卿乖巧地給自己扣上安全帶,“你要保護我。”

滿臉迷惑於嫻嫻:“是。”

——劇本徹底拿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