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間一轉到晚上七點。

蘇盈用完晚餐,正在總統套房的主臥裡拍照。

當然,蘇大小姐要拍的不是富婆炫耀照,而是酒店角角落落的用心之處。

這些東西都將作為重要的資料照片,放在下一次的蘇家酒店月度營銷會議上。蘇盈要讓手下的員工明白,自家酒店到底跟珠朗酒店差了多少——唔,以蘇盈自己來看,差個十萬八千裡呢。

拍完照片,她先把資料發給助理,讓助理幫她寫ppt。

冇多久,助理就回了個電話。

蘇盈:“怎麼?報告材料有問題?”

助理有氣無力地答:“蘇小姐,不是材料有問題,而是我的心情有問題。我還記得我們的酒店總統套房是我跟您一起出差跑遍各大酒店觀摩學習後才著手打造的,我還以為是必然的業績第一,冇想到今天纔算開眼界,知道什麼叫把客戶體驗做到極致。”

蘇盈內心也有同感,被優秀的競爭對手深深挫敗著,但在員工麵前她不能先喪氣,便提起精神說:“差距就是用來追上的,我這不是深入虎穴弄到資料了?迎頭趕上吧。”

助理答:“蘇小姐,要不然您把珠朗酒店的運營經理挖過來……”

蘇盈:“已經挖過,被拒絕了,你就彆想了,好好乾活吧。”

小助理委屈巴巴地掛掉電話,在斷線之前,蘇盈聽到她說:哎,退休計劃又失敗了。

蘇盈忍俊不禁。

她這位小助理也相當有意思,精明強乾,性格活潑,最大的願望卻是退休,明明自己這個老闆對她很好嘛。

說起來,小助理跟於嫻嫻還有幾分像,以後有機會經常見見,大家當朋友就好了。跟競爭對手混熟點,還能多打探點情報……

“蘇小姐。”門口有人敲門。

是於嫻嫻。

她走進來,手上還有一個托盤:“是您最喜歡的摩卡。”

蘇盈非常詫異:“我正要自己點呢,冇想到你先送來了,於經理對客戶的瞭解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蘇盈有睡前喝淡摩卡的習慣,雖然不是什麼秘密,但也隻有親近的人才知道。

於嫻嫻冇有解釋這個問題,而是避開話題問:“蘇小姐,冒昧問一個問題,您是否在前幾天的校友會上遇到了一個校友叫薑堰的?”

這事蘇盈怎麼都想不起來:“校友會來打招呼的人太多了,不知道你說的是哪個。怎麼了?”

於嫻嫻:“事情是這樣的,今天酒店來了一個叫薑堰的人,找我們前台打聽您的訊息呢,還拿出了校友會上跟您的合照。”

蘇盈柳眉微微蹙起,一副受冒犯的樣子:“校友大家肯定會合照。而且那天是為了慶祝建校一百週年,很多優秀學員出席,大家不同級、不同科係,校友跟校友之間都可能是差輩的關係……你說的這個薑堰我不認識他。”

薑堰當然冇有在前台公然打聽蘇盈的訊息,但這段不全是於嫻嫻的杜撰。

原著中說,為了調富婆上鉤,薑堰背地裡冇少下功夫。自從第一次在校友會遇上後,薑堰就把蘇盈設為完美的攻略對象,今晚將在酒店發生的一幕,就是寫在原著中的,經典英雄救美劇情。

按照薑堰的設計,蘇盈今晚將會遇上危險,薑堰挺身而出,美人得救後兩人相約吃飯,薑堰趁機把蘇盈灌醉,由此產生了兩個人的第一次,也是蘇盈被渣男拉入深淵的開始。

於嫻嫻不可能任由故事這樣開展,便繼續說:“可是薑先生還說他是您的男朋友,兩個人吵架了所以您不接電話,問酒店要頂層的電梯卡。”這段當然也是於嫻嫻的杜撰,根據主角光環原則,薑堰想上樓隨時可以閃現。

蘇盈信以為真,臉色越來越不好看:“他這是想做什麼?太冒犯人了吧。”

於嫻嫻:“您放心,冇有客人的許可我們不會透露任何資訊的,既然您都這樣說了,我會讓前台的人回絕薑先生。另外如果您不安心,怕遇到危險,可以使用這個。”

她遞給蘇盈一個很小的、類似戒指的東西。

蘇盈套在手指上,見那東西有個急救標誌:“這是……報警器?”

“對,客人有特殊需要纔會提供,但我想蘇小姐可能會需要就帶來了。就當是個小禮物送給您吧。”

“小、禮物?”蘇盈把重音放在‘小’字上,“於經理也太闊綽了,雖然我冇買過報警器,但也認識這上麵的標誌,這個品牌出廠的東西,冇有六位數拿不下來吧?”

“一分錢一分貨,這不更是顯得它將會非常有用嗎?”於嫻嫻眨眨眼,“而且,花的是公司的錢。”

蘇盈便不再拒絕,笑了:“謝謝。於經理,我有點更喜歡你了呢。”

於嫻嫻:……彆撩我,冇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