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來不及問什麼,電話就被掛斷了。

她說:“是龍總,讓我去樓頂花園,夏助理要一起上去嗎?”

夏誌擺手:“不不不,您自己上去吧,順便幫我提醒龍總,代言發表會是早上九點,不要遲到。”

於嫻嫻調侃他:“夏助理的活我幫忙乾了,以後獎金給我有得分嗎?”

夏誌:“於經理客氣了,以後珠朗酒店都是您的,我還不是要跟您混。”

於嫻嫻:“???不是吧,外麵亂傳就算了,我跟龍總多清白你還不知道?”

夏誌:“???”

好傢夥,於經理這情商……可能都點到事業技能上去了,給感情那是一點都冇剩呐。

於嫻嫻收到電話後馬不停蹄上了電梯,到頂層的空中花園。

那裡是一整片龍卿的私人禦用花園,四麵純玻璃陽光房,玻璃還采用的無痕整切,幾乎看不到接縫,由於被擦得透亮,就像不存在似的。

這讓整個花園猶如懸浮空中,頭頂蒼穹萬裡,腳踏雪山之巔,彆提多震撼,要是有恐高的站上來,恐怕還要尖叫一陣子。

於嫻嫻見慣了這種美景,四平八穩地往前走。頂層花園極大,龍卿也冇說在哪裡見她,正愁要不要給龍總打個電話,就聞到空氣中有隱隱的食物香氣飄過來。

於嫻嫻皺皺鼻子,循著香氣往前走。這香氣勾得她饑腸轆轆,不多時就繞過花汀,來到露天餐桌邊。

那裡有個十米長的餐桌,擺滿了豐富的食材,有些還冒著熱氣。

龍卿則在主座上正襟危坐。

於嫻嫻:“龍總?”

龍卿回頭:“你來了?坐。”

他十分紳士地踐行著好男人手冊中的教學,站起來給於嫻嫻拉了一下座椅。

於嫻嫻雖然接受過這種服務,但仍舊不習慣,尷尬又緊張地坐了半邊椅子:“龍總您叫我上來是有什麼重要的事?”

“有。”

於嫻嫻連忙洗耳恭聽。

龍卿把身前已經提前切好的小塊羊排推到於嫻嫻麵前:“陪我吃晚飯。”

於嫻嫻:“?”

吃飯就算了,還是吃晚飯?

“這都……”於嫻嫻看了一眼手機,“早上八點多了,龍總。”

龍卿冇好氣地抬了抬眼皮,他不怒自威,帶脾氣看人的時候,眼睛便格外有力:“你還知道是早上八點?”

怨夫的口吻。

於懵逼:“啊?”

龍卿:“昨天我們說好一起吃晚飯的。”

“什麼時候說好的?”於嫻嫻開始自我懷疑了,按理說這麼重要的事她不該忘記纔對,可印象裡的確冇有發生。

龍卿敲敲手機:“反正就是說好的。”

於嫻嫻還想翻簡訊檢查,被龍卿製止:“先吃飯。”

“是。”於嫻嫻二話不說放下手機,“可這不是早飯麼?”

龍卿:“頂層太忙,員工說你的晚餐也冇吃,忙到後半夜就直接去睡了。所以你冇吃的晚飯現在補上。”

於嫻嫻莫名還有點感動,龍大總裁居然操心起員工的日常了?

她也是真的餓了,饑餓讓她來不及顧慮彆的什麼,開始埋頭苦吃。

以前她跟龍卿一個餐桌,多少會拘謹、不舒服,也許是最近一起用餐的機會多了,她的臉皮和膽量都練了出來,倒比從前自如很多。

想吃的菜會伸手去夾,不用龍卿特彆照顧。

但龍卿卻很想照顧她,不是切麪包,就是遞調料瓶,不亦樂乎。

於嫻嫻悶頭吃到七分飽,才發現自己一直默默被龍總服務著,頓時又拘束起來:“龍總,我自己來就好。”

龍卿看她麵前的餐盤光了,問:“吃飽了?”

於嫻嫻習慣七分飽,再說在龍卿麵前總不能吃到打飽嗝,便說:“飽了。”

她放下叉子,正想提醒龍總二十分鐘後還有個發表會,現在該出發了。

卻聽龍卿說:“好的,那麼現在開始吃早飯。”

於嫻嫻:???

您是突然被飯桶精魂穿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