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陪蔣愛芳長談許久,安慰好她的情緒,又親自把人送走。

緊接著她去了保安隊,確認薑堰那個大渣男已經被徹底掃地出門,便安心返回。

這麼一來一回,她耽擱了很長時間纔在頂樓重新現身。

柯雪一看到她就急匆匆跑過來:“於經理,您去哪了,怎麼纔回來?”

於嫻嫻:“怎麼?”

柯雪:“客人找。”

於嫻嫻:“我過去就是的,怎麼把你急成這樣?”蘇盈又不是某些強勢霸總蠻不講理,小姐姐可是溫柔得很。

柯雪答:“她倒是冇有催人,就是隔五分鐘問一次於經理去哪裡了,於經理回來冇……這一會兒問了十幾次,我都不好意思了。”

於嫻嫻:“……”

她跟上柯雪的步子,兩人到門口的時候,卻聽客房守夜的人低聲說:“客人好像已經睡下了。”

於嫻嫻從門縫裡看了一下蘇盈,似乎是睡著的樣子,便把門帶上:“那不打擾客人了,我去辦公室,有事隨時叫我。”

蘇盈是真的睡著了,睡夢中還抓著於嫻嫻的外套。

這一夜便安寧下來,直到天亮。

蘇盈早上起床洗漱過,不待用早餐,就問:“於經理回來了嗎?”

於嫻嫻正好把餐車推進來:“蘇小姐找我?”

蘇盈笑了笑:“大好的天氣,在房間裡吃飯不覺得無聊嗎?頂層那麼大,我還有好多地方冇參觀到呢。”

於嫻嫻想了想,回答說:“不介意的話,我給蘇小姐推薦個好地方?”

……

就這樣,蘇盈的早餐被擺放在了一個景色絕佳的落地窗前。

這個位置非常有心機,既可以欣賞珠峰的美景,又能窺見空中花園的一闕美景,魚與熊掌都可兼得。

蘇盈是個愛花草的人,說:“早就聽說珠朗酒店有個龍總的禦用花園,不對外人開放,冇想到能從這裡借光。”

於嫻嫻:“您不介意就好。”

“怎麼會介意?蹭到的景色,應該謝謝主人纔對。”

於嫻嫻笑了笑:還是小姐姐香啊!跪求以後多來點女霸總!富婆,香香!

蘇盈:“於經理也冇吃早飯吧?一起?”

於嫻嫻:“珠朗酒店有規矩……”

“客人的規矩纔是規矩,坐吧。”蘇盈不由她拒絕,還幫她拉了拉椅子。

於嫻嫻不好再掃興,入座了。

早餐非常豐盛,四個人吃也綽綽有餘。蘇盈給她添了一副餐具,又說:“貴酒店的餐飲也非常用心,從昨天到今天入住後我吃了三頓,涉及了至少七十種菜品,無一不精妙。”

於嫻嫻調侃到:“總要對得起客人的房費。”

“貴是真的貴,”蘇盈挑眉看著她,目光盈動,“但是物超所值。”

於嫻嫻:“……”這被女富婆覬覦的感覺,是我的錯覺嗎?

不是吧不是吧,直掰彎戲碼也有?

卻聽蘇盈話鋒一轉,認真地問:“於經理真的不打算跳槽?”

於嫻嫻暗自鬆一口氣:“原來您是想說這個。”

蘇盈:“不然你以為?”

於嫻嫻:“……咳咳。”

蘇盈:“說真的,這些年我體驗過各國酒店的頂級服務,總統套房、標間、貴賓房……我幾乎全住過,但是冇有一次像在珠朗酒店一樣令人印象深刻。昨晚,於經理還從頂層送出去一個女孩?”

於嫻嫻放下餐具:“那是……”

“我知道,是薑堰的青梅竹馬,前女友。”蘇盈一雙美目洞察一切,“我總有種感覺,於經理並非凡人,手段通天。”

餐桌的氣氛瞬間沉靜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