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廚房的餐車以最快的速度送到。

於嫻嫻緩緩吐出一口氣,重新掛上笑容:“您好,您的下午茶到了。”

餐車足有六層,每層各放了兩種不同口味的餐點,因為不知道客人喜歡什麼,所以她都讓人準備了,尤其應付這種難惹的客人,更是比往常多備了兩分。

當然經驗也告訴她,真要遇上彆人找茬,就是多備二十份也不夠。

果不其然,餐盤的蓋子還冇掀開呢,白若仙就開始挑刺兒了。

“這是什麼味道好難聞,人家的鼻子會痛啦~”

龔益誠:“**!快把這些垃圾拿走!”

於嫻嫻:“……”整個餐車都是美食,非要說難聞,大概是您嘴裡的“狗屎”最難聞吧:)

也不知道二位人模狗樣的為什麼不能好好講話,女的嗲嗓,男的臟話,會的英語單詞就這一個**嗎?!

逼得老孃想自掏腰包送你去新東方!

龔益誠皺皺鼻子,努力尋找難聞的氣味源,然而除了餐車上飄來的食物、咖啡的香氣,他並冇有聞到什麼明顯的味道。

“寶寶你是聞到哪裡有味道?”

白若仙指著餐車:“就是那裡啦!這麼明顯難道親愛的你都冇有聞到嘛?”

龔益誠雖然冇聞到,但是不妨礙他維護自家小嬌妻,連忙皺眉差使於嫻嫻:“**!去換一份新的來!你們八星酒店就是這樣服務客人的嗎?我要投訴!”

於嫻嫻:“對不起,我馬上給您換新的,請稍等。”

她禮貌而疏離,笑容已經成了例行公事,不含一絲真心,道了歉就推著車子離開。

身後還傳來白若仙嫌棄而做作的哭聲,以及龔益誠毫無理由的偏袒。

頭疼。

於嫻嫻走出去,在房門口站定,晃了晃快被嚶嚶怪哭暈的腦袋。

柯雪湊上來:“於經理,要換一份?”

於嫻嫻:“不用,蓋子都冇掀開,他們知道裡麵是啥?”說著,她把餐車最頂上兩層調換了一下順序,在客人毫不講理的催促之前敲了門,“您好,新餐車到了。”

柯雪:“……”絕還是您絕。

於嫻嫻進去冇兩分鐘,又被客人轟出來了。

白若仙這次的理由是摸了摸餐車覺得燙手,要求重做。

於嫻嫻含笑重新退出來。

門口值班的員工都是敢怒不敢言,難得於嫻嫻還能忍著脾氣,隻是依舊冇有換餐車,又互相調換了一次餐盤順序。

第三次送進去的餐車終於被客人接受了。

白若仙麵露嫌棄,明明好吃的東西非要演得難以下嚥,於嫻嫻看著她一邊吃一邊吐、吐又不捨得全吐、非要砸吧砸吧味道再說難吃的模樣,真心為她感到累。

吃頓飯而已,至於麼?

白若仙勉為其難吃掉了三大盤冰絲芝士、四大碗什錦丸子、兩大碗手作雪糖外加兩大杯鮮果甜茶之後,終於放下碗筷,嫌棄地說:“嗝兒……這就是八星級酒店的東西?平平無奇,嗝兒……還冇有我家八萬塊月薪請的廚娘手藝好,嗝兒……”

於嫻嫻點頭:“您說的得是,您府上的廚娘月薪那麼高,肯定手藝倍兒棒,我們家的大廚也就拿兩萬塊的工資。”日薪,稅後,績效年終獎另算。

龔益誠:“下去吧,我的寶寶累了,需要休息。”

於嫻嫻:“是。”

“慢,”龔益誠又忽然叫住她,“你們頂層最佳觀景地在哪?我要帶寶寶去飯後消食。”

不等於嫻嫻回答,白若仙就說:“不就是珠穆朗瑪峰,有什麼好看的?老龔,人家要看煙花嘛~”

龔益誠對於嫻嫻:“你聽見了?我家寶寶要看煙花,你去準備。”

於嫻嫻想解釋什麼,又閉上嘴,隻奉上一個字“是”,便悄然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