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間倒回幾分鐘。

薑堰站在兩千八百八十八層的轉角處。

他已經不記得自己是怎麼上樓的,隻知道這裡一定是珠朗酒店的總統套房無疑。入目可及的是金碧輝煌,極儘豪奢,場麵已經超過他平生所見,就是讓他喊出個價格來恐怕也難以衡量這裡裝修的十分之一。

他的表情幾乎有些狂熱,擺在眼前的金山讓他腎上腺素飆升,心跳加快,幾近瘋狂。

冇錯,薑堰,今晚就是你的翻身之夜!

所有的東西都已經準備好,香噴噴的富婆就在這一層等待你的擁抱,隻要過了今晚,金錢權勢唾手可得!!

“到位了嗎?”他拿著對講機的手有輕微的顫抖,最後一次確認了幫手的位置。

“到位了。”對麵是一個黑衣男子,是薑堰花重金(這錢還是前女友a小姐留給他的)聘請來的打手。

為了最大程度擺脫自己的嫌疑,這個打手他特意找了康氏企業的人。

蘇家最近開發的新旅遊線路跟康家的產業有直接的競爭關係,幾次洽談會議雙方都鬨得很不愉快,薑堰便決定順勢而為,把屎盆子扣在康氏頭上,那蘇盈對今晚發生的事就不會再深究。

“找到目標位置了嗎?”薑堰問。

打手答:“已鎖定,人在花廳。”

從現實角度來說,珠朗酒店安保措施極強,頂層更是十萬八千平方米麪積巨大,想短時間內鎖定入住客人的位置並不容易。

但薑堰卻能順利通過層層關卡,私闖到頂樓佈下陷阱……咳,彆問,問就是主角光環。

總之,現在一切都布好了。

薑堰:“最後一次對戲,你衝上去之後怎麼狠怎麼來,必要時可以使對方受傷,不要因為她是蘇家大小姐而憐惜她。三十秒後我會從旁邊衝出來,遇到我,你隻允許第一招用力,第二招就放水,假裝打不過我,記住了嗎?”

“記住了。”

薑堰:“很好,行動。”

安靜盤膝在花廳中冥想的蘇盈並不知道自己已經被薑堰盯上。

而幻想著英雄救美戲碼的薑堰也並不知道自己被於嫻嫻給盯上了。

她按掉了對講機,那個打手被她反剪著胳膊,臉貼在牆上,慫巴巴地求饒:“大姐,我真的隻是聽令辦事,我……唔。”

最後這一聲悶哼,是脖子後麵捱了一記手刀。

壯漢打手兩眼上翻,下一秒就暈厥倒地。

於嫻嫻拍拍他昏過去的臉,冇好氣地說:“叫誰大姐呢?你這臉看著都快四十了。”呸。

她三下五除二換上對方的衣服,快步走回花廳。抄小路過去的,並冇有讓柯雪看見,動作很輕,冥想中的蘇盈也冇發現。

此時的薑堰已經從另一頭的轉角處靠近過來,發現花廳門口有服務員在看守,便在路過茶室的時候打翻了一個茶杯。

服務員被他引走。

他趁虛而入。

於嫻嫻算準時間,瞧見一個黑影閃身進來,料定是薑堰,便默默低聲說:“蘇小姐,拉報警器!”

蘇盈猛然從冥想中驚醒:“誰?”

冇人回答她,隻見一個黑影從眼前掠過。

她嚇得趕緊按下報警器,幸好東西那個報警器很小,可以一直戴在手上。

“滴!滴!滴!”刺耳的鳴叫響徹周圍。

在她來不及看清的另一邊,薑堰猛然衝向那個黑影:“是誰!敢打蘇大小姐的主意,我跟你拚了!”

話落,整個人朝黑衣人猛然撲過去。

黑色大帽簷之下,於嫻嫻勾起嘴角:來吧,讓老孃揍死你個龜孫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