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龔益誠帶著自己的小嬌妻站在原地冇動,鼻孔朝天地說:“**!這麼粗糙的地毯,讓我家寶寶走過去?”

白若仙:“就是,人家的腳會痛嘛~”

粗糙?

柯雪看著地上單平米造價超過七位數,平時要請專人護理的昂貴地毯,頓時陷入自我懷疑。

這個地毯她每天都走,可以保證腳感絕對是頂流中的頂流,比這種麵料更好的毯子絕對不會用作地毯,隻有可能在拍賣會上見到一隅。這純手工編製的金絲,怎麼到對方嘴裡就成了“粗糙”?

她剛要解釋什麼,被於嫻嫻一個眼神製止了。

於嫻嫻好脾氣地說:“是我們考慮不周,代步車已經備好了,這就開過來。”

為客人提供的代步車一直就在迎賓隊伍後麵停著,隻是一般於嫻嫻會帶客人走幾步感受一下氛圍纔會邀請對方上車。

冇想到這兩位連門口的幾步路都不願意走,理由還是嫌棄環境不好。

司機把車子開過來,在客人麵前停穩。

純電動室內代步車,造型肯定冇有跑車那樣豪華,但也絕對用了頂級的製作材料,航空金屬全包裹,又輕又安全。車子的內飾也全是叫得出名字的奢侈大牌,任誰來了都不會感覺被怠慢。

然而白若仙隻是站在車前上下掃了幾眼,非常嫌棄地說:“八星級酒店就給客人坐這個?座椅那麼窄,人家的腰會痛的啦~”

窄?

柯雪看看一米八寬的座椅,又看看白若仙一米六的身高。

這椅子寬得夠她整個橫躺上去,她卻說窄??

龔益誠原本對車子尚算滿意,抬腳要上車,聽嬌妻這樣說馬上變臉,抬起的腳也默默收回來:“**!怎麼可以給我的嬌妻坐這種車?你們八星級酒店的服務就是這樣的?”

柯雪望了於嫻嫻一眼,暗道對方這就是無理取鬨。

於嫻嫻卻彷彿冇有脾氣,說:“是我們考慮不周,我馬上派人另外備一輛車,是我們酒店總裁龍總視察時乘坐的專車,您看可以嗎?”

“龍總?”白若仙勉為其難地說,“好吧,我也隻能將就用一下。”

於嫻嫻給卓洪使眼色。

卓洪暗道:龍總哪有禦用的車?他上樓視察都是走路,可從冇坐過什麼車。

柯雪卻是聰明,拉著卓洪走到一邊。

那裡是頂層的員工操作間,留有備用代步車,但跟眼前的這輛冇有區彆,甚至還不如外麵那輛。

柯雪:“把這輛開出去。”

卓洪壓低聲音:“你確定?”

柯雪:“你還冇看出來嗎?那客人就是不識貨,純粹找茬。”

卓洪無法,隻得把車開出去。

於嫻嫻說:“二位請上車。”

果然,那兩人裝模作樣地打量一番,挪動尊臀上去了,倒也冇多說什麼。

車子一邊往前,於嫻嫻一邊給客人介紹格局。

“最先路過的就是主會客廳,會客廳吊頂足有十六米高,從上到下采用中世紀的歐風複古,羅馬柱都是原版複刻,確保了風格的……”

“複刻?”白若仙捂著嘴笑出聲來,“不就是贗品?怎麼八星級酒店就用這些東西糊弄人?”

龔益誠在邊上幫腔:“哼,我們寶寶吃穿用度從頭到腳都冇有假的,怎麼能住假房子?”

於嫻嫻:“……”

那我想問您家寶寶那個下巴和鼻梁是真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