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把表揣在兜裡,一路心情美麗地回到頂樓時,柯雪已經在門口帶隊打掃衛生了。

“客人走了?”

“連夜跑的,”柯雪嘟囔著,“跑那麼快,也不等我們結算一下賠償款,還欠我們四百多萬呢……”

她以為於經理肯定會生氣。

冇想到於嫻嫻隻是淺笑一下,早就料到似的,說:“不怕,龔家的企業馬上都在我們手裡了,大不了收購結算的時候從那裡麵扣。”

柯雪不明所以:“是龍總要收購龔家的企業?”

於嫻嫻壓低聲音:“是我。”

又補充一句:“龍總也說要參股。”

這話一落,柯雪就把手裡的抹布一甩,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抱住了於嫻嫻的胳膊:“於經理,看在我冇有功勞也有苦勞的份上,入股算我一份吧!我出市場價的兩倍!”

於嫻嫻打量她:“你確定?”

柯雪把頭點得跟栽蒜似的:“誰不知道龍總參股的企業必紅!”

於嫻嫻仍然提醒她:“投資有風險。”

柯雪冇猶豫:“有風險我也認了!”這可是於經理要投資的,還有龍總參股。

就算是為了於經理,龍總也不可能讓那個公司虧本,這生意一本萬利,不投白不投!

於嫻嫻:“那行,等事情定了我叫你。”

柯雪目送她離開,反手掏出手機,在銀行app裡盤點自己的可用存款。

於嫻嫻在頂層的辦公室休息了一晚,大早上神清氣爽,到一樓前台的時候,便聽潘娜叫她:“於經理,有人找。”

不等她問,守在後麵的李政已經快步走上來:“於經理,早上好。”

於嫻嫻詫異地望著他。

距離昨天送李政離開纔過去五六個小時,尋常人睡個整覺的時間都不夠,李政怎麼就回來了?

隻見李政手拿一個公文包,鼓鼓的,似乎裝著很厚的材料。衣服已經換新,但眼睛還冒著紅血絲,顯出濃濃的疲憊。

“怎麼現在過來了?”於嫻嫻一邊招呼他,一邊就近拉開椅子請他坐下。

一樓大廳有很多會客椅,早晨正是談生意的好時候,現在不少人都像他們這樣有來有往地說著。

李政坐下後跟她寒暄:“您早飯吃了嗎?”

於嫻嫻笑:“有話直說吧,看你眼睛都熬紅了,一晚上冇睡,趕緊說完回去休息。”

李政微怔,壓了壓眼底的熱意,從公文包裡掏出了一遝厚厚的檔案,說:“這是我擬的併購計劃書,收益表也連夜算出來了,隻要初始資金到位,我有信心在10個月內把銷售額提升120%。”

這麼厚的檔案,一晚上全做出來了。

於嫻嫻不禁暗自咋舌。

她直接翻到報表那欄,快速看著。

跟在龍卿手下混了幾年,對於數字的敏感程度直線提升,不出幾分鐘,便心裡有數了。

“可以,就按這個計劃執行,你需要資金幾天到位?”

李政:“最好在半個月內,如果一週內可以簽訂合同那我們就追得上這季度的市場……”

於嫻嫻打斷他:“既然是要追市場熱度,當然越快越好,你帶合同了嗎?”

李政有些激動:“您是要現在就簽約?”

涉及到的資金可不是小數目,就算跟專業的風投公司去談,業界最快的流程也是一個月。而且對方跟自己素昧平生,怎麼願意這麼快就敲定?

於嫻嫻卻很果斷:“當然,晚了虧的可都是我自己的錢。”

她語氣輕鬆,試圖緩解李政的激動。

然而李政越是愈發興奮,連說話都不利索了:“您、您等下,我有電子版。”

電子版的合同檔案放在筆記本電腦裡,遞到於嫻嫻麵前。

與人交往可以大度,但簽合時卻要小氣,這是於嫻嫻跟龍卿身邊學到的又一條金科玉律。

龍卿每天要經手的合同非常多,除了助理天團、公司法務層層稽覈之外,重要合同龍卿還會請戚鈺海律師親自把關。

於嫻嫻有模有樣地著合同,這時候,一個低沉的男聲從後麵傳來:“簽合同?”

伴隨這聲音,一層所有的員工不管在做什麼的,全都齊刷刷站起來:“龍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