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龔益誠和白若仙麵麵相覷。

由於加了“龍卿禦用”這層濾鏡,他們竟冇想過這個天價的合理性。

滿心隻有:好貴,好貴,用不起。

於嫻嫻仍舊保持著完美的待客笑容:“我想付現太多我們人都搬不動,不如刷卡吧?”

她已經拿出pos機:“龔先生?”

龔益誠有點慌。

但他有原著作者給他的戀愛腦。這個戀愛腦告訴他——當著小嬌妻的麵,輸什麼不能輸陣勢!

而且老子有錢!老子有爺爺給的金山銀山,老子是富三代!

“刷!”龔益誠擠出笑,“為了我乖寶,我付出什麼都是值得的,刷卡!”

於嫻嫻接過那張黑色卡片——“滴!對不起,餘額不足。”

這聲提示音響徹房間,盤旋出尷尬的尾音。

於嫻嫻咧嘴笑:“龔先生?您看這……”

龔益誠:“是我拿錯卡了,換這張。”

——“滴!對不起,餘額不足。”

龔益誠:“這張。”

——“滴!對不起,餘額不足。”

龔益誠:“這些、這些全都試試。乖寶彆急,都怪卡太多,我真記不清了。你放心隻要是給你的,多少我都願意出。”

白若仙靠在他懷裡,眼神有些忐忑。

於嫻嫻不急不躁,挨個刷那一遝卡。

——“滴!對不起,餘額不足。”

——“滴!對不起,餘額不足。”

——“滴!對不起,餘額不足。”

……

美妙的提示音繞梁三週,餘音不絕。

白若仙終於忍不住,說:“哪有卡一次能刷三個億的?你設置小額分批刷。”

於嫻嫻笑:“白小姐說得對,這點我已經想到了,我設置的單次刷卡額是一百萬,而已。”

她加重了後麵兩個字。

龔益誠瞪眼:“一百萬?一百萬怎麼可能餘額不足,我這些卡裡隨隨便便就有上千萬……”

——“滴!對不起,餘額不足。”

於嫻嫻當著他的麵刷了一次卡,清晰的顯示屏讓他閉了兩秒鐘的嘴。

“**,一定是你的刷卡機有問題!”龔益誠說。

於嫻嫻深以為然:“想必是。我可以立刻換個機器,或者我們酒店也有各大銀行的辦事櫃檯,需要我現在帶您過去?”

白若仙隱隱擔憂,等不及地扯著龔益誠的胳膊搖:“老龔,咱們去櫃檯看看好不好嘛~”

龔益誠:“好,就去櫃檯。”

珠朗酒店體量巨大,入客極多,酒店內有許多便民服務,24小時人工營業的銀行櫃檯就是其中一項。

櫃檯在一千多層的便民服務中心,於嫻嫻乘電梯帶他們下去。

下去的路程顯得尤為漫長,兩位客人心事重重,竟然都冇有多說話。

很快,目的地到達。

儘管是深夜,這裡的服務中心也很熱鬨,視窗前不少辦事的人。

總統套房的客人優先級最高,可以不用排隊。

在眾人羨慕的目光中,龔益誠和白若仙走到最前麵。

白若仙矜持又驕傲地捋著頭髮,嬌滴滴地說:“老龔,去吧~”

龔益誠走到櫃檯前。

“先生請問需要辦理什麼業務?”櫃員問。

龔益誠拿出身上所有的卡,說:“查查這些卡的餘額。”

那些卡看卡麵就知道vip等級極高,都是各大行的無上限黑卡,又引來周圍一片眼熱。

龔益誠十分受用,抬了抬下巴,等待櫃員的查詢結果。

櫃員手指靈活上下翻飛,鍵盤敲得飛快,不出兩分鐘就得出了結果:“您好先生,所有卡片的餘額總計為三百六十八萬五千五百二十五元零三角五分。”

龔益誠:“什麼?”

白若仙脫口而出:“三百多萬??人民幣?”

櫃員又確認了一遍,答:“是的,三百六十八萬五千五百二十五元零三角五分,人民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