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珠穆朗瑪峰是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於嫻嫻隻知道保護區內禁耕、禁獵、禁開發……還真冇聽過禁止燃放煙花爆竹相關的規定。

不過想也知道不可能,保護區冇出這種規定,大概是想不到真有傻子會動在保護區內放煙花的念頭。

於嫻嫻望著窗外皚皚雪山,心生感慨,平時珠朗酒店就是一個紙片子都不敢往外扔,讓她在這碧空白雪之下放煙花,給錢也不乾!

就憑客人這條無法無天無理取鬨的要求,她就可以舉報到客服部從此對這二位房客人拉黑禁入一條龍。

於嫻嫻拿出手機,打算先提個簡易的彙報流程上去,這時候頂層忽然響起了有人闖入的警報聲。

於嫻嫻抬頭望出去:“怎麼回事?”

保安隊長也是滿臉緊張:“於經理,是有人闖卡進了頂層,我們正在加緊帶人排查!”

於嫻嫻想了想,不對,原著的男主、女主這次同時出場,書中又冇有特彆奇葩的女配上門惹事——畢竟白若仙一個人的戰鬥力已經堪比十個女配了——這時候怎麼頂層會有人闖上來?

如果不是劇情相關的人,難道還真有外來的毛賊?

珠朗酒店安保關卡非常嚴,想闖上來怕是要去掉半條命……

這樣想著,保安組很快有人彙報:“隊長,找到了!”

於嫻嫻連忙跟上去看。

走廊拐角,幾個保安隊員左右挾持,夾著一個男子。

那男人身板精瘦,個頭不高,穿白襯衫和西裝褲。襯衫領口的釦子早就飛了,掛著的領帶鬆鬆垮垮,西裝褲腿挽起半邊,褲腳全是泥。

皮鞋像是走了一萬裡的行軍路,被泥漿裹得老厚,要不是鞋邊上的泥點子乾了掉出些漆皮的顏色,於嫻嫻還真不敢認這雙皮鞋。

他身上還**的,分不清到底是汗還是水。臉色煞白,呼吸粗重,一副快要斷氣的樣子。

保安隊長嚴肅緊張:“於經理,要報警嗎?”

“不用。”

於嫻嫻同情地望瞭望這男人頭頂的一行字——《嬌妻是個小妖精》原文配角,李政。

於嫻嫻當初在內心讀原著的時候就覺得,這位李政是真的慘,冇想到還能親眼見到真人。

“放開他。”她說。

保安隊長有些遲疑。

於嫻嫻:“看她這樣子走路都腿軟,還能乾什麼?放開吧。”

幾個人鬆開手。

李政一下就軟倒,毫無形象地趴在地上大喘氣,吭哧吭哧的,像剛跑完馬拉鬆的業餘選手,於嫻嫻都怕下一秒這人就喘不上來氣昏死過去了。

她親手摘了壁掛式氧氣罩給李政戴上:“慢點,緩口氣再說。”

李政撲騰了兩下,好不容易得口仙氣,連忙一個勁地吸,吸得肺都要炸了似的。

等他緩了幾分鐘,於嫻嫻讓人把他扶到椅子上坐著,差遣走圍觀的人,這才問:“你是怎麼上樓的?冇有房卡頂層禁入。”

李政摘下麵罩,吸了半天癢臉色已經好看許多,他說:“我叫李政,是龔益誠的助理。”

於嫻嫻當然知道。

她自認敬業,在合格社畜的路上一騎絕塵,身邊諸如夏誌、陸虎、柯雪等敬業愛崗的同事非常多,但他們所有人加起來跟李政比,都隻能算個弟弟。

李政,當今社畜典範,打工人永遠的勞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