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叫葛俊的保安瑟瑟發抖,眼鏡被於嫻嫻晃掉了,露出鼻梁上黑色的痣。雖然帶著安全棍,但所有人都見識過於嫻嫻的身手,基本上十個男人一起進攻都難從她手下討到好處。

因此葛俊不敢還手,哆哆嗦嗦地說:“餘、於經理……全是誤會……”

於嫻嫻獰笑一聲:“你是想跟我解釋,還是想去見龍總?”

葛俊差點嚇尿:“於經理!我坦白,我全都說!不要帶我去見龍總,不然我這小命就保不住了!”

“哼!”於嫻嫻把他放下,“老實交代。”

葛俊猛嚥唾沫,說:“是……吳先生給了我一筆錢,讓我找機會往冷總的杯子裡下藥。”

“藥呢?”

葛俊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白瓶子,交到於嫻嫻手上。

“頂層所有服務員上樓時都要經過安檢,以保證客人的安全。你是怎麼藏的藥?”

“我找醫生開了證明,說我最近兩天過敏,然後我把藥片裝在了過敏藥的瓶子裡……”

於嫻嫻確認了一下藥品標簽,是過敏藥,裡麵的藥片倒出來之後是白色的顆粒,上麵印了一行細小的英文。如果仔細看,還是能辨認出這排英文的含義為助興、提高持久力。看來是最近安檢的人也放鬆警惕了。

這件事細究下來,她作為頂層的管理者也有責任。

於嫻嫻把藥瓶冇收:“從現在起,你被解雇了,去財務部結薪水,立刻走人。”

葛俊哪敢有意見,生怕留下來被龍總追責,到時候送入監獄都算輕的。因此他雖然被開除,但對於嫻嫻還是千恩萬謝的,又哪敢留下結完薪水,連夜跑路了。

問題解決掉,於嫻嫻卻不敢大意,硬是在走廊熬到天亮。

好在,之後再也冇有發生過意外情況。

清晨的第一束光照亮珠穆朗瑪峰的時候,於嫻嫻打起精神來,招呼後廚的人開始忙碌,為客人的早餐做準備——即便熬夜剛休息的冷霆寒也許並不需要早餐。

按照昨日的流程,早餐備了兩份,有一份是試菜。

心知不會再有亂子,於嫻嫻便小小私心了一把,決定自己品嚐樣品。

偏在這時候,身上傳來“嗡嗡”的響聲。她以為是呼叫鈴,慢半拍才反應過來是手機。

“喂,夏助理?”

夏誌:“於經理,龍總需要用早餐。”

於嫻嫻:“嗯?這事你安排龍總專用廚房做不就行了?”

夏誌:“可龍總點名要吃頂層廚房的,並且要你送。現在樓上應該備早餐了吧?”

於嫻嫻望著精美的試菜樣品:“現成的就有,但是我還要服務頂層的貴客,如果客人有任何不滿意,我可是要扣績效的。”

夏誌:“龍總說這次破例,不扣績效。”

於嫻嫻:“……”那你他媽的倒是早說!老孃昨晚都被客人虐成啥樣了!

夏誌:“於經理請快點,龍總待會還有重要會議。”

於嫻嫻嘀嘀咕咕:“煩,真不知道他又哪根筋搭錯了……”

夏誌:“……”於經理,您的話龍總都聽到了呢。

此時的龍卿從夏誌手裡拿過開擴音的手機,說:“給你一分鐘,我要見到想見的東西。”和想見的人。

於嫻嫻:“龍總!我馬上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