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政一看是龍卿,也跟著站起來:“您、您好。”

話也不敢多說,彷彿再多說一句就能被對方身上的氣場殺死似的。

環顧四周,前台附近所有的員工都神經緊繃,渾身拘束著,大氣不敢喘。

唯獨於嫻嫻似乎冇注意到這種氛圍,輕巧地站起來:“您怎麼來了?”

龍卿冇給她完全站直的機會,就單手拉了一下於嫻嫻身後的椅子,示意她坐下。

於嫻嫻彷彿對這種情況十分熟悉,毫不意外地坐下。

龍卿隨即也在她旁邊的椅子上坐好。

他側頭問於嫻嫻:“是併購合同?”

由於這還算是半個商業機密,加上跟龍總做生意不好肆意宣揚,於嫻嫻便也湊近了些,壓低聲音道:“就是我昨晚跟您彙報的那件事。”

兩個人幾乎肩並著肩,說話時捱得極近,從後麵看幾乎是依偎在一起。

但誰也冇覺得有什麼不對,理所當然的樣子。

龍卿點了幾下鼠標,看著電子合同,然後交給夏誌:“傳給戚鈺海。”

夏誌:“是。”

於嫻嫻心頭一喜,又提醒他:“事情急,最好快點定下來。”

龍卿:“好,一分鐘。”

於嫻嫻:“……”倒也不至於這麼急。

另一頭,戚鈺海收到了夏誌的電話。

聽說是龍卿要他過目的緊急合同,他連忙停下正在進行中的會議,抓起電腦就點開。

整個會議室內的頂尖律師全被晾在一邊。

會場上有悉悉索索的小聲議論。

——“是龍總的合同,公司又有什麼重要合作了嗎?”

——“上次龍總找戚律師看合同,是一口氣買下了六座島。”

——“我記得上上次看合同,好像是五千個億的投資。”

——“那看來這次又有大動作了,隻是不知道要搞的是幾千億的項目。”

……

戚鈺海:“……”

誤會了,也就是買個小公司,名字都冇聽說過。

他冇明白龍卿怎麼會拿這麼小的併購案找他,還以為是合同裡有什麼特殊陷阱。

飛快看了兩遍冇看出問題,等看到甲方名字時才恍然大悟——於嫻嫻。

原來如此。

他跟助理說:“核心內容冇問題,把我指出來的幾個小錯誤改一下回覆龍總。”

很快,珠朗酒店的龍卿就收到了回覆。

全程不超過一分鐘。

於嫻嫻收到合同跟李政對了一下要修改的細節,然後當即敲定:“冇問題的話現在就簽。”

李政目瞪口呆,又一次為龍卿身邊人辦事的效率感到震驚。

夏誌已經吩咐人把改過的合同列印出來。

於嫻嫻飛快在上麵劃上自己的名字。

李政鄭重地收好合同,向她和龍卿告辭:“請等我的好訊息。”

他拿起合同就走,多一分鐘都冇逗留,腳步飛快。

龍卿優哉遊哉地看著他的背影,說到:“是個不錯的人。”跑得飛快,完全不耽誤我跟於嫻嫻二人世界。

好評。

於嫻嫻順著說:“那當然,我看中的人不會錯。”

她回過頭,事情辦完了才發現自己跟龍卿坐得太近了。

便有點尷尬地站起來:“龍總您還要忙吧?那我先……”

龍卿:“你早飯吃了嗎?”

於嫻嫻瞬間回想起被連吃兩頓飯支配的恐懼,明明冇吃還憑空打了個嗝:“嗝兒!吃了。”

龍卿臉上劃過幾不可見的失望:“那午飯你想吃什麼?”

於嫻嫻:“……”

她把話題扯開:“我想先回家休息一下。”

誰想跟老闆下班後還待在一起啊?

我現在回家自己一個人泡個澡、吃點東西、來杯奶茶躺床上看書我不香嗎?

龍卿:“好的,那一起。”

於嫻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