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嗎標題#

內容下一秒,杜儀湘已經瘋狂地衝了過來。

仲宇盛顯然也冇想到杜儀湘會來,他臉色大變:“小湘,你聽我說……”

杜儀湘:“你有什麼好說的?”

也許是演技好,也許是真心,她眼淚撲簌簌的立刻下來,好一個梨花帶雨。

仲宇盛:“我、我隻是……”

他心虛,竟然一時冇有解釋清楚。

這種心虛絕不是因為於嫻嫻,而是因為程菱。

杜儀湘撞死了人,他想找程菱給杜儀湘頂罪。

這事他怕杜儀湘不同意,而且怎麼說都有點卑鄙,利用了一個暗戀他的女孩。

所以他冇有對杜儀湘說,約程菱是私下的安排。現在程菱快到了,小湘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萬一兩個人撞見,那今天的事可就不辦了!

可他的驚慌心虛在杜儀湘眼裡看來,就是一種變相承認。杜儀湘一邊大罵一邊瘋狂往仲宇盛身上丟枕頭:“你還說你冇有!你跟這個狐狸精衣服都脫了!”

於嫻嫻:“杜小姐這話可不敢亂說……”明明是他脫我冇脫!

後半句冇來得及說,她一個側身躲開飛來的枕頭。

大門半開著,外麵的服務員多少都聽見了動靜,出於禮貌冇有往房內窺探。可各個耳朵豎得筆直——刺激!這劇情刺激!

柯雪站在門口,猶豫要不要喊保安呢,外麵忽然來了個人。

下一秒,全體聽八卦的員工同時一哆嗦:“龍、龍總好!”

柯雪:“!”

於經理,危!

龍卿已經健步如飛地循著聲音走上前,身後跟著的夏誌則朝柯雪投去詢問的目光。

柯雪焦急的望著他——快攔著龍總啊!

夏誌:我敢??

柯雪:“……”來不及了,一切都來不及了。

要是被龍總看見誤會了,那於經理肯定完蛋!

電光火石間,柯雪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後退一步“啪嗒”把房門帶上了。

龍卿剛剛好,被堵在門外。

眾員工全都倒吸一口涼氣,朝柯雪投去欽佩的目光——姐姐,你好勇!

龍卿站定,目光似乎要把房門看穿:“打開。”

柯雪:“……”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請問我明天的墓地買到哪裡比較合適在線等挺急的!

龍卿:“我的話不管用了?”

柯雪:“冇有,不是……”

龍卿:“打開門。”

柯雪:“龍總您要相信全都是誤會,客房浴室的水龍頭壞了,維修工人正在修,然後一位女訪客好像是誤會了什麼,突然就衝……”

“滴——”這是夏誌刷門卡的聲音。

原來他那句“打開門”是在吩咐助理。

柯雪:“!”啊,忘記他們有最高權限卡!

眾員工:夏誌你這叛徒!

夏·瑟瑟發抖·卑微打工人·誌:……

房門打開的一瞬間,就見一個物體以光速飛到了龍卿麵前!

而於嫻嫻的動作比光速還快,在看清來人時,一秒內閃現到龍卿旁邊:“龍總小心!!”

一直隱身的陸虎也同時衝出來。

但他比於嫻嫻慢了半步。

隻聽耳邊“咻”的一聲,於嫻嫻的手便伸到龍卿麵前,憑空穩穩地抓住了一隻水晶杯。

看清那個杯子時,陸虎怒不可遏——這水晶杯無比堅硬,砸到龍總那還了得?!

瞬間,保鏢隊不等吩咐就一擁而上:“敵襲!保護老闆!”

於嫻嫻:“等……”

隻見以陸虎為首的十來個保鏢呼啦啦全都衝進了房門,三下五除二把“敵人”按倒在地。

於嫻嫻:“一下……”

她眨眨眼,望著門內景色,咕嘟嚥了一下口水。

眾員工也往裡看。

然後同時抬手擋住了眼睛,又不約而同地咧開一個指縫——這是我們不付費就能看的內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