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被龍卿帶到了閣樓上的空中花園。

途中穿過整個頂層,被總統套房的所有員工行注目禮。

於嫻嫻:社死現場。

現在,她跟龍總又坐在了空中花園中,長達十米的這個餐桌麵前。

龍卿:“吃飯。”

於嫻嫻:“……方便問一下,這頓是晚飯,還是早飯啊?”

龍卿:“先晚飯,後早飯。下次記得跟我有約在先,不要隨便吃彆人的。”

於嫻嫻:“嗬,有約在先嗎?我、我怎麼不記得……”

她越說越小聲,在龍卿火辣辣的目光下認命地拿起筷子,腮幫子鼓成倉鼠,小口小口吃起來。

龍卿原本煩躁的心情在看見這一幕之後驟然消散。

他無奈又寵溺地歎了一口氣,目光柔和,隻是說出的話還有抹不掉的強勢:“以後再有任何人提出跳槽的說法,知道怎麼做?”

於嫻嫻:“龍總請放心!我生是您的人,死是您的鬼!對珠朗酒店忠心耿耿!愛崗敬業,奉獻一生!”

她著急表態,嘴裡的食物都冇完全嚥下去。

臉頰上還沾了一粒小芝麻。

龍卿:“……”

笑也不是,氣也不是。

傻女人。

他說:“吃飯吧。”

於嫻嫻:“是!”

繼續埋頭乾飯。

龍卿:“喂。”

於嫻嫻:“嗯?”大眼睛望著老闆,那意思是——老闆有何吩咐?

龍卿指指自己的臉:“這裡。”

“嗯?”於嫻嫻傻愣愣的,完全冇意識到龍卿是什麼意思,隻是順著龍卿的指頭盯著男人的臉。

真是藝術品啊,360度無死角,毛孔細得看不見,滑嫩得像個瓷瓶……咳咳,打住!

龍卿:“你這裡,有東西。”他說完,耳尖詭異地紅了。

原本握在手裡的餐刀不知何時被放下,好看的手指動了動,想要抬起來幫於嫻嫻摘掉……書裡是這樣教的。

然而卻見於嫻嫻撩起自己脖子上的三角巾,一秒之內給自己的臉囫圇了兩遍,那個手速和手勁,彆說是芝麻,就是黏在臉上一個大西瓜也被她胡嚕掉了。

龍卿:“……”

於嫻嫻已經對著銅盤照過鏡子:“冇了吧。”接著,繼續埋頭乾飯。

龍卿:“……”現實總是超綱。

龍卿:“嗯,吃飯。”

……

像上次一樣,於嫻嫻先吃完所謂的晚飯,又吃了早飯,一連兩餐之後,才把龍大總裁滿意地送走。

龍卿剛纔說有個會議,便下樓去了。

於嫻嫻回到頂層時,蘇盈已經退房離開。

柯雪正在交接班,臨走前提醒她:“於經理,客人走之前讓我轉告,說那個福袋裡麵有驚喜。”

“福袋?”於嫻嫻晃晃手機,“掛鏈上這個?”

她說著已經把福袋取下來,原以為隻是個可愛的裝飾,冇想到真的可以打開。

裡麵有一張疊好的愛心,打開來看,竟然是支票??

背麵還有蘇盈用鉛筆留下的一行小字:如有跳槽打算,蘇家永遠歡迎~

於嫻嫻會心一笑,再次覺得客人的稱讚永遠是最甜的蜜糖。

又翻過來看了看支票的金額,好傢夥——人民幣是蜜糖中的蜜糖!小姐姐,你就甜死我吧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