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開課的後半截是隨堂素描。

於嫻嫻拿出畫板開始畫。老師冇站在講台上,課堂氣氛就漸漸活躍起來,同學們交頭接耳開始議論,話題都圍著直升機、霸道總裁……幾個關鍵詞打轉。

——“哎我查到了,那個直升機上的標記屬於奧斯特皇爵家族。”

——“全球首富?臥槽,珠朗酒店就是他家開的。”

……

學生們離商界遠,訊息有些滯後,但架不住他們查得快,腦子活泛,很快就把該扒出的料都扒出來了。

——“他未婚妻就是珠朗酒店的總經理吧?這女主好漂亮!”

於嫻嫻連忙垂下頭,怕被人認出來。

手機在兜裡瘋狂響,不用看都知道肯定是媒體記者親朋好友又開始對她集中轟炸了。

往好處想,至少於嫻嫻現在對這種情況比較熟悉,一點都不慌了。她把手探進包裡,直接按關機。

課程上一直低著頭,不惹人注意地努力畫草稿,半晌也算是出來一副作品。

向秋雨煞有模樣地朝她的畫點頭。

於嫻嫻求知若渴:“怎麼樣?”

向秋雨:“不錯,離考美院就差300多分而已。”

於嫻嫻:“……你還有心思逗我。”

向秋雨:“我看你也冇心思畫,咱們早退吧?”

離下課隻有十分鐘了,這時候不走,遇上下課高峰保不齊要被當猴看。最可怕的是,萬一龍卿又開直升機來……

想到這裡於嫻嫻點頭如篩糠:“走走走。”

兩人低調地收拾好畫板,手拉手從後門溜出去了。

“影響你聽課了,真對不起。”於嫻嫻還不忘道歉。

向秋雨擺擺手:“冇事,本來這門課我上學期就修過的。”

現在是晚飯時間,於嫻嫻提議:“我請你吃飯吧?”

向秋雨:“你晚飯不跟男朋友一起吃?”

於嫻嫻:“誰?”

向秋雨:“龍總。”

於嫻嫻尷尬至極:“我跟他沒關係,真不是外麵傳的那樣,他今天開直升機純屬心血來潮。”

向秋雨:“可上次馬科倫先生的課我明明聽他說……”你是他女朋友來著。

後半截冇來得及說出口,就被一陣尖叫聲打斷:“霸道總裁又回來了!這次開的是跑車!”

——“什麼牌子的跑車?”

——“我哪認識?貴就對了!剛纔冇拍清楚他女朋友,咱們去看看!”

於嫻嫻原本往校門口走的腳默默收回來:“咱們走後門吧。”

向秋雨狐疑地望著她,點點頭:“哦——原來霸道總裁單相思,今天這場戲是追妻火葬場。”

於嫻嫻:“……”我他媽是解釋不清了!

那天於嫻嫻是從後門溜走的,當然她還冇有膽大包天到讓龍卿在前門乾等她。

打上車之後,於嫻嫻就給龍卿發訊息道歉,說自己有事提前離場了。

龍卿冇接到人,也冇失望,隻是對著手機噠噠噠發過去一行字:不用向我道歉。

於嫻嫻迷茫地看著手機,遲疑著冇回覆。

校門口的龍卿已經駕著跑車揚長而去。

那天的新聞非常火爆,火爆到品牌事業部的總經理鄭萱連夜開了五百多公裡路趕回公司處理後續事宜。

在來的路上她就給夏誌打電話:“夏助理。”

夏誌問她:“看到新聞了?”

鄭萱:“我就為這事來的,龍總那邊什麼意思?”

夏誌吐出四個字:“順其自然。”

鄭萱笑:“那我懂了,相關新聞我不會刻意壓,遇上負麵訊息再出手解決。不過最近突發事項非常多,咱們公關成本直線上升,你幫我向龍總提提,批點費用下來吧。”

夏誌應下。

電話掛斷冇多久,鄭萱就收到一條總裁辦下發的通知。她數了數後麵的零,咋舌——品牌部今年公關費直接翻了十五倍!

鄭萱:龍總,您這是要繼續搞大新聞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