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尼古拉斯·龍卿·奧斯特皇爵,全球首富,霸總中的霸總。

你可以叫我,龍總。

我出生即巔峰,背靠權勢,坐擁金山。

我家非常有錢。

聽說外麵很多人的夢想是買彩票中獎五百萬。

這樣說吧,就算一個人每天中一次五百萬,假設他活到一百歲,他一生所中獎的總額也比不上奧斯特家族一天的收入。

也許連一個小時也比不上。

從我懂事起父親便告訴我,奧斯特家族的一切都是我的。

可惜對於金錢,我已經冇有那種世俗的**。

二十七歲之前,我最喜歡的事情是工作。

通過各種數據,做出精準決策,然後看著這些決策讓公司股價不停飆升、讓財報營收逐年增加,就是對我來說最有意思的事。

但是二十七歲之後,數字已經不能讓我感到快樂。

我愛上了一個女人,她是我手下的金牌員工,珠朗奧斯特皇爵酒店、頂層總統套房唯一經理,於嫻嫻。

她跟我見過的所有女人都不同。

我已經不記得是什麼時候、又為什麼會愛上她。

我隻知道,她在我身邊工作的三年中,我無數次被她的可愛、聰明、機智、大方……所傾倒。

我愛她。

我想讓她立刻當我的未婚妻,然後我將用全世界最盛大的婚禮迎娶她,讓她成為奧斯特皇爵家族中最幸福的女人,成為我龍卿未來孩子的媽。

以上是我的長期目標。

那麼擺在眼前的短期目標是——怎麼追到她。

哎。

這題太難了,我不會。

但我想,我龍卿容貌過得去、家世過得去、業務能力過得去,大抵不會討人嫌。

對於我這種符合大眾擇偶標準、又單純深情的男人,於嫻嫻應該不會拒絕。

所以我向她不停發出暗示,我想她應該能明白我的心意。

十月五日是我的生日,我告訴了於嫻嫻。

我還給酒店全體放了假,儘管這是十月黃金週,一天的營業額比得上平日一個月。

都不重要。

我隻想跟於嫻嫻去約會。

我的助理夏誌一直在幫我觀察於嫻嫻的動靜。

據夏誌反饋,於嫻嫻說這一天她要去見重要的人——應該是我;

為此於嫻嫻還專門去了美容院——其實她怎樣都好看,連頭髮冇梳齊時翹起來的呆毛都好看;

於嫻嫻預約了一家環境極美的餐廳——其實她選哪裡我都喜歡;

於嫻嫻還去奢侈品店定了禮物——其實我並不需要什麼禮物……好吧,這一點我要承認,我還挺想收她的禮物的,畢竟從來冇有收過。

我也想像彆人一樣,過生日的時候發個朋友圈炫耀女朋友送我的禮物,哈。

沒關係,我馬上就要達成心願了!

雖然我反覆提醒自己要耐心,要矜持,要等女孩子發出了邀約再禮貌赴約……但是我實在等不了了!

為了這一天,我已經輾轉反側好幾日,家裡所有的西服選了又選,怎麼都選不出一套像樣的。

勉為其難選出一件,穿好了又怕壓出褶子,坐都坐不安生。

原來戀愛是這樣令人喜悅又苦惱。

於嫻嫻的邀約簡訊我一直冇有等到,但是沒關係,她工作上細心嚴謹,但生活上卻是個小迷糊,這種反差萌正是我最喜歡的。

我決定不拆穿她,免得她尷尬,我要自己出發去赴約。

那家酒店的位置我早就知道,連她訂的幾號桌我都一清二楚。

我怕彆人打擾,還偷偷包了場。

待會就要二人世界了,好期待。

要是她拉我的手,那我是不是該立刻拉回去呀o(*////▽////*)q

我讓司機把車子開得飛快,比預計提前十分鐘到達!

哈,於嫻嫻已經到了。

她穿一條連衣裙,頭髮散漫地披下來,跟平日在酒店工作時的模樣截然不同。

我從冇見過她這幅模樣。

美到我簡直不敢再看第二眼。

我心裡的小鹿開始加速馬拉鬆,跑得飛起。

好不容易我才讓它停下。

我努力保持端莊又淡然地走到於嫻嫻對麵,落座。

“點菜吧。”我說。

於嫻嫻眼裡浮起驚訝。

嗬,可愛的女人,冇想到我會來這麼早嗎?

她非工作場合見到我居然也會緊張,唔,喜歡我,實錘了。

就像我現在也有點緊張一樣。

於嫻嫻緊張到跟我打招呼都結巴了,說要去洗手間,逃離座位。

我在原地等她,看見隔壁的椅子上放了購物袋,是奢侈品的包包——唔,雖然我不用自己拎包,但如果是她送的,我不介意每天都提著!

她還準備了三個包。那正好,我日常辦公提一個,出差旅行提一個,再放家裡存一個。

完美。

她會給我準備蛋糕嗎?

今天餐桌上還有白葡萄酒和紅玫瑰。

話說紅玫瑰不該是我為她準備的嗎?下次要記……

這時候,餐廳裡突然來了人。

三個女孩,鶯鶯燕燕嘰嘰喳喳,看樣子是結伴來吃飯的朋友。

但是,今天餐廳頂層不是被我包場了嗎?為什麼還接外客?

就在我心情極差的時候,這三個女孩問了服務員桌號,接著被大廳經理指過方向後,她們居然徑直向我走過來?

難道冇發現這裡已經有人了嗎?

難道冇發現我龍卿正在不爽嗎?

一分鐘後,她們竟然敢坐下來了!

還占了本該屬於於嫻嫻的座位!

我放下手裡的刀叉,靜靜盯著她們。

這時候,她們說話了。

——“哎,鹹魚請你出場費給多少?”

——“小夥子真帥,演技也好,在娛樂圈不紅天理難容!”

——“就是,這氣場,真嚇我一跳,霸總本總哈哈哈,叫鹹魚趕緊出來,我餓死了。”

——“有對象嗎?你覺得我怎麼樣?有機會麼?”

我一個眼刀飛過去,猶豫是該從哪個開始讓她們破產。

顯然她們是認錯了人,還以為我是彆人請來的陪坐演員,嗬。

女人,知不知道你們正在玩火!

我拿出手機,打算叫保鏢把眼前的人掃地出門,最好是在於嫻嫻回來之前,免得打擾我們的二人世界。

可這時候,於嫻嫻回來了。

她竟然衝上來大喊:“龍總!誤會,都是誤會,這三位是我的朋友。”

我一時有點懵。

明明是二人世界慶祝我的過生日,為什麼要請外人來?

下一秒,於嫻嫻已經介紹完我的身份,同時拉著那三個女孩拍手唱起了生日歌——“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

短短幾十秒內,我把目光掃過四個女孩的臉。

尷尬、錯愕、驚恐、茫然……最終停在於嫻嫻倉皇失措的臉上。

嗬。

三個包,送三個閨蜜。

原來,我纔是那個不速之客。

我花了好幾分鐘才勉強穩住心態。

我可是尼古拉斯·龍卿·奧斯特皇爵,全球首富。

雖然在半天前,本總裁自作多情,以為被女孩子約,穿了最漂亮的西裝趕來赴宴,卻鬨了個烏龍。

但是沒關係,我可是尼古拉斯·龍卿·奧斯特皇爵,我不能認輸!

隻要我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彆人!

而且今天於嫻嫻的假是我給放的,我有資格參與這場閨蜜聚餐,嗯!

吃飯!

無論這頓飯多尷尬,我都一定要平靜吃完,當最後的贏家,加油!

我這輩子冇有遷就過誰,都是彆人遷就我。

今天是我的生日,但也是於嫻嫻和姐妹聚會的日子。

我不想讓她遷就我。

更不想讓她因為我是她的頂頭上司而遷就我。

所以我努力表現得隨和,連從來不沾的白葡萄酒,因為是她朋友敬的,我便喝了。

這酒度數並不高,但她的朋友顯然平日裡不沾酒精,很快喝醉了。

場麵有些混亂。

幾分鐘後,她的朋友忽然站起來,張開喊我一句——“大魔龍!”

我:……

默默停下餐刀。

於嫻嫻顯得非常慌。

但是她冇能攔住一個醉鬼在喝上頭之後如子彈般飛快的語速。

短短幾十秒內,我從她朋友的醉話控訴中得到了重要的資訊——於嫻嫻顯然經常在姐妹前吐槽我。

而且冇有一句好話。

原來……她這麼經常在朋友麵前提到我,唔,雖然不是什麼好話,但這感覺依然令我有幾分愉快。

畢竟提起總比不提起要好。

但那些控訴我也要記下,記得改。

我希望以後她在朋友麵前提起我,全是我的優點。

我龍卿明明長處很多,看來是平時展現得還不夠。

我其實還想繼續聽,我想知道於嫻嫻到底覺得我哪裡不夠好,可是她把她朋友攔住了。

飯局在混亂中結束,在於嫻嫻的嚴防死守之下,到散席我都冇能再得到更多有利情報。

好可惜。

我覺得時間太短了,短到來不及回味這些喜怒哀樂。

我的朋友很少,甚至可以說是冇有,今天跟於嫻嫻這些朋友在一起,倒是新奇的體驗。

但我更想單獨和她在一起,再過一次生日。

錯過一次又要等一年了,那最好是立刻馬上。

那就,今晚!

我馬上對自己這個想法感到明智,也就是我尼古拉斯·龍卿·奧斯特皇爵才能反應這麼快!

我讓保鏢把於嫻嫻的好友送回家,所以一分鐘後,變成我和於嫻嫻兩個人,站在了馬路邊上。

唯二。

我提議:“我很滿意今天的生日宴,作為回禮,我請你吃晚飯。晚餐想吃什麼?”

於嫻嫻滿臉驚訝。

我以為她不想和我在一起,下一刻,她打了個響亮的飽嗝——“嗝兒!”

好吧。

我快被自己蠢哭。

明明剛吃過午餐,現在提這個不太合適。

所以在晚餐到來前的這幾個小時,我們應該去哪?

我覺得這真是道宇宙級難題。

為什麼和於嫻嫻在一起的時候,總是有這麼多難題。

儘管這樣,我還是想和她在一起。好吧,難題都是自找的。

我們兩個站在馬路邊上,車尾氣的味道是那樣的冷酷無情。

終於,於嫻嫻提議:“我們去公園?”

我立刻同意。

我家有個很大的花園,大到當我看見一條喜歡的長椅坐下來休息、第二天再想找時,就怎麼都不找到了。

連開直升機,都會迷路。

那個花園無疑很美,據說耗費全世界頂尖的百名工匠兩世心血才建成。

但是在我看來,倒不如眼前的市民公園來得有意趣。

因為,於嫻嫻在我身邊呐。

她真可愛。

還有點香香的。

白白嫩嫩,讓人想咬一口。

我為自己唐突的想法感到羞恥,連忙避開目光。

恰好看見旁邊有個長椅,便邀請她過去坐坐。

她就坐在我身邊。

平日裡除了麵對麵交流工作,她還冇有離我這麼近過。

近到可以看見她漂亮的眼睫毛。

我心裡的小鹿又開始衝刺馬拉鬆了,連忙轉開目光。

今天的陽光實在太好了,溫度濕度都恰到好處。

也許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十幾分鐘後,於嫻嫻竟然靠在我肩膀上睡著了。

我嚇得不敢動。

肩膀沉沉的,不用側臉都能聞到她髮梢好聞的洗髮水味。

我努力保持著平靜,免得心跳聲太大,把她吵醒。

如果可以,我想用所以的錢買下這一刻,讓她就這樣安逸地靠著我,到天荒地老。

我第一次如此深刻地體會父親告訴我的道理——總有些東西是錢買不到的。

於嫻嫻很快就睡醒了。

她有些倉皇。抬頭時,一下撞到了我的下巴。

我想我表現得足夠和善,應該可以讓她明白我不介意她靠在我的肩膀上午睡,更不介意被她撞到。

我可是龍卿,全世界敢這樣對我的人隻有她。

這足以表明我對她的與眾不同。

她這樣聰明,應該可以明白我的心意。

我的心裡隻有滿滿的蜜糖,立刻邀請她跟我共進晚餐。

於嫻嫻表現得越發拘謹了,這可以理解,畢竟接受我這樣的男人總要一些心理準備。

她現在不習慣,但早晚會習慣。

晚餐結束後我送上了精心準備的禮物。

哎,明明是我的生日,但收禮物的卻是她。

我也想要禮物呀。

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收到她的禮物呢,期待。

以及,祝我自己生日快樂。

雖然冇收到禮物,但至少還能許願。

今年的願望和去年一樣,依舊是希望那個該死的小女人於嫻嫻早日開竅,愛上我,成為我的妻子,我未來孩子的媽。

保佑我願望成真吧。

對了,那天晚上我還冇忘記囑咐助理一件事,就是把白天我和於嫻嫻坐過的長椅買下來,送到我家的花園裡。

等以後我們老了,我還要跟她一起坐那個椅子看日落。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