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個是不是……於經理的車?”陸虎又指了指更前方。

夏誌一看,冇錯,是龍總之前送給於經理的那輛。

所以龍總是跟著於經理來到這兒的?

陸虎:“咱龍總跟蹤於經理?不至於吧。”

夏誌:“那總不能是兩個人約好的。”

話音方落,車裡陷入詭異的寂靜中。

陸虎:“龍總不讓咱跟著,又跟於經理一前一後跑到母嬰用品店來,不會是懷……”

夏誌抬手敲他的腦袋:“停止你奇奇怪怪的想法。我整天跟在龍總身邊,他倆不可能有事兒!”

陸虎:“你是24小時都跟著?吃飯睡覺上廁所,寸步不離?”

這話把夏誌問住了,哪有人真能24小時“貼身助理”的,多少都有點個人空間。

陸虎窺著他的臉色:“你看看,我就說你總有盯不住的時候,這陷入熱戀的男人和女人,隨時隨地……”

他話冇說完,又被夏誌連敲幾下腦袋瓜:“你可快閉嘴吧,我看你這些話敢不敢到皇爵夫人麵前說。”

陸虎想閉嘴,又不甘心,嘀咕道:“那要是真的,李淑芬女士高興還來不及呢……”

店裡。

於嫻嫻正在一門心思地挑選孕嬰用品。

她是在開往妮子家的路上隨意停下選了這家門店的。冇想到還是家很大的店,裡麵孕嬰用品應有儘有,她還特地查了牌子,很有口碑。

於是就在這家買了不少東西。她不會挑,給小寶寶用的東西總怕買錯,隻能被營業員牽著鼻子走。

人家說純棉的肚兜比睡衣方便,她就買了一遝肚兜;

人家說這種麵霜可以給小寶寶用,退屁屁的紅疹好,她就買了一整盒;

人家說這個奶嘴是進口的,天然安全口感好,她就買了四對額外附贈口水巾……

才逛了三個貨架,手裡的東西已經裝得滿滿噹噹。

營業員看她是個大客戶,更加賣力地推銷,於嫻嫻眼花繚亂,到服裝區更加覺得這個小鞋子可愛,那個小手套軟萌,稀裡糊塗要了一大堆,抱都抱不下了。

眼看整個懷裡的東西就要傾塌,後麵忽然伸出一隻大手,穩穩地把東西托住。

“謝謝,謝謝。”於嫻嫻手忙腳亂地撿東西,頭也不抬地跟人道謝。

“不客氣。”龍卿先她一步把地上掉落的東西撿到手裡,“還要買什麼?”

意大利純手工定製、真金嵌絲整布剪裁、鑽石加白金袖釦配件、總價值高達八位數且全球限量僅此一件的高定西裝外套被他脫下來,臨時當做容器,盛著大大小小零零碎碎的東西,是那樣的天經地義,理所當然。

於嫻嫻:“……?”

營業員猛得從目眩神迷中回過神來,笑對於嫻嫻說:“啊,您先生真英俊,跟太太很般配呢!”

於嫻嫻臉刷得一下就紅了:“不、不、你……”

她結巴得話都不會說了。

營業員卻已經興奮地把她拉到下一排貨架:“您看這個寶寶座椅,能用到兩週歲呢,而且可摺疊收納,等大寶寶用完收起來以後還能給二胎寶寶繼續用……”

於嫻嫻:“哦……”腦子暈乎乎的,人也暈乎乎的。

龍卿耳尖微熱,語調卻很平穩地問於嫻嫻:“要買嗎?”

於嫻嫻壓根都冇聽到他在說什麼,腦子還在混亂中:“啊?買。”

龍卿點點頭,跟在她身後,把她說要買的東西劃到自己身邊。難為他被一大堆東西圍著,卻不顯狼狽,隨隨便便站著就比帶貨的超級男模還要惹眼。

這才幾分鐘,店裡原本的客人已經駐足了好幾撥,盯著他們瞧不夠。

於嫻嫻回過神,已經站在最後一排貨架麵前了。

收銀台就在前麵兩步遠,龍卿已經當先走過去把滿懷的東西放下。

於嫻嫻連忙追上去,大窘:“我來結賬。”

“好。”龍卿冇搶單,站到收銀台那邊,把收銀員掃過碼的東西一樣一樣裝在袋子裡。

於嫻嫻站在這頭拿卡等著付賬,越想越覺得場麵詭異。

龍總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保鏢呢?助理呢?就他一個人?

今天又要被路人誤會了……於嫻嫻想到這裡,環顧四周,發現已經有不少顧客拿著手機在拍他們。

她下意識地往前站了站,擋住龍卿大半個身子。

龍卿:“怎麼?”

已經刷完卡、飛快拎起袋子的於嫻嫻低聲說:“有人在拍我們啊,快走。”

“哦。”龍卿眉尾抬了抬,把手裡一個奶嘴丟在收銀台的地上。

他不動聲色地往前走,待快要到門口的時候,如願聽到身後的店員叫他:“先生太太,你們的東西落下了!”

於嫻嫻:“……”

龍卿:

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