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菱驚疑不定地望著眼前的服務員,腦子還處在無法運轉的狀態。

於嫻嫻:“馬上仲宇盛要給你打電話了。”

程菱這才如夢初醒,顫抖著手要站起來,奈何兩腿也是不聽使喚。

於嫻嫻不用她吩咐,已經把她的揹包拎過來,拿出裡麵的手機。

程菱接過手機,仍舊抖得不能自已。

於嫻嫻一把抓住她的手:“我幫你。”再不關機,仲宇盛一個電話打過了,手機鈴聲響了可就暴露了。

程菱卻咬著牙,一字一頓地說:“我、自、己、來。”

她狠狠地吸了一口氣,兩個手握住手機,死死按下關機鍵。

手機螢幕閃出關機提示,繼而徹底變為黑暗。

與此同時,仲宇盛聽到的則是——“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於嫻嫻把程菱扶起:“跟我來。”

程菱渾渾噩噩地站起來,好不容易纔讓兩條腿動起來。

她像個遊魂一樣,跟上於嫻嫻的步伐。

恍然間看向於嫻嫻的身影,總覺得那人不像是凡人,倒像普度眾生的仙子。

程菱亦步亦趨,跟她來到另外一個房間。

這次,於嫻嫻真的給她倒了一杯水:“我想你需要冷靜一下。”

程菱握住杯子,已經冇有剛纔那樣倉皇。

於嫻嫻:“彆哭了,為那個渣男流眼淚,不值得。”

“誰為他哭?”程菱扁著嘴,“我是被開水燙到了,疼。”

於嫻嫻拉開她的手背,見那上麵隻有一個星星點點的紅印子。

她歎了一口氣,抓住程菱的手:“你打算怎麼做?”

程菱腦子裡飛速而過的思緒一下被抓住了,對,她該思考的是怎麼做。

仲老爺子已經死了,也許提起從前的事隻會揭開媽媽的瘡疤,讓她更加痛苦。

但這不代表她就對仲宇盛和杜儀湘毫無辦法。

“一報還一報。”程菱抬頭問於嫻嫻:“你能幫我嗎?”

她覺得於嫻嫻比任何人都要可信。

於嫻嫻冇有辜負她的信任,說出四個字:“能幫儘幫。”

程菱:“杜儀湘應該是酒駕闖禍了,仲宇盛喊我來頂罪。我想報警,麻煩你幫我給警察安排個合適的蹲守地點,剩下的事我自己可以辦到。”

於嫻嫻驚覺這女人之聰慧。不過也對,如果不聰明,她怎麼可能一路考重點、上名校,最終入職仲家的企業還做得有聲有色呢?

於嫻嫻:“可以。周邊還有我安插的保安,整個頂層在我們酒店的控製下,如果遇到危險,大聲呼救即可。”

程菱心裡踏實許多:“謝謝。”

於嫻嫻:“你對我的身份就不覺得好奇嗎?我為什麼幫你,我也可能會是壞人呢?”

程菱苦笑一聲:“假如不是你,換作任何人撞見這種事,難道不會善意提醒一聲嗎?”

於嫻嫻:“這倒是。”

程菱:“而且我總覺得,你非常可信,把我引到茶台旁邊偷聽是你故意的吧?雖然親耳聽到仲宇盛說出那些話太傷了,但斷殘肢才能保命,我明白。”

於嫻嫻:“你真的比我想象中要堅強許多。”在她遇見的女主角中,可以排名前三了。

這樣的女孩子,不愁未來不光明。

於嫻嫻:“打起精神來,熬過這關,等待你的就隻有美好。”

程菱蒼白的臉擠出一絲笑意:“借你吉言。”

於嫻嫻拿出手機:“那麼現在,報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