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城美院是一所在國內頗具盛名的專業學院,曆史悠久。

大概一百年前,於嫻嫻的媽媽的媽媽都還冇出生呢,這座美術學院就落成了。

換句話來說,這塊地上的建築已經有百年之久。本城在曆代街道改造中,為了保留美院的曆史文化底蘊,總是儘可能地避開這片建築,大樓的修繕和保養也是在不破壞樓體結構的前提下進行的。

隨著時代發展,美院有過幾次擴建,但幾個新校區都被規劃在市中心以外,市中心的這片老校區仍舊是原本的風貌。

巴掌大的一塊地,前後三棟樓,原本學校該有的操場在這裡被設置成了一片雕像林。據說曆代畢業生都以能在這片雕像林中占有一席之地為榮,現在雕像林中儲存的作品,其作者十有**也早已聲名遠播。

雕像林是美院的象征,也是驕傲。

但現在,龍卿恨不得屁。股底下是架戰鬥機,能把這片奇形怪狀的雕像全都炸飛,好讓出一塊空地來停飛機。

……就,很絕望。

龍卿拉著操縱桿,在美院上空盤旋了兩圈。

於嫻嫻仍舊保持著興奮的情緒,已經開始拿畫板為下機做準備:“三點五十下去,剛好不會遲到!”

龍卿:“……”

陸虎:“……咳。”

於嫻嫻:“怎麼了?”

她左右看看,發現身邊隨護的幾架飛機也都在盤旋。

陸虎見龍卿臉色不善,便解釋說:“這裡不好停機。”

於嫻嫻點點頭,往下看了看:“沒關係,停樓頂就好,我從天台走下去。”

陸虎:“樓頂不能停。”

於嫻嫻遙指:“那個樓也不能?”

陸虎:“不能,我們的機身比一般直升機要長兩倍,這樓頂麵積不夠。”

於嫻嫻似懂非懂:“所以?”

陸虎:“所以我們要找個合適的專用停機場,據我所知最近的一塊符合條件的停機場在五十公裡外。”

於嫻嫻:“……”您倆溜我玩兒呢。

“那麼現在,讓我們出發吧!”陸虎已經調出雷達地圖,指著標記的方向努力揚起聲音,活躍這該死的氣氛。

龍卿尬著臉,把操作杆再次推動,帶著飛機緩緩前行。

於嫻嫻眼睜睜看著教學樓離自己越來越遠。

手機響了,是向秋雨打來的電話。

她接通:“喂?”

向秋雨:“我在教學樓前麵等你啦,你到了冇?”

於嫻嫻:“算……到了吧。”

向秋雨環顧左右:“哪兒呢?”說話間有巨大的噪音從頭頂飛過,向秋雨扯著嗓子,“好吵,怎麼會有飛機?”

於嫻嫻:“我就在你頭頂的飛機上……”

向秋雨:“?”

於嫻嫻:“現在我們去找停機坪,等我下機就晚了,你不用等我qaq”

向秋雨已經震驚到無語:“你是怎麼想到坐飛機過來的?”

於嫻嫻哀怨地望了一眼開飛機的男人,答:“都怪我們公司福利太好。”

嚶,公開課,再見。

於嫻嫻衝著地麵向秋雨可能存在的方向依依不捨。

龍卿把餘光收回來,推著直升機往高空升,等升到足夠的高度,他把飛機定在空中懸浮,並冇有要往前開的意思,反而解了安全帶往後座走來。

陸虎連忙代替他操控住駕駛艙:“龍總?”

龍卿坦然地望著於嫻嫻:“是不是很想聽課?”

於嫻嫻有點呆,冇跟上他的思路。

龍卿看了看她的畫板和揹包,都是全新的,主人買它們來明顯費了心思挑選。

“看來是很想。”

他自言自語一句,然後單手推開機艙門。

高空的風立刻灌進來,直升機有一瞬間的搖晃,很快被陸虎拉平。

龍卿非常利索地把於嫻嫻的安全扣跟自己身上的扣在一起:“抓緊。”

於嫻嫻:“什麼?”

她還冇做好準備,就被龍卿緊緊抱著,從飛機上一躍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