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帶著兩個客人繞了總統套房大半圈,於嫻嫻已經說得口乾舌燥。

她拿準了這兩個客人膚淺的性格,遇到什麼東西都往貴了說,天價後麵再加兩個零——反正吹牛不用交稅。

到後來龔益誠和白若仙明顯又被珠朗酒店的豪華震撼到,卻硬是嘴硬挑骨頭,總要說出幾樣不好來。

於嫻嫻本來還有心思解釋兩句,到後來就懶得解釋了,笑盈盈地應聲附和——“您真有眼光”、“您說得對”、“不愧是您”三件套替換出馬,很快就把客人應承得飄飄然。

好不容易客人發話說要回臥室休息,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

卓洪把代步車駛進主臥,在寬敞的走道上停下。

龔益誠先跳下車,然後殷勤地去扶小嬌妻:“寶寶慢點,老公抱抱。”

白若仙聲音愈發地嗲:“老龔,哎呦你討厭~人家可以自己走的啦~”

眾人:“……”嘔。

柯雪悄悄撫著自己的胸口,暗道——我現在站在這裡賺的不是工資,是我的精神損失費!

白若仙被龔益誠抱下車,兩個人恩恩愛愛地進了臥室。

怕接下來有什麼少兒不宜的畫麵,於嫻嫻連忙在外沿止步,說:“就不打擾二位休息了,有什麼吩咐請隨時按鈴。”

“下去吧,”龔益誠不耐煩的聲音飄過來,又說,“慢著,我家寶寶餓了,去準備下午茶。”

於嫻嫻:“是。”

一行人悄然走出房間。

眾人臉上表情複雜,都是一肚子的話想說不敢說。

於嫻嫻抬抬手:“都散了吧,各忙各的,讓廚房備下午茶,我親自送進去。”

柯雪:“於經理,還是我去吧。”

於嫻嫻拍她肩膀:“我應付得來。”

柯雪亦步亦趨跟上她:“咳,我是怕您跟客人打起來……”

幾個員工再也冇憋住笑,噗嗤。

於嫻嫻橫目掃眾人:“我怎麼在你們眼裡就成母老虎了?什麼人都值得我出手嗎?你看看這兩位,他們配?”

柯雪:“不配,不配。”

廚房的人去備餐了,於嫻嫻得空在拐角處坐下,歇歇腳。

《嬌妻是個小妖精》這本霸總文是篇無腦、死邏輯、毀三觀的文,全文核心就一個字“寵”。

龔益誠寵白若仙到極致,對她的缺點視而不見,優點無限放大,彆人是情人眼裡出西施,對龔益誠來說,白若仙簡直成了他的信仰。

如果隻是虛擬小說,當做閒暇時的代餐看一看,於嫻嫻也不吝莞爾一笑。

可眼下龔益誠和白若仙是惹到自己頭上了。

那個白若仙看她的眼神各種不善,綿裡藏針,偏偏她一撒嬌,龔益誠就隻會偏聽偏信火上澆油,看來今晚還有一場硬仗要打。

於嫻嫻還冇歇上兩分鐘,肩頭上的鈴就一陣狂響。

她連忙踩上高跟鞋小跑著過去候命:“龔先生,請問有什麼吩咐?”

龔益誠:“我說了要送下午茶,怎麼還冇送到?”

於嫻嫻看看大廳的古董鐘,距離對方要求送茶僅僅過去了一分多鐘,連餐車推個來回的功夫都不夠。

對方明顯又是在找茬。

她掛出標準的迎客笑,說:“是我們的失責,馬上為您送到。”

房間內白若仙的聲音飄出來:“快點,人家餓了啦~嗚嗚嗚,好餓好餓~”

於嫻嫻聽了半天也冇能習慣這姑孃的蘿莉嗲音,又抖落一身雞皮疙瘩。

龔益誠連忙跑回去抱著小嬌妻一頓哄:“乖寶不要哭,看到你的眼淚,我心痛到要死。冇有我的允許,你不準哭!”

於嫻嫻:“……”救救我的耳朵,聽到你們說話我心痛到要死,冇有的我的允許你們倆能不能彆講話啊啊啊啊啊啊!

耐心值-90%,即將瀕臨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