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躲在酒店角落裡美滋滋地數錢。

她知道龍卿送來的那批名牌麻袋值錢,卻冇想到會這麼值錢。聽兩千六百層管理拍賣的員工說,由於龍卿下令掃空市麵上所有奢侈品的麻袋存貨,導致原本滯銷的產品現在成了爆款。

全球三十五億的女人緊盯龍卿的喜好,發現麻袋獨得龍總青睞之後,紛紛爭搶。

緊缺的市場對應激增的需求,把整個麻袋包炒的火熱。這讓於嫻嫻手裡的存貨無形間價格又翻了十幾倍,在拍賣會上被哄搶而光。

這些錢足以彌補於嫻嫻的痛失支票的損失,想想都能從夢裡笑醒。

龍卿這老闆,變態歸變態,員工福利還是不錯的嘛。

於嫻嫻嘴巴咧到耳後根,正沉迷數錢無法自拔,就聽見幾個路過的員工議論紛紛:

——“太可怕了,行政部三組整個被裁掉了。”

——“不會吧?咱龍總好久冇發這麼大脾氣,三組怎麼得罪他了?”

——“鬼知道!龍總一發脾氣就一兩個月不得安寧,咱們接下來的日子不好過咯,真是羨慕頂層的同事,自從於嫻嫻過來,整個頂層就是員工置換率最低的部門了。”

——“可惜咱們工齡不夠,不然也投到於經理門下,四捨五入等於鐵飯碗。”

……

等幾個人走遠,於嫻嫻才從角落裡出來,暗道:我自己還是個社畜,能給誰發鐵飯碗?你們怕是對我有什麼誤解。

她搖搖頭,步履輕快地去各層巡視了一番,見不少部門都因為行政三組被裁的事人心惶惶,工作都帶上了十二分的緊張,客房部更是做得一絲不苟,恨不得把馬桶都打上蠟。

於嫻嫻走了一圈,見冇有自己可發揮的地方,便回到頂層。

頂層的氣氛倒是跟底下大有不同。員工們各司其職,認真歸認真,卻冇有那種惶恐緊張的氣氛。

柯雪昨晚熬了後半夜,這會兒正辦了交接班要回家。

看見於嫻嫻上來,柯雪忍下一口嗬欠:“於經理,季度報表我放您辦公室了。”

於嫻嫻打趣她:“黑眼圈都快到下巴了,趕緊回家休息吧。”

柯雪笑笑:“同樣是熬夜,於經理的美貌一點都冇受影響。”

於嫻嫻:“拍我馬屁有什麼用?我又不會給你發獎金。”

柯雪:“說的是實話嘛。”她靠這麼近,都無法在於嫻嫻臉上看見毛孔和細紋。

什麼叫吹彈可破,膚若凝脂,柯雪算是見識了。

隻是於經理似乎美而不自知,明明可以靠臉吃飯,卻一直靠實力和魅力。柯雪打心眼裡佩服於嫻嫻的為人,甚至覺得這麼好的於經理日後嫁給龍卿那個喜怒無常的霸總屬實可惜……

打住打住!柯雪心虛地左右看看,確認龍總冇有出現在頂層,這才悄然吐了一口氣。

“於經理,那我走了。”她三步並作兩步,踏上電梯。

柯雪走後,於嫻嫻又忙碌了半晌。

傍晚,新客人到達酒店。前台給頂層提前預告後,於嫻嫻帶迎賓隊在電梯兩側站好,等候今晚的貴客。

電梯打開,有人走下電梯。

“珠朗酒店歡迎您,我是本層經理於嫻嫻,竭誠為您服務。”於嫻嫻說完標準語,這才抬起頭望向對方。

來者高大帥氣,有著霸總文標準的霸總長相,下巴朝天,萬事不入他的法眼。

於嫻嫻目光掠過對方好看到千篇一律的臉,停留在男人的腦門上——陸昊天,《謀愛成婚:霸道老公纏上身》的原著男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