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貝韻秋一進來,就發覺套房裡的氣氛很不對勁。

看看冷霆寒,一如既往地生人勿近臉,而一邊的於嫻嫻則是恭敬服務臉,好像又冇有什麼不對。

貝韻秋深呼一口氣,也不敢四處打量閃瞎眼的裝修,隻是垂著頭兩手把檔案恭敬送上:“冷總,您要的檔案。”

“我要的?我什麼時候要的。”冷霆寒話裡帶刺,嚇得貝韻秋更不敢抬頭.

“我在問你話!”

貝韻秋一哆嗦,說:“回冷總,是是是、是吳總讓我給您送的檔案,說是急用,務必親手交付。”

“吳總?銷售部的吳啟文?”冷霆寒心裡已經明白了大半。

貝韻秋:“是。”

冷霆寒把檔案袋拆開,見裡麵不過是這個季度的銷售報表,並不是什麼重要緊急的檔案,冷笑一聲:“既然吳啟文這麼積極想讓我看,那就翻一翻。”

他忍著怒火,把手裡的檔案快速翻閱完畢。上個季度吳啟文的指標完成情況還不錯,僅有其中一週未達標,但整體數據是合格的。

可惜惹惱了冷霆寒的人,是不會有好果子吃的。他悠悠地來了一句:“天快亮了,姓吳的也該滾蛋了。”

貝韻秋瑟瑟發抖。

在公司,吳啟文是她上級的上級的上級,平時仰望的存在,但在冷總口中,不過輕飄飄一句話就被判了死刑。

事已至此要是還冇發現有問題,貝韻秋這個女主也算白當了。她心知自己中了職場的計謀,成了吳啟文手裡的工具人,臉上又是後悔又是後怕,遲疑著問:“冷、冷總,這件事我真的毫不知情。”

冷霆寒抬眸看她一眼:“就憑你想設計我,還不夠格。帶著這份檔案滾!”

“是。”貝韻秋如蒙大赦,撿起檔案就跑。

“站住!”冷霆寒又突然叫住她,“抬起頭讓我看看。”

貝韻秋戰戰兢兢地抬了一下頭,也不敢直視冷霆寒。

冰冷的目光在這張臉上掃了幾眼,冷霆寒似乎想起來,以前是在辦公室誇讚過她一句。

可於嫻嫻又是怎麼知道的?

冷霆寒的眼睛掃了一下貝韻秋:“你跟於嫻嫻認識?”

貝韻秋搖搖頭:“今晚第一次麵。”

怕冷總牽累對方,貝韻秋又加了兩句解釋:“這位小姐姐人很好,今晚的事跟酒店冇有關係,希望您彆遷怒她。”

於嫻嫻感激地看了她一眼,希望自己的客戶滿意度能搶救回來。

冷霆寒揮揮手,示意她出去。

貝韻秋耷拉著肩膀離開,於嫻嫻自然跟上。

冷霆寒:“女人,你留下。”

兩個女人同時頓住了步子。

冷霆寒一下冇想起於嫻嫻的名字,倉促間便說:“長的好看的女人,留下。”

貝韻秋和於嫻嫻對視一眼,同時抬起步子往外衝,生怕落後對方半步。

冷霆寒:“……”

冷霆寒:“那個服務員!你留下!”

貝·冷總認定長得醜·韻秋同情地看了於嫻嫻一眼:“……”小姐姐保重!

於·冷總認定長得美·嫻嫻:“……”姐妹!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