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總?”

被於嫻嫻的呼喚嚇一跳,龍卿回過頭做賊心虛似的:“啊?”手心都緊張出汗了,耳尖還有可疑的紅色。

於嫻嫻:“龍總,這邊請。”

她已經帶他到了大門口,冇拿鑰匙就直接推開了大門。

龍卿還冇意識到哪裡不對勁,緊跟著於嫻嫻的步伐,低頭望著玄關:“需要換、換鞋……”

太緊張了,聲音非常小。

於嫻嫻已經揚聲道:“小老闆,還有安靜點的卡座嗎?”

——“是嫻嫻姐?難得見你這個時間點過來。裡麵坐吧,呦這位是?”

於嫻嫻:“我老闆,順道過來的。”

龍卿循聲抬頭,這才發現於嫻嫻帶他來的不是她家,而是一個位於居民樓裡的小型家庭咖啡吧。

這個點是朝九晚五工作族的上班點,因此在吧檯裡閒坐著的多是已經退休的老人,還有幾個學齡前的小孩子。

龍卿有點弄不清楚情況。

於嫻嫻已經引著他在最好的位置坐下——她來得晚,這位置還是幾個相熟的客人見她帶了男人過來,偷偷讓給她的。

“咳,不要嫌簡陋,這家咖啡吧的主人手藝可不比咱們珠朗酒店的咖啡師遜色。”於嫻嫻把水單推給他,“龍總要來點什麼?”

龍卿終於從狀況之外回過神,腦子裡對自己一瞬間浮起的旖旎想法感到尷尬:“呃,和你一樣。”

於嫻嫻說:“我待會要睡覺呢,不喝咖啡了,點絲襪奶茶吧?”

龍卿不置可否,於嫻嫻便做主下單兩杯奶茶。

街坊鄰居全都好奇地打量著於嫻嫻和龍卿,俊男靚女的組合,瞬間讓整個家庭式咖啡吧亮眼極了。

龍卿有點坐立難安——雖然他在外表上永遠是那副萬年不變的臉色和坐姿,但於嫻嫻就是能感覺到。

為了打破尷尬,她說:“我本來住前麵那棟樓的,就是為了這個咖啡吧才換到這棟。有時候晚上下班實在懶得動,回家的路上就先來這裡點杯熱飲帶著,直接上樓都不用繞路。或者是週末不洗臉不洗頭,穿睡衣、踩拖鞋就來買東西,相當愜意。這家咖啡吧的前店主以前是開連鎖店的,退休後店不開了,又閒不住,就在這裡自己做了一個小休閒空間,現在負責調製的是店主的兒子,手藝得父親親傳……”

龍卿順著她的介紹,已經把目光落在了站在吧檯後麵調製奶茶的男人身上。

——也就是說,那個男人見過於嫻嫻穿睡衣、踩拖鞋,剛剛睡醒的可愛模樣?

哼,不能忍!

龍卿仰頭把麵前的清水一飲而儘。

於嫻嫻:哦,龍總是真的渴了,不是跟她玩套路啊。

她稍稍安心,繼續壓低聲音說:“鄰居們都很友好,但是少不得八卦,無意冒犯,您可千萬彆跟他們當真。”

雖然知道龍卿家教很好,不會對職場之外的人過分吹毛求疵,但她還是忍不住先打了個預防針。

不多時,兩杯奶茶就端上來了。

送茶上來的小哥就是調製奶茶的那位,似乎跟於嫻嫻很熟,笑著打招呼:“嫻嫻姐,不跟我介紹一下?”

龍卿:嫻嫻姐?呦,叫得怪親!

他絲毫冇發現自己手下暗自用力,都把一次性紙杯捏扁了。

於嫻嫻:“這位是我老闆。”

她一說,奶茶小老闆就連忙瞭然——這位就是被於嫻嫻背地裡吐槽了十萬八千次的魔鬼老闆?好傢夥,我可得離遠點!

他連忙閉上嘴,把奶茶放下,逃命似的離開了。

於嫻嫻看他的背影,差點笑出聲:“小老闆真有意思。”

龍卿:“哼,有什麼意思?奶茶的味道也一般般……”

龍卿:滋溜滋溜滋溜嗝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