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花廳一牆之隔的角落裡,有個女孩哭成了淚人。

她就是論壇帖子裡的那個a小姐,《住在女富婆隔壁的那些年》一書女主角之一,蔣愛芳。

原著中說,蔣愛芳給男主薑堰當了好幾年的工具人,供養薑堰讀大學,在失去利用價值之後就被薑堰無情拋棄。

薑堰還十分無恥地冤枉蔣愛芳給他戴綠帽子,把分手的錯誤一股腦推給了蔣愛芳。

原著最後,薑堰榨乾了女富婆蘇盈的財產,兩人之間生下的孩子也意外夭折。蘇盈頭胎養壞了身子,不能再生育。薑堰便重新找回蔣愛芳。

在他看來,蔣愛芳足夠愛他,愛到不顧自我。他薑堰已經很有錢了,隻需要一個聽話、顧家、安心相夫教子的老婆,蔣愛芳正合適。

薑堰毫不留情地踢開蘇盈,跟蔣愛芳結婚了,可憐蔣愛芳還以為是兩人之間的誤會解除,曆經波折終成眷屬,絲毫不知道丈夫的財富是榨乾了一個富婆,而自己的幸福是踩在另外一個女人的悲劇之上。

薑堰與蔣愛芳團圓結局,從此成為事業、家庭雙豐收的男人……這個結局,於嫻嫻表示絕對不能接受!

所以在薑堰進行計劃的時候,於嫻嫻也把蔣愛芳請了過來。

現在,蔣愛芳親眼所見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在樸實的蔣愛芳眼中,優秀的薑堰就是一座高山,是永遠不會塌方的天。

可就是這樣一個比天還驕傲的男人,卻卑微地在另外一個女人麵前低頭苦苦哀求,這已經讓蔣愛芳感到信仰的崩塌。

最重要的是,薑堰對蘇盈訴說的每一句告白都令蔣愛芳肝腸寸斷,明明大學期間跟他在一起的是自己,他口口聲聲說愛的也是自己,怎麼幾年後就可以被他改口成蘇盈?

薑堰竟然為了錢、為了攀附富婆,可以厚顏無恥到這個地步!

蔣愛芳大徹大悟,痛苦地哭出了聲。她哭自己為這個渣男浪費的所有青春,哭自己眼瞎,哭自己幾年來熬夜打工賺來的加班費全都白白餵了狗!

“嗚嗚嗚……”

蘇盈正在客房服務員的保護下往回走,聽見聲音停下腳步:“是我聽錯了嗎?有人在哭。”

柯雪環顧左右:“您聽錯了吧,這裡冇人。”

幾個客房服務員還上前確認了一下,冇有問題。

蘇盈緩步離開了。

角落裡的於嫻嫻這才鬆開捂住蔣愛芳的手:“哭吧,人都走了。”

蔣愛芳望著蘇盈的背影:“他想要的,就是那樣的女人?她的確很美……”

於嫻嫻拍拍她的肩膀:“不用羨慕彆人,隻要自己努力,你並不比她遜色。”

蔣愛芳怯弱地說:“她是蘇家的大小姐,我跟她有什麼可比的,我恐怕連她家的保姆都比不上……”

“被薑堰打壓人格還不夠,你還要自己作賤你自己?”

“我、我……”

於嫻嫻歎一口氣:“這世道有不公平的一麵,但也有公平的一麵。蘇盈固然優秀,但世界上比蘇盈優秀的人還有很多很多,你是打算這樣跟她們比下去嗎?”

蔣愛芳是個聰明人,被點撥了兩句,逐漸平靜下來。

於嫻嫻話鋒一轉:“薑堰習慣打壓你,說你窮、說你村,這是一種錯誤且卑劣的價值觀。帶著這種價值觀生活的人,將會終生囿於金錢和虛榮,浮躁而焦慮,永遠無法獲得內心的滿足和安寧,這就是生活給他們的最大懲罰。蔣愛芳,你明明可以過得更好,不是嗎?”

蔣愛芳淚目道:“也許你說得對,但我還需要時間。我會努力的。”

於嫻嫻抱了抱她:“好女孩,你從來冇有錯過,錯的是薑堰。以後遇到渣男,大聲送他一句狗雜種,然後轉頭就跑!”

蔣愛芳破涕為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