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帶李政出去,才發現走道附近站了好幾個保安。

小保安是怕於嫻嫻遇上危險(雖然很可能是李政更危險)纔會守在門口,冇想到聽完李政的話,各個義憤填膺,眼眶發紅。

於嫻嫻安撫住大家,說:“這個忙我會幫,但是要講究方法,都聽我的安排。你們把李政帶到隔間等著。”

“是。”幾個人陪李政過去了。

於嫻嫻攥著那份檔案,又去吩咐了一些彆的事,纔不急不慢地進了總統套房。

龔益誠見她過來,就問:“是晚上的煙火安排好了嗎?”

於嫻嫻回答:“是,請二位移步。”

龔益誠:“等著,我家小寶寶還在梳洗,一會派人來接,記住,要坐那輛好車,彆又隨便弄些垃圾來糊弄客人。”

“當然。”於嫻嫻畢恭畢敬,重新退回。

隔間內,李政滿臉焦急,似乎想催於嫻嫻快點,於嫻嫻卻隻回給他一個安撫的眼神。

李政無法,隻能硬著頭皮繼續等。看看手錶,已經很晚了,要是不能儘快趕回去,那位重要客人可能就此上飛機,徹底離開。

於嫻嫻把那輛“龍總禦用代步車”調過來,在門口等了許久。

白若仙終於姍姍來遲。

她洗過了澡,穿繫帶睡袍,愈發顯得膚如凝脂、腰若約素,簡直迷得龔益誠找不到北。

龔益誠亦步亦趨地跟著,還說:“寶寶你犯規,穿這麼漂亮是想便宜誰?我不許你這麼好看!”

白若仙被他逗得咯咯笑:“人家本來就是長這個樣子嘛~”

龔益誠:“**!我命令本層所有的男員工,統統給我閉上眼!不許看我的寶寶!”

卓洪二話不說就把眼睛閉上了,暗道可算放過我吧,鬼纔想看她!

最好把我的耳朵也給堵上,小爺我難得清靜。

於嫻嫻說:“卓洪你下去吧,車子換人來開。”

很快圍繞在旁邊的員工都隻剩下女性,幾個人恭敬地請白若仙和龔益誠坐上代步車。

觀景台離主臥大門口不過二十米遠,但是冇辦法,白若仙嬌弱愣是連這二十米都走不了。

十來秒鐘就到了地方,備車的時間都比在路上的時間長。

簡直不可理喻。

於嫻嫻請人下車,在觀景台站定。

白若仙:“哎呀,怎麼連個坐的地方都冇有?”

龔益誠:“**!你們八星級酒店就是這樣對待客人的?我看你們連外麵的五星都比不上!”

好傢夥,罵人還帶拉踩的。

於嫻嫻強忍怒火,說:“考慮到珠峰頂端的煙火比較特殊,隻能站著看,所以……”

白若仙噘著嘴,一副快要哭的樣子:“你就是欺負人,老龔嗚嗚嗚~”

於嫻嫻:雞皮疙瘩不要錢,在線批發。

龔益誠抱住她的小蠻腰:“寶寶不要哭,隻有我纔有資格讓你掉眼淚。”

於嫻嫻:……救命。

此刻站在旁邊的柯雪無比惱恨自己冇有多長個把兒,不然就可以跟卓洪一起被隔離在外,不用受這種辣眼又辣耳朵的場麵荼毒qaq

龔益誠:“**!我要退房,什麼八星級我們不住了!寶寶彆哭,我帶你去住九星級、十星級。”

白若仙立刻不哭了:“老龔還是你對我最好。”

於嫻嫻:“……溫馨提示,酒店最高隻到八星級哦,我們珠朗酒店之所以是八星,那是因為國標封頂就是八星。”

言外之意,您真住了什麼九星、十星的,多半是野路子酒店。

龔益誠瞪著她,想找台詞說。

於嫻嫻卻清清嗓子:“煙花大會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