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照例吩咐人,看好各處入口,一旦發現程菱上樓就立刻攔截。

自己必須趕在仲宇盛之前見到程菱,拆穿這人渣的陰謀。

當然,冤有頭債有主,今天也不能讓杜儀湘置身事外。

於嫻嫻很快有了思路,暗自安排好各處的事,忙起來有條不紊。

期間仲宇盛點過兩次服務,都由柯雪帶隊應付,遊刃有餘。

送晚餐回來的時候,柯雪還說:“於經理,我真覺得仲先生挺不錯的,到底您發現他哪裡不對勁了?”

仲宇盛的確比前幾個客人好應付多了,尤其前麵來的還是故意挑刺的龔益誠,跟他一比,仲宇盛簡直像個模範客人。

他入住後除了吃喝,冇多叫過服務員,對頂層也冇多少參觀的興趣,配上他天生就清冷的麵容,儼然一位奢華不能入眼的世外高人。

程菱愛的不就是他這副不食人間煙火的模樣?

於嫻嫻拍拍柯雪的肩膀:“聽話,離他遠點,他可不好惹。”

柯雪:“是,反正聽您的冇錯。”

於嫻嫻打點好各處,靜靜等待主角的登場。

時間大約是八點。

嗡嗡的震動聲傳來——於嫻嫻一驚。

以為是客人在呼叫,默默肩頭卻不是震動鈴,而是手機。

她連忙拿出來:“喂?”

夏誌:“於經理,您在忙嗎?”

於嫻嫻:“這不廢話麼,晚上是頂層最忙的時候。”

她一邊說還一邊張望走廊,生怕錯過程菱的出場。

夏誌:“咳,那個,您晚飯吃了嗎?”

於嫻嫻:“什麼?冇空吃。”

夏誌:“正好,龍總也冇吃。”

於嫻嫻:“?這怎麼就正好了?他吃他的,我吃我的。”

夏誌:“……”

眾所周知,他在龍卿麵前給於經理打電話時是要全程開擴音的。

龍卿今天一整天因為彆人誇他衣服好看而飛揚的臉,此刻已經垮下來。

夏誌想救場,挖空心思想著圓話:“咳,民以食為天,於公於私,您都該關心一下老闆的健康吧?”

於嫻嫻:“什麼?”

她壓根冇在認真聽。

夏誌:“於公,龍總是您的上司;於私,龍總是您的鄰居。這抬頭不見低頭……”

於嫻嫻打斷他:“你不說這茬我還忘了呢,你老實交代,啥時候把龍總弄到我隔壁的?”

夏誌:“這怎麼能叫我弄去的呢?我不過是個卑微的小助理,能有什麼話語權?”

於嫻嫻:“謔,您金牌助理都卑微,那我頂層打工妹算個甚?”

夏誌:“您又不是當一輩子的打工妹……”早晚還不是要晉升老闆娘。

於嫻嫻:“冇空跟你扯,到底打電話來乾嘛?”

夏誌:“額,龍總餓了,要吃飯。”

於嫻嫻:“……吃唄。”

夏誌看看龍卿。

龍卿已經坐在餐桌邊上了,麵前擺著由菲奧莉娜·冷豔至尊·李·淑芬·奧斯特皇爵夫人派人空運過來的晚餐,熱菜八道,涼菜兩道,外加餐前湯和餐後水果,一應俱全。

用龍總的話說:“一個人吃,屬實浪費。”

夏誌收回目光,說:“您要是冇吃,可以下來共進晚餐,反正我們這裡菜……”多。

“多”字還冇開口,回答他的就隻有電話無情的忙音——

“嘟嘟嘟——”

夏誌:“……”

龍卿:“……”

“咳,”夏誌擠出個笑,“我就說,讓您自己約於經理麼。”

他話越來越低,低到最後幾不可聞。

龍卿麵色冷峻,看夏誌的眼神直白翻譯出來就是那四個字:要你何用!

要不是怕自己直接出麵吩咐,顯得像是上司在欺壓下屬,他纔不會派夏誌當傳聲筒。

可惜這傳聲筒也不會講話,到底還是要勞自己的駕。

龍卿無言伸手。

夏誌連忙把手機遞過去,同時在心裡默默鬆一口氣。

其實他這個助理也是難當,跟於經理說話各種兜圈子,還不是怕自己說漏了“龍總喜歡於經理”的意思。

告白這種事,肯定要當事人說,他在中間算個屁?

這麼想著,他把餘光投到龍總身上。

就見龍卿威嚴十足,毫不猶豫地撥通了於嫻嫻的電話。

兩秒等待後——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夏誌:好傢夥,老闆娘你真好傢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