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卿頭也不抬地打開電腦:“記住,你家龍鳳胎今天過百日。”

夏誌:“……”

金牌助理隻好默默地把奶嘴放入公文包裡,奶嘴的套盒太大,漏出一截在外麵,搭配夏誌一絲不苟的西裝製服,總讓路人頻頻回頭。

——“看看人家小夥子,是個努力工作的新晉奶爸!”

——“買奶嘴還挺會挑的,是好牌子,我家寶寶就用過……”

……

夏誌讓自己忽略路人的眼光,老實巴交守在車邊上,看著大老闆窩在車裡給全球高管開線上會議。

嗬,好好的辦公室不坐,翹班跑到人家樓下車裡開會。夏誌隻能安慰自己,至少外麵的車尾氣比酒店的新鮮。

瞧瞧我們老闆,全球首富,還不是要在戀愛的百忙之餘抽出時間工作,他不首富誰首富?兢兢業業,一絲不苟,運籌帷幄,決策千裡……

等等?

夏誌從車窗外麵探個頭,眼睜睜看著龍卿在筆記本後麵拿出手機,認真搜尋著——

女孩子跟你共享密碼代表什麼意思?

首讚回答:密碼代表一個人的最重要的**,無論是線上賬號的密碼,還是家、辦公室等私人空間的密碼,異性跟你共享密碼就代表絕對的信任……

龍卿一邊看一邊頻頻點頭,嘴角還帶著詭異的笑意。

視頻會議對麵正在彙報工作的主管“芳心”錯付,還以為自己得了領導的肯定,愈發起勁,滔滔不絕……

夏誌:“……”絕了。

於嫻嫻大包小包地進了妮子家。

妮子早就出月子了,在家穿著寬鬆的睡衣,頭髮隨意挽起來,眉眼間很多了幾分母親的祥和。

“你這大忙人真是稀客,橙子、湯瓊玉她們都來好幾趟了,就數你最難請。”

於嫻嫻打趣道:“我這不是來賠罪了麼,快讓我看看我乾女兒在哪呢?”

妮子:“她剛吃完奶,睡了。”

於嫻嫻不好打擾,先在客廳外麵坐著,把東西放下。

妮子:“你怎麼買了這麼多?”

於嫻嫻興致勃勃:“看看這個圍兜,店員說了,純棉手工布料……”

妮子:“家裡有,多著呢。”

於嫻嫻:“??那你看看這個,全自動多功能餵奶器……”

妮子:“這個也有。”

於嫻嫻:“那這個……”

“有有有,家裡有個雜物間,東西全堆在裡麵還有好多冇拆封的。我早跟你說了來了啥也彆帶,你還不信。”妮子說,“說起來還要謝謝你家龍總,這些東西很多都是他派人送來的。我跟你說前段時間進口奶粉買不到,龍總還找人空運過來幾大箱。”

於嫻嫻:“???”

妮子:“不隻是我,橙子、湯瓊玉她們也冇少得龍總的幫忙,我們都想問你呢,到底你跟你們老闆的關係進展到哪一步了?”

“什麼哪一步?你們可彆誤會,我是那種會搞辦公室戀情的人嗎?”

妮子瞪她:“辦公室戀情怎麼了?你那麼忙,認識的人不是同學就是同事,你不搞辦公室戀情難道還想單身一輩子嗎?”

於嫻嫻大囧:“職場關係扯上私情多尷尬啊,我還想在珠朗酒店兢兢業業乾十年呢。”

妮子:“呦,然後呢?”

於嫻嫻:“然後拿著钜額退休金,當個老富婆唄。”

妮子一愣:“……我慕了。”

結婚和單身各有各的好,人生怎麼選都會有遺憾,但後悔的人一定是因為過得不好纔會後悔。

看於嫻嫻這努力的勁頭,她就是一輩子不婚,也絕對不會過得淒涼。如她所說,到晚年當個大齡富婆,有什麼不好呢?

“不對,差點被你繞進去了。”妮子轉念一想,說:“我又不是催你婚,戀愛總可以談談的,你們老闆又帥又多金,還溫柔體貼紳士大方,難道不是白馬王子本王子?”

於嫻嫻:“英俊多金我承認,溫柔體貼還是算了吧,以前我在他手下被折磨成啥樣你們又不是不知道。”

妮子搖搖頭:“那是因為他把你當下屬。以後有了愛情,把你當女朋友,就不會那樣對你了。”

於嫻嫻連連搖頭:“不不不,他現在是把我當小白鼠。”

妮子:“?”

於嫻嫻壓低聲音:“其實我知道我們老闆心有所屬,但是不會追女孩子,就買了幾本秘籍偷著學,然後在我身上做實驗……”

妮子半信半疑:“給人當試驗品你怎麼還一副偷著樂的語氣?”

於嫻嫻嘖嘖嘴:“多爽啊,自從當上小白鼠我的日子好過多了!”

妮子:“嗬,我看是你誤會了。”

於嫻嫻用一種“我瞭解我老闆還是你瞭解我老闆”的眼神回懟她:“不可能。”

妮子還想說什麼,屋裡的孩子醒了,傳來哭聲。

她趕緊過去抱娃,於嫻嫻湊過去看了幾眼,奶娃娃哭得小臉皺成一團,粉嘟嘟的,即便嚎聲響亮,也讓人無法生出厭惡之心。

妮子把娃鬨笑了,示意於嫻嫻過來:“你來,抱抱。”

於嫻嫻退避三尺:“不了不了,我不敢。”

妮子已經三下五除二把娃塞到她臂彎裡。

於嫻嫻捧著小寶寶,人都不會動了,奶娃娃豆黑的眼睛望著她,接著忽然彎彎眉眼,嘎咕笑出了聲。

於嫻嫻一下心都化了,跟著笑出來。

唔,人類幼崽真可愛啊,天使寶寶我也好想擁有!

妮子彷彿看出她的喜歡,說:“喜歡自己生一個,要是跟你們老闆在一起,不說彆的,就是你倆這顏值,生個逆天美貌的洋娃娃……”

她語調上揚,眼角冒著星星,彷彿已經看見那個神顏娃娃的存在。

於嫻嫻的思緒忍不住跟著她的話往那個方向飄,半晌一個激靈:打住!你這個想法非常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