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卿走後,有助理和經紀人連忙圍上來,把徐一雯簇擁到後台休息。

徐一雯剛在後台喘口氣,喝了一口茶的功夫,就聽到經紀人傳來的勁爆訊息:“一雯姐,絕了!新知週報宣佈停刊!”

徐一雯手一抖,差點冇把茶杯打翻:“這麼快?”龍卿這個商界閻王的名號,還真是名不虛傳。

經紀人提起剛纔舞台上那一幕還在暗爽:“龍總當麵維護你,扶你下台,還馬上就把新知週報搞死,是不是代表……”

“閉嘴。”徐一雯難得發脾氣,冷聲說,“以後都管好自己的嘴,要是再把我的名字跟龍卿放一起捆綁宣傳,下一個破產的就是我們的娛樂公司!”

經紀人不甘心:“一雯姐你怕什麼?徐家也不是任人欺壓的。剛纔在台上你就這麼官宣了龍總有未婚妻的事,著急劃清又是何必呢?以後的事誰也說不準,保不齊你就成了首富夫人,我看今天龍總那個表現你還是有戲的……”

“啪!”徐一雯直接把水杯給摔了。

休息室裡的嘰嘰喳喳終於消停。

徐一雯盯著眾人,擲地有聲地說:“我再重複一遍,想安穩工作、想繼續在這一行賺錢,就隻做自己該做的,今天要不是我在台上跟龍總劃清界限,你們還以為我這個代言人捧得穩?都閉嘴,乾活!”

收音機裡主播的聲音平緩有力,但聽在於嫻嫻耳朵裡全像催眠。

她眼皮越來越沉,忍不住在車裡打了個盹,還心想著一定要在龍總回來之前睡醒,免得又被大魔頭挑到刺。

冇想到再次睜眼,人已經在自家小區樓下了。

車裡的電台從嘈雜的娛樂新聞換成了舒緩的音樂,她身上還多了一件西裝外套。

熟悉的味道,屬於龍卿。

於嫻嫻一秒從夢中醒來,噌得坐直:“到、到了?到哪了這是?”

龍卿:“你家。”

於嫻嫻:“?”她趴在車窗看,謔,還真是她家!

於嫻嫻:“咱不去見客戶了?”

龍卿擰眉:“我什麼時候說要去見客戶?送你回來而已,上去吧。”

於嫻嫻:“???”你給我整不會了都。

她顫顫巍巍地把龍總的西裝外套掛在椅背上,自己從副駕駛下來:“那,謝、謝謝龍總。”

龍卿:“隻有一句謝謝?”

於嫻嫻:“??”

要不然呢?三跪九叩皇恩浩蕩?

龍卿:“咳咳,我有點,口渴。”

於嫻嫻:“??”這熟悉的套路……這他媽跟《脫單秘籍》那本書裡一模一樣啊!

於嫻嫻你醒醒,你現在就是龍總手裡的小白鼠,你得像那本脫單秘籍一樣給龍總髮揮的空間。

要做一個有價值的小白鼠,嗯!

於嫻嫻破天荒地接住了龍總的梗:“哦,要不要上樓去喝……”

龍卿:“要!”

搶答成功√

龍卿啪嗒就把車門甩上,走得比於嫻嫻還快,生怕人家女孩反悔似的,一下就走到了樓梯口。

搞得於嫻嫻像來拜訪的客人,灰溜溜跟上。

電梯很快到達,大門一開,映入眼簾的便是一個悠長的走廊。於嫻嫻畢竟也是個小富婆,住得地方很有檔次,走廊昏黃的氛圍燈打下來,給這條路增添了一抹名叫“回家”的溫馨。

自認曆經風浪什麼大場麵都見過絕對不會緊張的龍卿,居然有點不知所措了。

不是吧不是吧,這就要去女孩子家裡了?她家會是什麼樣的呢?她住的房間又是什麼樣的呢?咳咳會不會進展太快?我是個正人君子,真的隻是去喝茶的……那萬一要是發生點什麼我是同意還是不同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