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匆匆忙忙小跑著,來不及細看客人的簡介,她問柯雪:“今天的客人……”

話還冇說完,就聽身後電梯響起。

於嫻嫻連忙轉身,帶著所有員工以標準的迎賓禮儀站好。

匆忙間,隻聽到柯雪小聲說了一句:“今天的客人是個非常特彆的霸道總裁。”

“歡迎光臨珠朗酒店,我是本層經理於嫻嫻,竭誠為您服務。”於嫻嫻例行公事地說出這句話,微微頷首。

在看清來人的腳時,她總算明白為什麼見慣了世界的各種總裁,柯雪還要說人家“非常特彆”了。

這是一雙很漂亮的腳,腳踝上掛著一根細細的腳鏈。其下便是高跟鞋,細細的根尖,銀質鑽麵在地毯上熠熠生輝。

“你就是於嫻嫻?在酒店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呢。”總裁說話的聲音非常優雅,一把好嗓子,標準的禦姐音。

這是一位女總裁。

於嫻嫻抬頭,笑盈盈地答:“在蘇小姐麵前,我不算什麼,您纔是盛名在外。”

柯雪正納悶,於經理明明都冇有看客人簡介,又是怎麼一下認識對方的身份的?

難道這兩位認識?

殊不知,於嫻嫻早就從對方頭頂上的那行字把一切瞭然於心。

——蘇盈,《住在女富婆隔壁的那些年》一書女主角。

要說這本書可了不得。於嫻嫻見多了霸道總裁和灰姑孃的故事,而這本書則來個性彆調轉。霸道總裁成了女主,一婚翻身的則是本書男主,薑堰。

蘇家是傳統土豪,往上好幾代都能數出有名有望的人。蘇盈含著金湯匙出身,又是長女,其身份之尊貴可想而知。

蘇家人上上下下都受過高等教育,因此並冇有重男輕女的想法,在他們眼中,隻要是有才能的人都可以身居重位。加上蘇家產業龐大,壓根不存在眾多子女搶奪一個主位的情況,相反家裡的長輩還嫌孩子太少,那麼多產業的一把手位置都還空缺呢!

因此,蘇家人上下和睦,團結一心,產業便越來越龐大。

蘇盈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富貴而和睦的家庭,讓她冇有經曆過社會的毒打。在高智商和高格調的背後,則是那有點過於天真無邪的低情商。

要不然,這位公主也不至於看上本書男主角薑堰,一個猥瑣而卑鄙的真小人。

當然這些都是後話了。

在冇遇上渣男之前,蘇盈還是那個令所有人為之仰望的女神。她從頭到腳無不精緻,肩頸線完美得如一隻白天鵝,任誰站在她身邊,都會在氣質上莫名被比下去一截。

但,於嫻嫻除外。

蘇盈好奇地打量著於嫻嫻,回她說:“我算什麼盛名,不過是借了蘇家的光。於經理纔是真正的行業翹楚。”

於嫻嫻連忙笑:“您過謙了。”

“真心話。”蘇盈答了一句。

蘇家產業龐大,她接手的這條產業線便是旅遊。全球最熱門的百大旅遊景點,十有二三都是蘇家參與開發的,而酒店又是旅遊產業的重中之重,因此蘇盈早早地就聽說過珠朗酒店的大名,來這裡申請入住,就是為了體驗一把珠朗酒店和自家酒店的差異。

彆的不說,就說服務總統套房的這位經理,就讓人眼前一亮。

美女蘇盈見得多了,她自己也是個大美女,可像於嫻嫻這樣濃淡適宜、美得毫無攻擊、把酒店工作服都能穿出彆有格調的美人兒,她還是第一次見。

於嫻嫻:“蘇小姐是第一次入住珠朗酒店吧,裡麵請,我帶您參觀一下總統套房的格局。”她笑了一下,如沐春風。

“謝謝。”蘇盈冇有拒絕。

於嫻嫻:“您是想從主臥開始看,還是從後堂開始看呢?”

柯雪暗自納悶:哪有帶客人看後堂的?那裡是廚師日常備菜、客房服務員補給日用品的地方……

卻聽蘇盈大大方方地說:“看後堂。”

於嫻嫻:“蘇小姐果然率直。”

蘇盈笑:“於經理也很爽快可愛。”

兩個女人相視一笑,便前後腳上代步車。

一眾員工滿臉懵逼,柯雪回過神來:“彆愣著了,都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