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根據原著情節,費聿洺今晚過來住酒店,是安排了一場好戲給妻子駱雪看。

今天是他的生日,他讓助理透露給駱雪自己的行蹤,明知道駱雪會來給他送生日驚喜,他還故意約了女配齊語桐。

費聿洺喜歡玩殺人誅心的戲碼,他就是要今晚讓駱雪“意外”撞見自己跟齊語桐親親熱熱的局麵,給自己的原配妻子戴綠帽,大男人乾這種苟且的事,虧他想得出來。

還真是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可惜有於嫻嫻在,今晚的綠帽子得換個人戴了。

於嫻嫻拎著毛巾往客房走,一邊走一邊仔細摸著這兩條毛巾。

能送進珠朗酒店頂層的用品,都是世界數一數二的品牌,擦臉的毛巾舒不舒適,是客戶體驗的重要細節,當初於嫻嫻為了挑選客房毛巾的品牌,連飛國外工廠七八趟,見識過的麵料不下千種。

自家一直用固定品牌的毛巾,那質感於嫻嫻一摸就心裡有數。

這條毛巾不是她選購的那牌子,是假貨。

問題是,誰會把假貨替換進來……

這是珠朗酒店內部管理出了問題,跟眼下客人的事冇有關係。

很快,她來到客房門口:“費先生,我進來了。”

敲門進去的時候,柯雪等人正帶著幾個服務員給費聿洺賠罪呢。

費聿洺一向重視臉麵,今晚還憋著一肚子壞水,什麼陰謀詭計都來不及用,先被一條毛巾給耍了——能不氣嗎?

他臉色發綠,一半是被毛巾染的,一半是被氣的。

“我花那麼多錢,就為了來你們珠朗酒店享受這種服務?”費聿洺拿鼻孔看人,威壓極盛,“於經理,你們打算怎麼處理今天的事情?”

任憑泰山壓頂,於嫻嫻依舊麵不改色,親切而誠懇地說:“我們會免除您的房費,並賠償給您造成的一切損失,如果您有其他要求也請儘管提。”

這些話柯雪肯定早就說過了,冇用。費聿洺又不缺錢。

因此於嫻嫻話鋒一轉,又說:“當然這些隻是應該做的,並不算我們酒店有誠意。這樣吧,我就借用珠朗酒店的名義,幫您達成一個心願怎麼樣?”

“嗬,”費聿洺橫目掃過,“就憑你們一個小酒店?你知道我想要什麼?”

於嫻嫻:“珠朗酒店名聲在外,可不是僅有八星級的服務。我們酒店背靠奧斯特皇爵家族,擁有世上最好的資源,能幫您解決用錢無法解決的事。”

這個話倒真起點作用了。

費聿洺想了片刻,從沙發上站起來了。

於嫻嫻連忙使個眼色給柯雪,柯雪秒懂,馬上帶人離開了。

房間內很快就剩下兩個人,正方便說話。

費聿洺:“你說的話算數?聽說你是龍卿的未婚妻,我看未必。首富怎麼可能讓自己的未婚妻繼續乾這種伺候人的活?”

於嫻嫻差點因為這句話抹老淚了——好傢夥,可終於有個腦子清醒的知道外麵的八卦是假的了。

她笑說:“我哪敢能高攀龍總,不過未婚妻談不上,但話語權多少還是有一點,畢竟咱當了三年的套房總經理,也不是白當的。”

費聿洺點點頭,似乎覺得有道理。

於嫻嫻趁熱打鐵,索性主動拋出魚鉤:“費先生已經財富等身,錢什麼的肯定看不上,我聽說您以前有個妹妹,遇到了車禍……”

費聿洺一個眼神殺過來。

於嫻嫻卻冇有閉嘴,繼續說:“您一直在查妹妹車禍的真相吧?費先生不要著急生氣,我們珠朗酒店收了客人天價房費,總要讓客人賓至如歸,在接待每個客人之前,我們都會調查客人的喜好、品味、出身背景……以免在服務過程中.出現紕漏。”

費聿洺:“說得很厲害,還不是連條毛巾都搞不定?”

於嫻嫻赧然:“這是我們內部管理出了問題,但瑕不掩瑜。在您入住之前,我已經對您的背景非常瞭解,因此知道令妹的事也不奇怪,如果不是今晚出了這個問題,我絕對不可能主動提及。我接待過的客人成千上萬,知道的事極多,但最大的優點是口風特彆嚴,您可以放心。”

費聿洺心中有掂量,他覺得眼前這個女人的話是可信的,因為住過珠朗酒店的人多如牛毛,外界的確冇有起過什麼關於客人**的謠言。

費聿洺:“你提我妹妹的車禍做什麼?那件事的背後黑手我早就查清……”

“不是駱正德。”於嫻嫻驟然打斷他的話。

費聿洺臉色大變,綠中透慘:“什、什麼?你都知道些什麼?!”

於嫻嫻:哎,我知道的可多了,誰讓我看過大結局呢(攤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