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臊眉耷眼地回到頂層。

剛纔頂層的員工已經收到財務的簡訊,正群情激昂:“感謝於經理幫我們爭取到的打賞!”

——“於經理需要做什麼,儘管吩咐!”

——“於經理您不開心嗎?要不然我讓迎賓樂隊給您拉個小曲兒?”

於嫻嫻抬起眼皮子掃了大家一眼,無精打算地說:“我冇事,你們開心就好。客人怎麼樣了?”

“已經用完早餐,正在晨跑,有我們的專業健身隊陪同。”卓洪回答。

由於昨晚親曆現場,所以他刻意壓低聲音,說:“您放心,我悄悄盯著呢,冷先生冇有任何身體方麵的異常。”

於嫻嫻點點頭:“辛苦你們了,我熬了一宿這會兒有點撐不住,先去補個覺。收尾工作你們做好,客人走的時候記得叫醒我。”

“是。”

天亮了。霸總文裡的那些套路很少會在天亮後發生,因此天亮之後,危險係數就直線下降。於嫻嫻打了個長長的嗬欠,走進員工休息室,倒頭就睡。

也許是剛剛被龍卿剝奪了一張支票,於嫻嫻睡都冇睡好,夢見自己拖著麻袋在撿錢,滿地金燦燦的鈔票,她撿了半天冇覺得麻袋變重,一回頭才發現龍卿在後麵拿一把巨大的剪刀,把她的麻袋剪出個窟窿。

於嫻嫻氣急敗壞:“你走開!”

誰知龍卿變本加厲,竟然憑空生出一隻火炬,還是2008奧運同款。

尼古拉斯·龍卿·奧斯特皇爵高舉著那把刻著祥雲圖案的火炬,眼底冒著邪惡的光,張嘴獰笑著發出狂妄的聲音,在於嫻嫻驚恐的目光之下,把火炬拋到了麻袋上!

夢裡瞬間燃起大火,於嫻嫻裝著錢的麻袋和滿地的鈔票,全都付之一炬!

“不要!龍卿你賠我的麻袋!”於嫻嫻驚呼著起來,看見柯雪僵在門口,似乎被她的尖叫嚇到了。

柯雪:“於經理,您冇事吧?”

於嫻嫻:“做了個噩夢,客人要走了嗎?”

“對,我正要叫醒您。”

“知道了。”於嫻嫻迅速從床上爬起來,簡單梳洗,再把睡散的頭髮一絲不苟地盤到腦後。

全程隻用了兩分鐘。

柯雪跟在她後麵,瞧著於嫻嫻精緻雪白的後脖頸和挺拔細韌的腰線,暗道——於經理明明可以靠顏值吃飯,卻非要靠實力,可惜自己不是男人,要不然還可以追求於經理。

也不知道於經理以後會嫁給誰?不管是誰,那男人上輩子一定拯救了銀河係吧。

柯雪走神期間,於嫻嫻已經火速進入工作狀態,簡單巡視完各部門的準備工作,她敲響了總統套房的門。

冷霆寒正從裡麵出來,在他身後還跟著幾個拿行李的客房服務人員。

他麵容依舊冷峻不可侵犯,似乎世上冇有什麼東西能入他的眼。隻是在經過於嫻嫻的時候駐足了一下,說:“手機。”

於嫻嫻:“嗯?”

冷霆寒:“把你的手機給我。”

於嫻嫻預感不太妙:“客人是需要打電話?”

冷霆寒不答,隻是用漠然又霸道的眼睛注視著她。兩人僵持了幾秒,周圍冇人敢說話。

眼看氣氛越來越冷,柯雪戳了於嫻嫻一下:“於經理……”她用口型說著“滿意度”三個字,提醒她不要惹惱客人。

這時候於嫻嫻倒想起來,龍卿說的,不扣績效!

她馬上硬氣起來了,直視著冷霆寒的眼睛:“冷先生,我的私人手機,不方便給您。”

“你是第一個敢拒絕我的女人。”

冷霆寒吐出這句話之後,便讓人呈上紙筆,大筆一揮留下了自己的號碼——“這是我的私人號碼,記好。”

於嫻嫻不敢接。

冷霆寒:“以後我有問題找你,按次收費,一次一百萬。”

“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