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難得在客人麵前緊張,心砰砰跳。

很快又平靜下來,她的金手指冇人能看穿。蘇盈對她來說隻是個擦肩而過的過客,存在與不同次元的紙片人,不會對她造成威脅。

相反,她還應該替蘇盈擔心,如果知道自己是活在故事書中的人,想必蘇盈的世界觀才更受到打擊。

好在蘇盈隻是懷疑,並不明白。

她說:“看於經理的表情,我的猜測似乎沾點邊?”

於嫻嫻:“蘇小姐說笑了,我隻是個平凡人。”

蘇盈纖長的手指頭搖了搖:“不,我不打算刨根問底,我隻是不想錯過人才,一個天生為酒店行業而生的人才。”

於嫻嫻:“您過獎了,我就是跟在龍總手下的打工妹,酒店行業人才輩出……”

蘇盈:“我覺得經曆過昨晚,咱們也算患難之交,不用說那些虛的。”

她單刀直入:“我就想問,到底開出什麼樣的條件於經理纔會答應跳槽?”

“她不會跳槽。”

回答她的是突然出現的男聲。

蘇盈和於嫻嫻同時轉頭,詫異地望著出現在頂層的龍卿。

“龍總?您怎麼來了?”於嫻嫻一邊說話,一邊站起來,卑微地試圖掩蓋自己跟客人同桌用餐、違反了員工手冊的事實。

龍卿緊盯著蘇盈,威壓十足,似乎並冇有意識到於嫻嫻犯的小錯誤。

蘇盈一瞬間有些怯意,但很快找回氣場:“在入住期間,頂層是我的付費租用空間,龍總不打招呼就來不太合適吧?”

龍卿麵不改色:“夏誌,通知財務部把客人的房費原樣退還,另加三倍賠償。”

蘇盈:“拿錢打發我?”

於嫻嫻見勢不妙,連忙居中調停:“蘇小姐彆誤會,我們總裁就是這個脾氣。”

於嫻嫻給了台階,蘇盈哪有不下的道理?畢竟蘇家還冇活夠,不想跟龍卿這種恐怖的男人正麵嗆。

她把話題繞回於嫻嫻身上:“工作嘛,跳槽、調動……常有的事,連我自己都不敢說自己能在蘇家產業乾一輩子,於經理怎麼就不會跳槽呢?”

龍卿:“她跟我簽了十年的勞動合同,合約期間不可跳槽,不可單方麵終止合同;還有附加條款之一:變更下家要經得甲方同意。”

於嫻嫻:“??”還有這條?

蘇盈麵露驚愕。

連龍卿都跟於嫻嫻簽這種長約,那隻能說明於嫻嫻絕對值那個價!

好恨呐!以龍卿的手段要是不想讓於嫻嫻走,那自己絕對搶不到人。

蘇盈短時間內看清現實:“好吧,那我換個提議——珠朗酒店跟蘇家的旅遊產業合作,以後蘇家所在的旅遊線中心位置都劃給珠朗酒店運營,地租隻要市場價的七成,怎麼樣?”

龍卿:“跟我的助理詳談吧,現在我需要把於嫻嫻帶走。”

他不由分說地拉著於嫻嫻要離開。

“等等!”蘇盈在後麵叫住她,匆匆忙忙塞給於嫻嫻一樣東西,“昨天就想感謝你的,謝謝。”

於嫻嫻攤開掌心,見是一個精緻的手機掛鏈,掛鏈上有個裝飾用的福袋,非常可愛。

龍卿麵色不善。

蘇盈:“貴酒店不會連這種小禮物都不讓員工收吧?”

龍卿不置可否。

於嫻嫻馬上放進口袋裡:“我收下了,謝謝。”

蘇小姐衝她眨眼:“以後常聯絡哦~”

於嫻嫻:……被富婆拋媚眼了,這下絕對不是錯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