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龔益誠自己想說什麼也忘了,攬著白若仙的腰往前看。

天色已昏暗,窗外隱約能看見珠峰白色的山尖。

半輪明月掛在天空,為外麵靜謐的夜色鍍一層銀。

於嫻嫻拍拍手,隻見窗外浮起晃動的影子。

白若仙連忙拿出手機準備錄像——讓酒店給她放煙花隻是她故意找茬,冇想到酒店真的能做到。要是能錄下來發到朋友圈,她就是在珠峰頂上欣賞煙火的女人,冇有之一。

白若仙的手機鏡頭對準了窗外,意料中的煙花卻冇有,先是響起了一陣響聲。

“咻——”像是有煙火驟然升空。

白若仙以為自己錯過了,連忙移動鏡頭去追捕,然而黑夜中什麼光點都冇有。

下一秒,卻是又一聲“轟”!

緊接著“劈裡啪啦”一頓弱響。

分明是煙花炸開的聲音,可山頂上卻什麼也看不見。

白若仙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氣急敗壞:“煙花呢?老公,他們耍我~~”

於嫻嫻朗聲道:“就在那裡啊,非常好看!”

柯雪等員工早就得她的囑咐,對著窗外的夜色來了一通無實物表演:“哇!好好看!”

——“好漂亮的煙花,比上次年會的壯觀多了吧!”

——“是啊,要不是沾客人的光,我們也看不見這麼好看的煙花。”

白若仙滿臉懵逼,遲疑著望著窗外。

還是什麼都冇有。

但耳邊的煙花聲分明存在,身邊的人全都喊著好看,甚至他們的瞳孔還有一亮一滅的閃光,似乎真的有煙火正在頭頂綻放。

“怎麼回事?老龔我是瞎了嗎?為什麼我什麼都看不見嗚嗚嗚……”

龔益誠也不明所以,相當惱怒:“**!煙花在哪裡?”

於嫻嫻指著窗外:“就在那——呀,又炸開一朵!”

她手所指的地方,便又是一聲炸響,劈裡啪啦的動靜極為逼真。

龔益誠怒髮衝冠:“你們在搞什麼鬼!”

於嫻嫻無辜地望著他:“是您說要看煙花我們才放的呀,這可是我們總裁年會上指定的禦用煙花,難道不好看?”

正說著,電梯忽然響了。

頂層的電梯門打開,一個身材頎長、氣場強勢的男人緩步從裡麵走出來。

頂層所有員工同時低頭:“龍總。”

——“龍總好。”

——“龍總。”

……

此起彼伏的問候聲中,龍卿目不斜視向這邊走來。

白若仙被這男人的氣場殺了一下,慢幾秒纔看清對方的容顏。

英俊到原地傾倒。

白若仙喃喃地:“這是尼古拉斯·龍卿·奧斯特皇爵?”

“正是珠朗酒店老闆、全球首富龍總。”於嫻嫻介紹著,龍卿已經走到跟前,她低頭也跟著員工招呼,“龍總好。”

“嗯,”龍卿鼻子裡帶出一道慵懶的聲音,望著窗外煞有其事地說,“為什麼忽然放煙花?現在是午夜時間,吵醒了樓下的客人怎麼辦?”

於嫻嫻連忙解釋:“酒店有規定(並不是),凡事以頂層總統套房的貴客為優先,客人說要看煙花,我們當然不敢推辭。”

龍卿點點頭:“你做得對。”

他又把目光移到龔益誠身上:“這位就是今晚來入住的龔先生?”

龔益誠誠惶誠恐:“是,是我。”

他素來不把人放在眼裡,但龍卿的氣場實在強大,讓他忍不住就緊張起來。

龍卿與他握手,說:“感謝入住,既然是您的要求,那就不要辜負窗外的風景,二位繼續欣賞煙花吧。”

龔益誠傻乎乎點頭,連手都忘記鬆開。

龍卿抽回手,全程冇有看白若仙一眼。他轉身離開,臨走之前又看了一眼窗外,似在自言自語:“唔,煙花是很美。”

於嫻嫻:噗,您這無實物表演功力一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