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卿不容人拒絕,已經大步流星地走在前頭。

於嫻嫻幾乎是下意識地跟上,走著走著回過味兒來了,不對啊,我回自己家跟他又不順路,為什麼要一起?

奈何實在冇有勇氣跑到前麵阻擋龍卿的步伐,後麵又有夏誌和陸虎兩人並肩像兩扇門似的擋著退路。

跑也跑不掉。

於嫻嫻硬著頭皮跟上。

等他們走出了大門,大廳便開始沸沸揚揚的。

——“我就說龍總和於經理的事板上釘釘的了,潘娜你還不信!”

——“就是,潘娜你平時還說跟於經理關係好,這麼重要的事她不告訴你?”

——“而且看龍總對於經理那副上心的樣子,又是拉椅子又是送回家的,於經理懷孕實錘。”

潘娜:“……”

說實話,心裡完全不在乎是假的。

畢竟潘娜平時跟於嫻嫻關係不錯,週末經常約出門,還說過要是脫單一定要請彼此吃飯。

雖然潘娜可冇膽兒跟龍卿一個桌吃飯,但是於嫻嫻連說一聲都不願意嗎?

說起來,最近空閒時間想約於嫻嫻是太難了,總是被拒絕。

難道那些時候她都跟龍總在一起嗎?

潘娜鼓著嘴,她是個直腸子,不會生悶氣。

便拿起手機噠噠噠給於嫻嫻發了一連串的留言:你跟龍總在一起我會真心祝福你的,為什麼要讓我最後一個知道?

覺得語氣火藥味太濃,潘娜又刪掉了。

墨跡半天,最後苦惱地撓撓頭,發過去一句:“祝你新婚快樂啊,孕早期注意身體,不要過度勞累。”

收到訊息的於嫻嫻:???

畫外音夏誌:恭喜於經理即將和我一樣喜提龍鳳胎了:)

於嫻嫻站在門口,一臉迷惑地望著潘娜發來的簡訊——介是嘛?

她來不及解釋,車子已經被服務生開到眼前:“於經理,車來了。”

這車正是龍卿送給她的那輛,停在酒店門口,拉風到所有的客人都回頭頻頻張望。

而龍卿已經不請自來,自己用密碼打開了車鎖,上了副駕駛,還把安全帶扣好了。

甚至一臉平和地打開了收音機,悠閒聽著早間新聞,等待於嫻嫻開車。

於嫻嫻:“……”

這一大早的,迷惑事件咋這麼多。

她環顧左右,該死的剛纔還在的夏誌和陸虎,又不知道消失到哪去了。

到用的時候就不在,離譜!

於嫻嫻硬著頭皮在眾目睽睽之下上車,載著龍總離開。

上了正路,略微有些堵車。

於嫻嫻開得不快,腦子裡盤算著事:看來得把車子密碼改一下了,也不知道從哪改。

問龍總好像不太合適,跟要趕客似的。

下次問問夏誌,萬能助理一定什麼都知道……

龍卿:“前麵注意變道。”

於嫻嫻回過神,順著龍卿的指示上了右轉道。

這是她回家的方向,要不是龍卿提醒她已經走錯了。

於嫻嫻:“呃,龍總您要去哪?我順路送您?”

龍卿:“你不是要回家?”

於嫻嫻:“是啊。”所以我回我家,為什麼你要上車?

也許是她臉上的迷惑太深刻了,以至於龍卿又解釋了一句:“我們一起,我送你。”

於嫻嫻:“?”

你,送我?

結果我在這開著車?

於嫻嫻:“……那您待會怎麼回家?夏助理好像又不在了。”

龍卿:“嗯,他家孩子還小,要爸爸。”

於嫻嫻:“哦。”

於嫻嫻想著,龍卿是跟她一起離開的,那麼多人都看著,要是他在外麵蹭破點皮,奧斯特家族的人不得拿她的人頭給龍總賠罪?

於嫻嫻放心不下:“既然夏助理不在,要不我先送您回去吧,您要去哪?”

龍卿:“我最近就住珠朗酒店。”

於嫻嫻:“……”

所以我要調頭原路返回嗎?

一大早的,龍總您擱這擱這呢?

龍卿接著說:“不過我剛剛買新房了。”

這話讓於嫻嫻準備調頭的動作停下:“所以您的新房在哪?”

能讓龍卿看上的小區,想必又要漲價。

於嫻嫻還記得,上次龍卿在國外買了幾座島,那島方圓百海裡的小島嶼都漲價了,畢竟有很多人想跟全球首富做鄰居。

龍卿:“新玫小鎮。”

於嫻嫻:“……”這不是我家小區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