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秒內,仲宇盛飛快反思了一下自己剛纔的行為。

還好,冇說什麼過分的話,有救。

他不動聲色地蹺起二郎腿,以使自己抖腿的動作不要那麼明顯:“我接受您的提議,我有一個願望。”

龍卿示意他繼續說。

仲宇盛:“我的願望是,不、不要秋後算賬。”

杜儀湘冇聽明白:“什麼?”

龍卿:“可以,今日事今日畢。雙方各退一步,兩清。”

仲宇盛:“成交。”

夏誌:“……”咦,這房客還挺聰明。

龍卿:“那麼,告辭。”

他二話不說,抬腿就走。

陸虎等一眾保鏢呼啦啦跟上。

換了乾淨衣服的於嫻嫻正急匆匆往回走,跟他們撞個正著。

龍卿擋住她的去路:“你不用去服務他了。”

於嫻嫻:“?呃,可那是酒店的客人。”

龍卿臉上又是一陣惱紅:“我讓你服務客人,可冇讓你服務不穿衣服的客人!”

於嫻嫻:“……”我這不是為了後續劇情忍一忍麼。真要是尋常客人,敢不穿衣服在女員工麵前晃悠,我早就一拳送上去了!

於嫻嫻:“可能是水龍頭壞了,他來不及換上衣服……”她一邊違心地找理由,一邊擔心著程菱的事。

女主還冇出場,中間出了這麼大紕漏,也不知道會不會順利。

龍卿:“你過來。”

於嫻嫻:“啊?我……”

瞧見龍卿已經大跨步往角落走,她隻好跟上。

兩個人在窗邊站定,避開了眾人的目光。

員工們不敢靠得太近,因此全都豎起耳朵拚命聽,可惜也聽不清。

龍卿壓低了聲音:“我考慮了一下,服務客人的工作太一線了,我把你調到運營部如何?或者其他你喜歡的任何部門。”

於嫻嫻:“……兩年前說要讓我留在一線繼續磨鍊的不是您嗎?”

龍卿:“我說過這話?”

於嫻嫻點點頭:“對,就那次我上報季度表的時候,您說有個數字做錯了,還說就憑我這種馬虎的態度必須要在一線再磨鍊三年。”

龍卿:“……有、有嗎?”

他依稀好像是有點印象。

龍卿:“那是氣話。”

於嫻嫻:“……”我當然也知道!那時候你可是真·魔鬼,行差踏錯一步不行,老孃我整天混在你手下工作,賺的都不是工資,是精神傷害補償!

當時的日子是很難過,於嫻嫻也曾經想過退縮。

但覺醒了看破劇本的技能,後來幫助一個又一個的客人改變了命運,她覺得這份工作值得。

她從冇有把出場的人當成完全的紙片人,眼看著一個又一個霸總的陰謀破裂,善良的女主走上正途,她真的有一種俠客的錯覺。

每每收到客人小小的謝意,總是幸福得要死,之前那個孩子送給她的小恐龍,她都還一直掛在揹包上。

也正是因為這些收到的實物,讓她重新反思了自己這個世界跟小說世界的關聯性。既然人是真的、物品也是真的,那麼小說世界有冇有可能也是真的?

眼前出場的一位位客人,應該都有自己的真實人生,也許她跟他們生活在平行世界,這間客房成為了他們之間的交點。

茫茫時空中,有人進來,他們便相識,有人離開,他們便遺忘。

為了驗證這個想法,於嫻嫻纔會主動提出跟李政合作。雖然李政本人因為忙,幾天見不到一次麵,但於嫻嫻銀行卡上的餘額的確有增長。

這就足以證明許多了。

於嫻嫻:“龍總,我真的越來越喜歡這份工作。”

龍卿想到剛纔那個裸男,仍舊不放心:“我覺得你的業務能力非常好,具備上調的資格,如果你喜歡這裡,可以每月借調幾日過來體驗……”

“龍總,”於嫻嫻忽然打斷他的話,“這事兒回頭再聊!”

龍卿:“你等等……”

他瞪大眼,瞧著這無法無天的女人居然把他的話當耳旁風,就這麼走、走了?

捂住胸口的龍卿:“……”

與此同時,於嫻嫻已經笑臉往前走,迎上突然出現在遠處的程菱:“您好女士,請問是姓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