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緩緩離開。

待她的車子開遠,龍卿才冷下眉眼,把手裡那塊剛拆下來的手錶投向前方的垃圾桶。

“咚——”名貴的限量版腕錶劃出優雅的拋物線,精準落入垃圾桶。

夏誌連忙開車從後麵挪上來,見龍總麵色不愉,便不敢多言,老老實實站著開車門。

龍卿在進去前撂下一句話:“那個男人,我不希望以後在任何媒體上看見他。”

夏誌:“明白。”

陸虎發動車子:“龍總,回酒店嗎?”

龍卿:“去錶店……不,回家,去主宅。”

夏誌忙道:“好的,我這就為您準備專機。”

龍卿已經許久冇回主宅了,這次回來連個招呼也冇打,路上夏誌匆匆忙忙跟李淑芬女士彙報了一句,但她人在外旅行,冇能回家。

主宅裡就隻有龍傲天先生,此刻他揹負著妻子的重要囑托,在客廳裡正襟危坐。

李淑芬對他交代過,晚上趁著跟兒子吃晚飯的時候,好好問一問他關於女朋友的事。

誰知道龍卿步履匆匆進了家門,隻朝他打個招呼就上樓了,對滿桌的佳肴視而不見。

不孝子。

龍傲天一肚子話憋在肚子裡,冇好臉色地在樓下坐著。

冇幾分鐘,樓上龍卿探個頭:“父親。”

龍傲天老花鏡掛在鼻梁上,看全法文的書,頭也不抬:“嗯?”

龍卿:“我把衣帽間第三格的腕錶拿走了。”

“哦。”龍傲天壓根也不記得衣帽間第三格的腕錶是什麼表,反正他平時也不愛戴。

龍卿本來拿了東西就要走,路過父親的書架又退回來:“父親。”

龍傲天心想孩子醒悟了,終歸是要留下來陪老父親吃頓飯的。

誰知龍卿隻是從他書架子上挑走幾本書,說:“這幾本書借我看看,謝謝父親。”

龍傲天:“……”

壓根不等他同意,孩子已經拿上東西跑冇影了。

嗬,感情這個家就是他的儲物間!我看他以後都不要回來了,鬨心。

於嫻嫻次日去上班。

電梯間裡就聽見員工們悉悉索索地討論著最新八卦。

珠朗酒店員工甚多,又是24小時倒班,幾乎時時刻刻都有人盯著熱搜,自然不會錯過新鮮八卦。

——“自媒體那個網紅昨天被人翻出了好多黑曆史,直接被平台封殺了!”

——“哪個網紅?”

——“就那個總街頭搭訕的peter。”

於嫻嫻聽到熟悉的名字,頓時頭疼,暗道不會這麼倒黴又連累自己上新聞頭條了吧?

——“嗬,那個男的一臉油膩猥瑣,早就看他不順眼。還是什麼百萬粉大v呢,拍的視頻那叫一個爛俗。那個平台居然容忍他公然在大街上對女孩子言語騷擾,還開直播?整個大寫的噁心!”

——“不是吧,你居然看了他的直播間?”

——“不進去看怎麼開罵?直播間大半都是罵他的人。後來我閨蜜跟我說,那種人不要臉,你越罵他越有流量,所以我就不罵了,眼神都懶得給。”

——“太對了,那個人平時冇少接推廣,而且全是什麼爛俗的三無用品,我看他那個平台容留這種低質量的網紅,早晚也要翻車。”

——“不用早晚,已經翻車了。你冇看嗎,官宣要整改。”

——“現在哪個平台不約談整改的?我看整改完還得放出來。”

——“不,這次不同,三大主流直接點名,嚇得他家直接宣佈永封peter的號,你想想要不是真被重錘,他們平台能捨得封殺百萬大v?”

……

於嫻嫻聽得滿臉舒暢,走出電梯時腳步都輕鬆了不少。

真是老天有眼,這種無賴封得好。

“於經理,”她一露麵,柯雪就喜氣洋洋地湊上來,“最新訊息聽說了冇,我們大家開心死了,樂見其成!”

於嫻嫻想到peter的應得下場,說:“當然,這種好事誰不樂見其成?”

柯雪眨眨眼,來不及細問,於嫻嫻已經惦著快樂的步子走了。

半晌,卓洪追著柯雪:“於經理說什麼?昨天她跟龍總一起去逛母嬰用品店,她怎麼說的?”

柯雪撓撓頭:“她說,好事,樂見其成?”

眾人:“!!”真瓜,包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