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呼啦啦一大群人,前簇後擁地跟著客人來到後堂。

由於後堂不屬於客人活動的區域,這裡的員工工作氛圍便不像客房部那麼緊張。平時他們可以一邊乾活一邊閒聊幾句,今天也是這樣。

於嫻嫻帶蘇盈進來的時候,幾個員工正一邊折毛巾一邊議論:“你們說,於經理跟龍總在一起,那新聞是真的嗎?”

——“呦,也就是你新來才的才問這個問題。那肯定必然絕對是真的!”

——“我可有內部訊息,風靡全球的麻袋包你們知道是怎麼炒起來的嗎?就是因為龍總給於經理送……”

“咳咳!”柯雪兩聲清嗓子,把眾人打斷。

待看清來人,眾人嚇一跳,連忙恭敬站好:“於經理。”

於嫻嫻朝他們點點頭,又尷尬地看了一眼蘇盈:“不好意思,讓貴客見笑了。”

蘇盈卻友善地笑了笑:“這又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我還要祝於經理好事將近呢。”

於嫻嫻正要解釋,可說來話實在太長,就這麼猶豫了兩秒,已經錯過最佳解釋的時機。

蘇盈已經信步上前,繞著置物架看了看。

這裡是後堂的小隔間,置物架上備了毛巾、洗漱用品等等客房客人隨時可能會用到的東西,說來都是簡單的日用品,但一物一件都是精挑細選,非常有講究。

就拿蘇盈隨手撿起來的這個茶杯來說,入手質地很沉,但在手托處卻加了兩層紫砂泥,讓客人在使用時非常好借力,端著不費勁,又能隔熱,設計上又增添了許多美感。

“找這款杯子於經理冇少費心思吧?”蘇盈翻到杯底,“看樣子是設計師的手工製品,但印章又不像我認識的大師……”

於嫻嫻答:“您眼力極好,這茶杯是獨立設計師的作品,但他本人在業界並不出名。杯子是我在外麵旅遊的時候偶然遇見,覺得很好便采用了進來。”

蘇盈點點頭,放下杯子,又看了看茶葉:“這是雨後茶?於經理為什麼不用更清醇的雨前茶呢?”

“其實雨前茶我們也有,您右手邊那包就是。”

蘇盈拆開聞了聞,果然如此。

於嫻嫻解釋道:“雨前茶香且清醇,雨後茶淡雅但微微發澀。對於高齡入駐者來說,某些品種的雨後茶對他們的身體更友好。”

蘇盈:“但客人住的是酒店,為了來度假休閒,又不是參加養身聚會,太澀口的東西不怕影響客人的體驗嗎?”

“其實我們會搭配茶葉來佈置前餐。如果今天客人點了雨後茶,那麼我們就會在餐前的最後一道甜品中多加少許蜂王漿。”

於嫻嫻的話點到即止,卻給了蘇盈很多啟發。

她若有所思,半晌說:“難怪珠朗酒店做成了業界頂流。”

於嫻嫻:“蘇小姐掌權後,蘇家的旅遊產業翻了兩番,連鎖酒店的銷售額更是同比提高三成,跟您相比,我們要學的才更多。”

聽到這裡,柯雪才依稀明白,原來今天入住的客人是個同行大佬。

難怪要從後堂看起。

蘇盈:“你就不要謙虛了,試問酒店業的人哪個冇聽過於經理的大名呢?”

於嫻嫻禮貌一笑:“現在您還想看哪裡?”

蘇盈美目一轉,落在於嫻嫻身上,吐出一個字:“你。”

於嫻嫻:???

糟糕的台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