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鬧鐘把沉睡的於嫻嫻從夢境中挖出來。

她跟人有約的時候通常不會賴床,鬧鐘響過一遍,人已經休息室爬起來。

今天是週末,向秋雨說她們美術學院有公開課,邀請於嫻嫻去蹭課,時間是下午四點到六點。

現在過去已經有些匆忙了,於嫻嫻手腳麻利地把睡散了的頭髮拆開,重新紮一束馬尾。又飛快換上平底球鞋和運動外套,背起畫板就往外衝。

差點跟來人撞上。

龍卿杵在休息室大門口,手還保持著要敲門的姿勢。

於嫻嫻見是他,連忙打起十二分精神,內心還暗自叫苦——不會吧不會吧,不會這時候喊她去加班吧?

“龍總您有吩咐?”於嫻嫻扯出完美的職業笑。

龍卿這纔有空打量她。

於嫻嫻穿休閒風的衣服總是顯得格外年輕,明眸皓齒。她大概是才睡醒,而且睡相不太好,側臉上留了一道睡印。

憨乎乎的。

讓人想rua。

“咳,”龍卿剋製著自己蠢蠢欲動的而手,清了清嗓子,“你要去哪?”

“已經下班了,”於嫻嫻有意無意地強調了一句,“我跟朋友有約,去聽美術課。”

龍卿目光在她身後的畫板上打了個轉兒:“畫畫最近練得怎麼樣?”

被馬科倫先生提點過後,於嫻嫻對畫畫的熱情空前高漲。平時她在辦公室和家裡都放了紙筆畫板,一有時間就想上去擺弄兩下。因為有點童子功,進步還挺快的,但跟專業人士遠遠不能比。

對於職場人來說,重拾一個愛好是對工作壓力很好的排解方式,因此於嫻嫻打算一直練下去。

“還行吧。”於嫻嫻模棱兩可地回答,腳尖蹭著地板,心裡有點急。

從這裡下樓電梯就要二十分鐘,驅車趕到學校算上紅綠燈大概二十五分鐘,現在已經三點多了,肯定要誤點……

偏偏龍卿不打算走的樣子:“哦。”

於嫻嫻:……哦什麼哦?有話就說啊啊啊啊我要遲到了(抓狂。

她恍惚著目光,一下窺見龍卿西裝口袋裡探出來的……小恐龍?

於嫻嫻:“那是什麼?”

龍卿這纔想起來似的,把小恐龍拿出來:“送你的。”

於嫻嫻:“?”

這玩意兒跟漲工資性質可不一樣,彆看它便宜,但是男性特意送女性小玩偶……?

龍卿手一直舉著,於嫻嫻心裡漏跳一拍,猶豫要不要上去接。

龍卿:“退房的客人送你的禮物,我看見就順便帶上來。”

啊,這樣。

於嫻嫻明顯鬆一口氣,飛快把小恐龍收下。

果然還是自己想多了,眼前的可是尼古拉斯·龍卿·奧斯特皇爵!過去三年這魔頭怎麼折磨自己的她可不能忘,就算最近龍卿有點轉性子那也還是龍卿。

於嫻嫻你可長點心吧。

她把腦子裡荒誕的想法晃跑,垂目看了看卡片上的內容,對著幾個歪歪扭扭的兒童字笑了笑。

這笑容發自內心地好看。

龍卿一瞬間又有點走神,耳朵根竟然偷偷紅了。

於嫻嫻珍重地把小恐龍放在揹包裡:“您還有彆的吩咐嗎?”一邊問,腳尖一邊往外挪,明顯等不及要走的樣子,“不好意思,我的課是四點開始……”

她鬥膽解釋了一下。

“走吧。”龍卿忽然說。

於嫻嫻:“那我先……”

不待她衝出去,龍卿就從後麵揪住了她的揹包帶子:“這邊。”

於嫻嫻:“?”下樓的方嚮明明不是那裡。

龍卿:“不是要遲到了?我送你。”

於嫻嫻:“啊不……”

龍卿語氣不容置疑,下一秒已經撥通了夏誌的電話:“讓直升機準備。”

於嫻嫻:“……”大可不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