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恍恍惚惚地跟龍卿到達兩千八百八十層,龍卿辦公室專屬樓層。

那處的天台有一個停機坪,遇上緊急行程龍卿就從這裡搭直升機飛走。

從前於嫻嫻在頂層值班的時候也見過龍卿的直升機來來往往。龍總專用機是何等氣派,墨藍色的機身,造型誇張的機翼,前後還有四架隨行機開道庇護。機身上印著低調而奢華的奧斯特皇爵家族徽記,那是至高無上的地位象征。

珠朗酒店的員工都知道,假如這架專機從頭頂轟鳴而過,那就代表龍卿正在外出處理緊急事務的路上,能讓龍卿親自出馬救急的,動輒都是數百億的項目。因此員工總要自豪又崇拜地對這架遠去的專機行注目禮。

於嫻嫻從冇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坐上這架飛機。

此刻她慫巴巴地站在停機坪。飛機的引擎聲很大,

讓她不得不大聲說:“龍總!”

“什麼?”龍卿聽不清似的,往她身邊靠了靠。

於嫻嫻:“我還是自己走吧,不用您送。”

龍卿仍舊冇聽清,幾乎半邊身子都貼了過來:“大聲點。”

距離太近了,於嫻嫻又嗅到男人身上熟悉的味道:“我……”

龍卿放棄再聽下去,一把抓住於嫻嫻的手腕:“登機。”

他手下一個巧勁托著,就把於嫻嫻送上飛機內。

於嫻嫻兩步跨進後座,想往裡讓一讓,好給龍卿留下位置。

冇想到龍卿卻是上了前排的駕駛席。

於嫻嫻:“?”

她見龍卿嫻熟地掛上耳機,然後對機內儀錶盤做了最後一輪檢查。陸虎也跟了上來,坐在副駕駛的位置,幫龍卿調整了一下座椅。

機門關上了。

“繫好安全帶。”

龍卿的聲音從耳麥裡傳出來,於嫻嫻回過神,把自己的安全帶扣好。

龍卿:“起飛了。”

下一刻,螺旋槳響起更大的轟鳴聲,緊接著整架飛機便穩噹噹離地而起。

龍卿腰桿筆挺,單手握著操作杆,聚精會神地望著前方。眼前的所有儀錶盤他都爛熟於心,應對航線也遊刃有餘。

無論從哪個角度看,此刻這男人都該死的……帥呆了。

於嫻嫻努力把目光從龍卿身上挪開:“我都不知道,龍總還會開飛機。”

陸虎說:“龍總十八歲就考下了飛機駕照,現在能飛t4,比我的技術還好。”

於嫻嫻:“……我都不知道你也會開。”

陸虎:“在龍總身邊的保鏢這是必備技能。”

於嫻嫻暗道也是,都怪陸虎平時太憨,自己低估他的專業素養了。

她把目光往外挪,看見附近還有幾架飛機,想必坐的是夏助理和其他保鏢。

雖然覺得有點誇張,但實話實話,於嫻嫻此刻還挺激動的。

她左右看了一會兒風景,直升機穩噹噹地從雲層中穿過,遙遙可以望見珠峰巍峨的身姿,這種視角跟平時在頂層能看見的又大有不同,讓於嫻嫻忍不住有些迷神。

“好美啊。”她脫口而出。

龍卿似乎被這句話給鼓舞了,默默把操作杆往前推了推,在保證安全的範圍內,讓機身最大程度地靠近了山峰。

於嫻嫻瞪大眼,看不夠似的,也拋下了平日社畜的包袱,小小尖叫著,顯得很驚喜。

龍卿微微拉動操作杆,機身便呈出一個角度的傾斜,擦著雲層而過。

於嫻嫻並不害怕,刺激地揮舞了一下手:“哇!”

接著便是銀鈴一般的笑聲。

前排的龍卿便也高興起來,默默又炫耀了一把飛行技術,這才依依不捨地調轉方向,直往城區而去。

龍卿:再也不開車了,以後就帶於嫻嫻坐飛機出門!

妥。

男子漢的自尊心得到極大的滿足,龍卿就差原地哼起歌。那嘴角彎得,都能掛住二斤油壺。

陸虎暗自咋舌,好傢夥,龍總這是真愛了。

不出十分鐘,飛機就在龍卿愉悅的心情中踩著雲層來到市中心,美院的校區遙遙可見。

於嫻嫻興奮地看時間:“才十五分鐘就到了!現在準備降落嗎?”

龍卿:“……”

陸虎:“……”

前排的兩個男人默默交換了一下目光,又同時收回目光。

淦,這破美院冇有停機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