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叫夏誌。

全球首富尼古拉斯·龍卿·奧斯特皇爵的助理。

當然,超級富豪的助理可不止我一個,準確來說,我屬於奧斯特皇爵家族總裁辦。

我們總裁辦共有一百零一名員工,在業內被稱為超級助理天團101。

101天團的助理無不是精挑細選,大家經過九九八十一輪麵試、筆試、團麵、頭腦風暴、無領導會議……最終成團。

我們的工作效率奇高,一個人可以同時處理遠大於普通助理十倍的工作量,且同時保持嚴謹準確。

這裡還實行末位淘汰製,年終績效考評最後一名的將會被解雇。

但這位被解雇出去的助理,依舊會成為世界五百強公司爭相搶奪的香餑餑。

都是人才呐!

而且是跟龍卿混過的人才!

就算是龍卿淘汰的,那也得重金挖過來!

在我們超級助理101天團中,我夏誌,是天團之首,是尼古拉斯·龍卿·奧斯特皇爵身邊唯一一位24小時貼身助理。

而且已經做了五年。

據說,我在外麵的價格已經炒到天文數字,但是無論那個天文數字有多大,龍卿總是付得起比那個數字更高一倍的薪資給我。

所以,就算苦億點累億點精神衰弱億點點,我也願意跟在龍總身邊,替他分憂解難。

用我爸的話說:出來打工,不就是為了錢麼。

對了,我爸是是奧斯特皇爵家族的老管家,儘管如此我必須要聲明,我夏誌能應聘成功這個職位,絕不是因為走了後門。

而且我實話實話,我認為跟我爸在同一家公司打工多少有點不方便。

我爸最大的缺點就是愛找我嘮家常。

尤其是當龍卿的母親——菲奧莉娜·冷豔至尊·李·淑芬·奧斯特皇爵夫人(請容我簡稱她李淑芬)——想要知道龍總的一些動向時,我爸就會來找我嘮家常。

既然是爸爸問的,我隻能回答。

我保證我的行為絕對不違背超級助理守則,因為我隻是在跟我爸打電話。

畢竟誰還冇個愛嘮家常的爸呢:)

隻是最近我爸找我嘮家常的頻率直線上升了,我想那是因為他年紀大了,絕對不是因為李淑芬女士知道龍總有了喜歡的對象。

今天我爸找我嘮家常的主題是——職場中遇到上司不開心,作為超級助理該怎麼辦。

我問他:“您的上司怎麼不開心了?”

他答:“我上司說她兒子今天過生日,卻不願意回家吃她做的純手工蛋糕。”

我同情地說:“那可真是太遺憾了。不過您的問題我無法感同身受,因為我的上司今天非常開心,他心儀的女孩子為他準備了生日宴會。”

我爸把電話掛了。

我回到龍總身邊,繼續幫他挑選西裝。

這已經是他說“不要”的第一萬八千四百二十一套西裝了。

直到我提醒他時間快要來不及,他才勉強從服裝師手裡選了那件比平時更加閃耀的布靈布靈小翻領換上。

其實照咱龍總這個肩膀、這個長腿、這個俊臉……就是套個化肥袋子也是街頭最閃亮的仔。

我早就把車子備好,各處保鏢也都安排停當,一行人帶龍總往約會酒店走。

到門口時,龍總卻破天荒地對我說:“你們在這裡等,我自己上去。”

我看見保鏢當即發出抗議的目光,還想發言。幸虧我攔得快,不然這傻大個離被解雇也不遠了。

我說:“好的龍總,我們就在樓下,有什麼儘管吩咐。”

我目送龍總上了電梯。

待他離開,保鏢隊長陸虎立刻說:“怎麼能讓龍總單獨行動?”

我拍拍這傻大個的肩膀:“走,上樓。”

陸虎一愣:“啊?可是龍總讓我們在這裡等。”

我:“怎麼能讓龍總單獨行動?”

陸虎:“……”

這傻大個已經被我套暈了。

帶他上樓,我們挑了個不容易被髮現的角落隱蔽——這事陸虎在行。

“他約的是於經理?”陸虎很驚訝。

我:“不然還能有誰?閉嘴,看住場子。”

陸虎傻是傻了點,但乾保鏢是一把好手,很快就把該佈置的人手佈置齊了。

兩分鐘後,這家酒店就被我們圍成鐵桶。

確認安全後,我們就不方便盯梢了,畢竟龍總也要有自己的私人時間。所以我帶陸虎重新下樓。

結果這時,酒店門口進去三個女孩。

陸虎要攔人,卻聽她們對服務員說:“對,我朋友預定了位置,叫於嫻嫻。”

我和陸虎麵麵相覷——今天不是龍總和於經理二人世界?

總覺得哪裡不太對。

想攔人已經遲了,怕再追上去被龍總看見,我們隻好退避三舍。

就在我暗自起疑的時候,於經理給我打電話了。

——“夏誌,你趕緊想辦法把人給我弄走啊!”

好傢夥,開頭第一句我就明白了,今天於經理定了餐廳是為了跟好姐妹一起吃飯。

不是為了給龍總過生日。

一切都是場誤會。

最要命的是,我們的龍總一門心思期盼著,不請自來,已經入席了。

想到那個社死場麵,我就覺得我未來三個月的職場生活堪憂。

不行,現在能挽救場麵的隻有於經理了!

我當即表態:“龍總我怕是弄不走了,就交給您吧!”

然後果斷掛掉電話。

我是社畜,明白同為社畜的於經理一定不會讓龍總掉麵子,今天這頓飯,不過生日也得過!

……

後來樓上發生了什麼我就不清楚了。

一小時後龍總讓我們上去,於經理的朋友已經喝醉了。

空氣裡的尷尬隔著十萬八千裡都能嗅到。

龍總讓保鏢把於經理的朋友送回去。

於經理分明也想跑路,但是這時候,龍總向她發出了續約。

他們還要一起去吃晚飯。

我的大腦飛快轉動,在龍總提出晚飯邀請時,腦子裡就形成了一張本城地圖,把合適約會的高檔餐廳全都標記了出來。

無論龍總有什麼需求,我都可以十秒鐘內給出備選。

至於於經理……就辛苦她再當一下龍總的解壓萌物吧。

晚餐之前,龍總和於經理一起去市民公園散步。

其實我還有很多約會地點的備選,打算當龍總為難時幫他解圍。

可逛公園是於經理提的,我自然不敢否於經理的意思。

畢竟她可是我未來的老闆娘。

市民公園的環境很好,但跟奧斯特皇爵家族的花園比真是差得遠。

可誰都知道龍總醉翁之意不在酒——看花?

花有於經理好看嗎?

有於經理在,就是坐馬路牙子上喝車尾氣,他也覺得香!

果然,接下來的一係列事證明瞭我的想法冇錯。

因為龍總居然讓睡著的於經理靠他的肩膀!

嗬,於經理大概不知道,龍總從頭到腳都做了高額保險,按照保額總價除去龍總的身高,龍總那個肩膀大概值一座泰山的人民幣。

所以於經理這個午覺睡得非常香——靠著人民幣睡覺,那能不香嗎?

其次,就是,龍總居然在離開時,吩咐我把那條他們坐過的長椅搬回家!

就非常離譜!

當他說出這個命令的時候,我真是由衷希望於經理快點跟龍總在一起,以免婚前的每一次約會龍總都要把創造美好回憶的東西搬走。

到時候就算龍家再大那也……好吧,還是放得下的。

放不下那還能擴建不是?

扯遠了。

現在龍總和於經理已經在用晚餐了。

餐桌上短短一個小時,龍總已經偷瞄了於經理一百七十九次。

可惜於經理是個毫無感情的乾飯機器,悶頭乾飯,一次也冇發現。

到快散席的時候,龍總的手機響了。

龍總自己在用的手機隻有一部,接聽私人電話。至於工作電話則有一百零一個超級助理為他分擔,並最終彙總到我這裡。

現在,電話那頭是李淑芬女士的來電,所以我隻能做過打擾飯局的燈泡,上前把手機遞過去:“龍總,您的電話。”

當龍卿接通電話時,我明顯感受到於經理渾身的放鬆。

難為她一個休息日陪領導吃了兩頓飯,我是她我也得消化不良。

真希望於經理快點明白龍總的心思。

因為我覺得憑龍總的情商,想把於經理追到手是有億點難度的。

隻有靠於經理自己領悟,順勢接受,水到渠成了。

電話接完,龍總要回家,臨走之前示意我把東西拿上來。

冇錯,雖然今天是龍總的生日,但龍總卻冇有收到禮物。

反而是他準備了一份禮盒給於經理。

關於禮物的挑選,龍總也提前征詢了助理天團101的意見,得出的結論就是一套化妝品。

金箔打造;

玉石瓶身;

市場價兩個億,還不包郵。

看於經理那副快哭了的模樣,大概她是很喜歡吧。

回家的路上,龍總心情非常非常非常好。

好到翹起二郎腿,拿腳尖在空中劃著華爾茲的步調。

我估摸著如果這時候向他提出給我加工資,加十倍,龍總也是會答應的。

他已經被愛情衝昏了頭腦。

當然我隻是想想,又不敢真提。

我希望於經理早點嫁給龍總。

她跟我一樣在龍總手下工作多年,如果說職場上誰最跟我同病相憐,那當先就屬於經理。

所以我想,等於經理變成老闆娘之後,必然是個體恤下屬、親民良善的老闆娘。

我的加薪計劃到時候跟她提,比跟老闆提要靠譜多了。

助推老闆戀愛,促進工資增長,實現一年脫貧兩年致富三年退休計劃,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