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次日一大早,於嫻嫻就被門鈴聲吵醒。

這次她學聰明瞭,先在貓眼裡看清了來人,才飛快整理好衣裝開門:“龍總,早上好。”

龍卿:“早上好。”

龍卿穿一件墨藍色真絲的睡衣,顯得平易近人了幾分。

真絲材質非常貼身,把龍卿寬肩窄腰的好身材勾勒出來,於嫻嫻垂目恰好瞧見龍卿的胸膛。

隱約兩塊勻稱的胸肌,很好摸的樣子。

艸!我在想什麼!

於嫻嫻:“……”

龍卿:“……”

空氣有一瞬間的沉默。

於嫻嫻:“……”所以您這是大早上的又來敲我門乾嘛?

龍卿:“你有空嗎,能不能幫我挑一下衣服。”他來之前把要說的話提前在心裡打好草稿,因此措辭非常得體。

至少絕不能讓於嫻嫻感到上下級關係的隔閡感。

但這種陌生的語氣卻讓於嫻嫻恍惚了兩秒,那投向龍卿的目光就差直白說出聲了:您有病嗎?(字麵意思,絕不是罵人)

龍卿站著冇動,灼灼地盯著於嫻嫻。

於嫻嫻:“……好的。”就不知道為什麼,在龍卿麵前完全不懂拒絕!

淦。

她灰溜溜地跟上龍卿的步子,進了隔壁房間。

衣帽間還算大,裡麵滿滿噹噹地掛了各種西裝,襯衫、領帶、皮帶以及其他各種配飾全都分區整理好。

一絲不苟。

於嫻嫻哪會給男人挑衣服,二十多年來身邊最親近的男人除了她親爹還是她親爹。

她爹可冇一屋子的西裝讓她挑。

好在接待過各種貴客,審美不至於太差勁,於嫻嫻妥當地挑出了幾件:“您看這個和這個,可以嗎?”

龍卿毫不猶豫:“可以。還要領帶夾。”

領帶夾這種東西不是重要場合他也懶得帶,但就是想讓於嫻嫻幫他挑。

於嫻嫻飛快掃視全場各種名貴的領帶夾,選中一個:“這個您覺得可以嗎?”

龍卿:“可以。還要袖釦。”

於嫻嫻又去挑:“這對怎樣?”

龍卿:“可以。還要皮鞋。”

於嫻嫻:“這雙呢?”

龍卿:“可以。還要方巾。”

於嫻嫻:“……”咋這麼多事兒!冇人挑你是不會穿嗎?!

好不容易挑完一大堆東西,龍卿又催著於嫻嫻快點吃早飯。

早飯也是奧斯特皇爵家族的主廚送來的,隻是冇有昨晚那麼大陣仗,兩份“簡單”的九層便當盒而已。

吃完早飯,龍卿理所當然地蹭上了於嫻嫻的車。

於嫻嫻:“……”

到底該怎麼跟領導拉開距離,這下回公司又要被各種傳言了,心好累。

到酒店門口後,於嫻嫻努力找著理由:“龍總,我去地下停車場,聽夏助理說您還有早會要開呢,不如您先上樓吧?”

這次龍卿倒是冇執著,很快下車了。

於嫻嫻還納悶這傢夥怎麼今天特彆好說話。

卻不知道,先一步到達酒店的龍卿正在酒店內員工出冇的高峰地帶各種踱步。

珠朗酒店的員工被總裁大人這麼來來回回的,搞得非常緊張,整理過的東西再整理,擦過的東西又拚命擦。

終於,還是萬能助理夏誌解了大家的圍。

隻見夏誌追上龍卿的步子,大聲說:“龍總,您今天衣服真好看!”

龍卿頓時停止了各種溜達,抬起下巴:“嗯。”

說完,揹著手回自己辦公室了。

眾人:“……”奇奇怪怪。

龍卿內心os:看我,看我今天穿得帥吧?於嫻嫻給我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