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泡麪是五分鐘後煮好的。

端上桌時,龍卿見隻有一碗,問她:“你不吃?”

於嫻嫻洗手要回去:“我點了外賣。”

龍卿便把筷子擱下了,強忍著口水說:“那等你的外賣到了一起吃。”

於嫻嫻:“……”倒也不必。

可對上龍卿不容拒絕的眼神,怎麼都說不出來。

她點的外賣剛巧到了,隻能開門取餐,拿到這邊來吃,跟龍卿坐在一張小桌上。

兩個人捱得極近,快要頭碰到頭。

龍卿等於嫻嫻拆開外賣盒子,才鄭重其事地宣佈:“開始吧。”

那架勢,好像於嫻嫻不跟著發言都對不起眼前的晚餐。

於是她便跟著來了一句:“那我開動了。”

她點的是附近酒樓的小炒,兩葷兩素加一碗米飯,菜都是小碗裝的,並不是大盤的菜,因此剛好夠於嫻嫻自己吃,並不浪費。

可她吃著吃著,對麵就冒出一雙筷子。

那筷子理所當然地夾走了她麵前的一塊雞肉。

於嫻嫻:“……”

她值班一晚上冇吃,這頓飯對她來說十分重要,眼下著情況就好比打遊戲時快死了,好不容易撿到的一瓶紅藥被人瓜分。

就不能接受!

尤其是這道三杯雞,她平時最愛。

小份的隻夠她自己吃,再讓龍卿夾走幾塊她可就吃不飽了。

於嫻嫻不動聲色地把菜碗往自己這邊拉了拉。

下一秒,龍卿的筷子隨之追上,精準夾住了裡麵的又一塊雞肉。

於嫻嫻:“……”奪筍呐!

望著龍卿的臉,敢怒不敢言,隻能暗暗發力吃快點,好把飯菜都搶到自己口中。

可她那是米飯,哪有泡麪嗦得快。

此時對麵的龍卿已經幾筷子嗦完了麵,正抱起泡麪碗把底湯一飲而儘!

龍卿:唔,有點飽了,但是嘴巴好饞。

他眼巴巴地看著於嫻嫻的菜碗,又伸出了筷子——

於嫻嫻:“龍總!”

龍卿被她突然這聲嚇得動作一滯。

於嫻嫻勉強擠出笑:“盒盒盒龍總,您吃飽了吧?養生隻食七分飽,所以這菜……”

龍卿:“嗝兒——冇吃飽。”

於嫻嫻:“……”您那麼大的嗝兒我可聽見了阿喂!

龍卿眼巴巴地瞅著她:“飯,分我一點,謝謝。”

空泡麪桶順勢就推到了於嫻嫻麵前。

於嫻嫻:“……”望著自己扒拉過的半碗剩飯,一言難儘。

這他媽的不是夠不夠的問題,就算我吃飽了這剩飯也不能分給您啊!要是被夏助理知道了我於嫻嫻明天就得成帶枷遊街的千古罪人!

於嫻嫻:“要不我再給您點一份……”

話不待說完,龍卿用筷子飛快從她碗裡扒走兩口剩飯,就著麵前的菜吃起來。

於嫻嫻:“……”您最近怕是有點什麼小病。

她心虛地環顧四周,生怕有什麼隱藏的保鏢瞧見這一幕明天找她定罪,幸好家裡安安靜靜,不像有人的模樣。

說來也怪,龍卿這人挑剔到極致,怎麼開始吃人剩飯了?

難道霸道總裁學皇上微服私訪,開始體驗民間疾苦了?

於嫻嫻這麼一遲疑,吃飯的動作就慢下來,最終麵前的美食被龍卿默默分走了二分之一。

龍卿撐得肚皮都鼓起來,倒是於嫻嫻被動踐行了養生準則七分飽。

人生好難。

一頓熬人的飯終於結束,於嫻嫻端起碗要收拾餐桌。

手卻忽然被龍卿一把拉住。

龍卿:“等等。”他盯著於嫻嫻細白的手腕,意味深長。

於嫻嫻:“?”您擱哪兒學的壞毛病,咋拉人小姑孃的手手呢?

龍卿:“我給你的手錶,為什麼不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