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恨不得生出八隻手八隻腳,能在一秒內擺好餐車再一秒內滾下八層樓閃現在龍卿麵前。

她屁股著火健步如飛,緊趕慢趕還是晚了半步抵達。

“龍總!”

於嫻嫻急刹車,揚起標準微笑出現在龍卿麵前時,龍卿正看著手錶。

“遲到三十秒。”龍卿微微抬眉,“當然,不能怪你,主要怪我某根筋搭錯……”

“龍總!”於嫻嫻求生欲極強地打斷了龍卿的話,手又快又穩地開始上菜,“這是今早剛剛空運過來的澳洲雪蟹,文火慢熬三個小時,六碗水煮成一碗水纔出來的蟹粥,您請用!”

龍卿拿玩味的目光盯著她,冇動。

於嫻嫻口上不停:“這是加州農場送來的豆乳,我們預定了五個月才僅得兩升,鮮美醇厚人間至味!這盤是百裡挑一的野生紅菇,經過上等……”

餐桌很大,她一邊說一邊繞著桌子佈菜,路過龍卿身邊的時候,忽然從口袋裡掉出一張東西。

夏誌先看見的,給於嫻嫻使了好幾個眼色,才讓於嫻嫻終於接收到信號。

順著夏誌的目光看過去,於嫻嫻頓時僵在原地——支票!掉了!

完蛋,雖然酒店不禁止服務人員收打賞,但打賞是有上限的,普通客房不能超過一萬元,vip客房不能超過五萬元,而總統套房不能超過十萬元。

這支票,於嫻嫻可不止想填十萬。

在龍卿意識到問題之前,於嫻嫻馬上恢複原狀,一邊佈菜,一邊繞著桌子走,最終一腳踩在支票上,站定:“龍總,這就是全部的早餐了,您請享用。”

“坐,一起吃。”龍卿朝他正對麵的位置抬抬下巴,示意於嫻嫻就坐。

“啊……”於嫻嫻整個腳黏在地上,毫無移動的想法,她順勢拉開了身邊的椅子,說,“謝謝龍總邀請,能跟您一起用餐我倍感榮幸。”

說完,她拿起了碗筷。

於嫻嫻選的位置就挨在龍卿旁邊,比正對麵的位置要近了不少。

龍卿不動聲色地收回目光,默許了這個距離。

甚至,還覺得心情不錯。

於嫻嫻一邊機械地往嘴裡塞飯,一邊想著怎麼在龍卿的眼皮子底下把支票撿起來。

可怕的是龍總也符合所有霸道總裁的設定——全身上下都是眼。就算他背過頭,於嫻嫻懷疑自己的小動作也會被龍卿發現,當然,不排除於嫻嫻現在心虛自行給龍卿加戲的可能。

由於心不在焉,於嫻嫻把裝飾用的蟹殼子往嘴裡送都不知道。

眼看蟹殼子的尖刺要紮中她的嘴,龍卿忽然伸出手,敲了於嫻嫻的筷子一下。兩雙金屬筷子在空中發出“叮噹”一聲脆響,於嫻嫻的蟹殼順勢落地。

她茫然地看了看龍卿,這才意識到情況,尬笑一聲:“瞧我,昨晚冇睡人都困傻了……”她說著,要彎腰去撿地上的蟹殼。

龍卿卻製止了她:“吃完飯回去睡覺,這裡不用你打掃。”

於嫻嫻:“沒關係,我就是做客房服務的嘛……”

“停。”龍卿吐出一個字。

話越少,事越大。於嫻嫻深諳龍卿的脾氣。

此刻,她的手距離蟹殼隻有十公分,距離腳底的支票隻有十二公分,然而這幾公分的距離卻像天塹一樣難以逾越。

她果斷收回手,在椅子上坐好。

龍卿:“吃飯。”

於嫻嫻拿起筷子就吃,頭也不抬。幾十萬的食材被她吃得跟幾十塊冇差,啥味都冇琢磨出來,就囫圇吞下肚子了。

與此同時,龍卿已經按下了呼叫鈴。

門口值班的人進來。

龍卿:“收拾餐桌。”

“是。”那人顯然也經過極好的培訓,並冇有驚訝於經理為什麼會和龍總並坐吃飯,隻是按照服務守則辦事。

她先幫兩位換了餐碟,擦乾淨桌麵,見地上有蟹殼,便想掃走。

“於經理,請抬下腳。”

於嫻嫻哀怨地望了她一眼。

那人不明所以:“於經理?”

於嫻嫻努力眨了眨眼睛,眨到眼睛都疼了,才依依不捨地抬了腳。

地上一張空白支票,已經被踩得印出了清晰的鞋印。

那人連忙撿起來拍拍乾淨:“於經理,這是您掉的東西嗎?”

於嫻嫻:“……”這麼冇眼力見的員工,我也是活久見。

她臉上僵著笑,眼底卻快要落淚,此刻深切體會到什麼叫此刻的心情如上墳。

龍卿放下了筷子:“是我掉的。”

服務員聞言,連忙擦乾淨支票,雙手奉上。

龍卿捏著那張紙也冇看,輕飄飄地放在桌上:“繼續吃飯。”

於嫻嫻:“……”嚶!

於嫻嫻吃不下了,硬著頭皮吃,磨嘰半天才把一碗粥喝完。

等她吃乾淨,龍卿才優雅地放下筷子,重新捏起了那張紙,上下嘴唇一碰,讀出上麵的簽名——“冷霆寒?”

於嫻嫻:“回龍總,這是昨晚入住頂層套房的客人。”

龍卿:“排除你盜竊的可能,這是他送你的?”

於嫻嫻覺察龍卿的語氣不太對勁,連忙說:“由於客人特~~彆滿意我們珠朗酒店的服務,特~~彆滿意頂層員工的素質,所以特~~彆大方地請我代表全體頂層服務人員,收下了這張空白支票。”

“既然是賞給全體員工的,那就交給夏誌,按照酒店規則每人打賞上限不超過十萬,填個數額,吩咐財務下月併入工資發放。”

於嫻嫻:“是,總裁英明!我也是這樣打算的。”嚶,我的錢隻有十萬了!

龍卿:“哦,於經理的那份不用發了。”

“為什麼!!”

龍卿抬眉看了看她:“你有意見?”

於嫻嫻:“……冇有。”嚶!一分錢都冇有了!

夏誌:對於經理表示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