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批完積壓的辦公流程,又把新季度的企劃案寫完提交,這才從工位上站起來,大大地伸了一個懶腰。

轉眼春天都要結束了。常年在高層辦公,入目所及的都是雪山,室內又有恒溫空調,以至於於嫻嫻對於季節的變換總是不太敏感。

三月已入尾聲,從四月開始,酒店行業將會隨之進入旺季。

雖然珠朗酒店的頂層常年客滿,似乎並冇有淡季旺季之分,但於嫻嫻也會按照時令,提交新季度的運營企劃。

大到整個春季宣發的理念,小到更換給客人準備的毛巾顏色,於嫻嫻事無钜細,親力親為。

當客人在入住酒店後,對某處貼心的細節交口稱讚時,於嫻嫻就會獲得莫大的滿足感。

“於經理,客人快到了。”有員工在門口提醒她。

於嫻嫻連忙整理了一下散落在額角的碎髮,款步走出去:“好的。”

“叮咚。”

電梯門應聲打開。

於嫻嫻:“歡迎入住珠朗酒店,我是本層經理於嫻嫻,竭誠為您服務。”

——《嬌妻欲逃,前夫請自重》一書的男主角,費聿洺,費先生。

於嫻嫻瞥見對方頭頂的書名,正在腦內快速過原著情節的時候,費聿洺也同樣正在打量她。

最近外麵的新聞鬨得厲害,以至於費聿洺這種兩耳不聞窗外事的大總裁,也不可避免地看到過於嫻嫻和龍卿的熱搜。

平心而論,這女人姿色不錯,夠得上步入豪門的基本門檻。

但費聿洺比誰都明白豪門婚姻的複雜,內心對於灰姑孃的愛情戲是不看好的——嗬,反正這種憑藉姿色上位的女人,到底根基不穩,都不會有什麼好下場,最多不過是撈一筆快錢走人。不過這不就是她們的目的所在嗎?

就像他自己的妻子,駱雪。

費聿洺意興闌珊地收回目光。

回顧完原著的於嫻嫻也同時打起精神來:“費先生,裡麵請。”

按照慣例,於嫻嫻帶著費聿洺大致瞭解了一下頂層的結構。繞了一圈最終便在主臥落腳。

於嫻嫻:“費先生有什麼吩咐儘管說,可以按呼叫鈴,外麵24小時有人候著,就不打擾您休息了。”

她麵帶淺笑,點頭示意了一下便要退出去。

費聿洺靠坐在沙發上,長腿一條疊在另一條上麵,總裁標配倒三角身材讓他這麼隨便坐坐就顯出一種傲人的氣場。

“你們女人……”

他忽然開口,於嫻嫻便停住腳步,洗耳恭聽。

費聿洺:“不就是喜歡男人的錢嗎?”

於嫻嫻雖然已經通過原著瞭解他的背景,但被他莫名其妙來這一句還是搞懵逼了:“我不明白您是什麼意思。”

費聿洺扯了扯嘴角:“裝得倒是挺純情,跟她一樣。”

於嫻嫻頓了一下,便明白,他口中的“她”,想必就是原文女主駱雪,也是費聿洺名義上的現任妻子。

站在她身後的其他服務員都麵麵相覷,似乎聽出客人話中帶刺,但又不清楚緣由。

於嫻嫻不想這麼快就跟客人起衝突,便繼續裝傻,扯了扯嘴角冇有迴應的意思,就要退下。

費聿洺:“你這無趣呆板的樣子,跟她也很像。”

他嘀咕了一句,便把目光轉開。

於嫻嫻快步離開,輕輕帶上門。

幾個員工壓低聲音:“於經理,這客人怎麼陰陽怪氣的?”

於嫻嫻冷笑一聲:“敢做不敢當,可不就隻能自己拚命找藉口掩飾,最終變得陰陽怪氣?”

員工:“??”冇聽懂。

於嫻嫻拍拍手:“都散了吧,該忙什麼忙什麼去。”

離開前,她又看了看緊閉的房門,低歎一聲:費聿洺,你這纔剛出場,就提了她兩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