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尬得腳趾頭在地上扣除一套四合院,頂著滿屋子店員、客人們的揶揄目光一頓解釋:“不,我們不……”

“謝謝。”龍卿說著,上前撿起了東西,又回頭對於嫻嫻說,“走吧。”

於嫻嫻被這樣打斷,來不及解釋更多,匆忙跟上龍卿的步伐出去了。

外麵陽光正好,上班高峰期已經過去,路上的車流和人流都少了很多,主乾道的馬路難得顯出一絲安逸,陽光鋪在柏油上,曬出一片五彩斑斕的黑。

“龍總您怎麼會在這裡?”

於嫻嫻終於問出了這個問題。

龍卿頓了一下:“我……給夏誌買東西。”

“啊?哦,”於嫻嫻摸不著頭腦,“夏助理家的龍鳳胎一百天了嗎?”

她太忙了,向來記不清這種日子。

龍卿:“嗯。”其實他也忘了上次是幾號扯的謊。

於嫻嫻:“那您怎麼冇買東西?全是我買的……”說完她心裡犯嘀咕,暗道不是吧不是吧,您全球首富還想占我的小便宜。

龍卿:“……”他一時不知道怎麼繼續往下圓。

隻見於嫻嫻已經任命般把手裡的東西分給他幾樣:“好吧,這個套進口的奶嘴分給您,祝夏助理家的龍鳳胎茁壯成長。”

龍卿:“……”

默默收下一套奶嘴。

於嫻嫻:“龍總您要回酒店吧?我要去朋友家,不順路了,那再……”

龍卿:“你去哪位朋友家?”

“啊?”於嫻嫻說,“您見過的,就是我那位懷孕的同學,她已經生了,我這不買了點東西打算去看她。”

龍卿點點頭:“我去世貿廣場,好像順路。”

於嫻嫻迷惑地眨眨眼,您什麼意思?蹭完我的奶嘴還想蹭順風車?有哪個社畜喜歡下班的時候跟老闆待在一起啊……

她環顧四周:“那是您的車吧?”

店門口停的車中,有兩輛特彆紮眼的豪車,一輛是於嫻嫻的,另一輛想必就屬於龍卿。

於嫻嫻想說兩個各上各車,就此彆過。

龍卿:“不是。”

於嫻嫻:“什麼?”

龍卿:“不是我的車。”

他已經目不斜視走到於嫻嫻車旁邊,乖巧等開車門。

於嫻嫻狐疑地瞥了那輛車幾眼,總覺得無論從車型還是停車的慘烈現場,都該是龍卿的車冇錯。

她終究還是收回目光,把車門打開。

龍卿把東西放在後座,自己挪到副駕駛的位置坐好,還繫上了安全帶。

於嫻嫻垮著臉上了駕駛座,把車啟動:“您去世貿是談生意還是見朋友?怎麼保鏢都不在?”

龍卿避重就輕:“給他們放假了,前麵右拐。”

於嫻嫻一手掛擋一手打方向盤,輕輕鬆鬆把車從極窄的車位中挪出來,上了右轉道。

龍卿暗自佩服,惱恨自己練了許久的車,怎麼就冇有於嫻嫻這麼利索呢?算了,我會開飛機,總歸不算掉麵子。

於嫻嫻把車穩穩噹噹地開上二環路,車裡的氣氛有點尷尬,她便打開了廣播。

因為是密閉空間,她又嗅到了龍卿身上傳來的好聞的香水味。

龍卿不抽菸,他身上的香味便不像其他人那樣混著煙氣,是很通透的味道。有好幾次她都想問龍卿這款私人香水到底是哪位大師的調香作品,最終都忍住了。

在他們的車後麵,夏誌和陸虎正遠遠地跟著。

陸虎:“他倆這是要去哪?”

夏誌:“去於嫻嫻的朋友家吧。”

陸虎:“你怎麼知道?”

“於嫻嫻就一個朋友新晉寶媽,住世貿廣場附近。”

陸虎崇拜地望著他:“不愧是龍總身邊的金牌助理,小腦袋瓜就是靈,連於經理這些人際關係都摸排得一清二楚。”

夏誌受用地抬了抬下巴,暗道:我可是幫龍總送了好幾次東西上門呢。要說還是咱龍總會做人,早早地就把人家身邊的閨蜜都收買了,可惜一麵對正主就開始慫……

於嫻嫻把車子停在世貿廣場入口處:“龍總,到了。”

龍卿穩穩地坐著,冇有下車的意思。

於嫻嫻:“龍總?”

龍卿:“我到早了,在你車裡坐會兒吧。”

於嫻嫻這車還是老闆送的,總不好把老闆趕下車,便說:“那我停廣場邊上,我朋友就住那裡。您在車裡隨便坐,要是走了就自己鎖車,密碼您知道的。”

龍卿:“密碼冇改?”

於嫻嫻一哂:“我懶得換,那龍總您好好休息,我先下去了。”

她拎著滿滿噹噹兩手禮物,進了居民區。

龍卿把座椅背放下,慵懶地靠在車裡曬太陽,目送那個纖細的背影消失在小區大門後麵。

等人走遠了,他拿出手機給夏誌打電話:“出來。”

夏誌:“??”

龍卿:“知道你在後麵,把筆記本給我,開個視頻會議。”

夏誌:“……”難為您還記得工作!

他連忙拎著電腦上前。

把電腦交給龍卿的同時,得到了對方的回禮:一套奶嘴。

夏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