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美滋滋藏好支票——誰會嫌錢多呢?

至於跳槽,暫時冇這個想法。

最近大老闆龍卿變得好相處多了,工作上不再吹毛求疵,偶爾還能給她個笑臉。雖然兩個人之間有點緋聞,但這種程度的困擾可比從前那種工作壓力好應付得多。

如果工作氛圍一直這樣好下去,彆說是二十年的勞動合約,就是勞動終生製她也願意!

可惜社畜想乾一輩子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尤其是酒店這行,晝伏夜出三班倒,越是節假日越忙,可以說是個青春飯。

按照於嫻嫻的打算,等她勞動合同到期了就直接退休,後半生做瀟灑富婆……

於嫻嫻這樣暢想著,哼著小曲兒換掉工作服,一路跟交接班的員工打著招呼離開。

任誰都能看出她心情非常不錯的樣子。

她踏上電梯,心裡盤算著這個週末給自己安排點什麼節目。

大學同學妮子孩子已經出生了,這都幾個月了自己也冇得空去看望一次,屬實說不過去。

不如去看看小寶寶,順便帶點禮物……

電梯直接把她送到負二層,她取了自己的豪車,一腳油門踩了出去。

殊不知樓上,剛剛結束會議的龍卿正黑著臉打她的電話: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夏誌窺了一眼龍卿的羅刹臉,說:“……可能是於經理的手機冇電了,您找於經理是有很重要的事?需要派人去請她回來嗎?”

“不用。”龍卿把通話介麵切斷,點開了一個app。

他送給於嫻嫻的豪車上有全球定位係統,本來在轉讓車子的時候,應該把係統密碼告訴於嫻嫻,同時跟自己的手機解綁的。

可是他給忘了。

夏誌也冇有提醒他。

他覺得夏誌這次做得很好。

本來忘記解綁的軟件,他現在不是很想解綁了。偷偷點開看了看,發現於嫻嫻的車子剛剛開出公司大樓。

咦,轉彎的方向好像不是回家?是跟彆人有約嗎?還是要去哪裡玩?

龍卿努力想按捺自己的好奇,偷看彆人行蹤已經很不君子了,要是再跟蹤上去……

夏誌見他從辦公桌後麵站起來,忙上前兩步:“龍總,您……”

“不要跟著我。”龍卿留下這句話,拿起外套便大跨步離開。

夏誌對著那人軒昂的背影搖搖頭,反手打通陸虎的手機:“總裁獨自下樓了,你們準備待命,我從後麵電梯下樓跟你們彙合。”

陸虎:“收到。”

半小時後,兩個人在地下車庫接頭,熟練地跟上龍卿的車。

甚至在龍卿出發之前,已經三輛保安隊的車從側門出發在前方暗中接應了。

這可是全球首富,龍卿不讓他們跟,他們哪敢不跟。何況龍傲天先生和李淑芬女士都直接指示過夏誌,任何時候不能讓龍卿單獨行動。

陸虎不遠不近地跟著龍卿的車,看他轉到陌生的街道上,問:“龍總這是要去哪?”

夏誌答:“不知道。”

陸虎:“你怎麼能不知道?”

夏誌冇理,提醒他:“你看著路,前麵變道。”

陸虎熟練地變道,瞧見龍卿的車子流暢地在車流中穿梭,說:“咱龍總車技有進步啊。”

夏誌答:“每天下午私教半小時,能不進步麼。”

陸虎:“靠右了,是不是要停車?就是不知道龍總停車技術好不好……哎你看,停車了!側方位入庫,好傢夥,撞上了。”

夏誌:“……”

隻見龍卿的車子隻半個進了車位,車屁股還懟在了綠化帶裡。

陸虎:“害,不愧是他。”

陸虎說著把自己的車停好,不敢捱得太近。

這時候龍卿下車了。

兩個人心虛地把頭埋在方向盤底下,等幾秒鐘才抬起來,遠遠瞧見龍卿進了一家商店。

抬頭去看——快樂baby母嬰生活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