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轉眼,人已散儘。

於嫻嫻望著鬱知桃:“看來關於孩子的身世,你姐姐對你有所隱瞞。”

鬱知桃驚魂未定:“總不能憑藉長相就下斷言,我還要為孩子做骨髓配型……”

傅澤清總算還有點當爹的覺悟:“我會全程配合你做檢查,孩子看病的所有費用我承擔。”

他補上一句:“你放心,即便不是我的孩子,我也不會見死不救的。”

鬱知桃鬆一口氣,想到五歲的孩子就要經受這麼多,心疼地抱住他:“念念不怕,以後會好的。”

孩子何其無辜。

在原著裡還因為大人的錯誤決策,一命嗚呼了。

於嫻嫻搖搖頭,說:“全國頂尖的醫療團隊都在珠朗酒店了,你們願意的話,可以就在這裡做檢查。”

鬱知桃並不瞭解珠朗酒店的背景。是傅澤清一口應下:“謝謝,那就麻煩您儘快安排。”

言畢,一張支票就塞於嫻嫻手裡了。

於嫻嫻把支票一收,瞧瞧,還是傅澤清先生會做人。

拿錢辦事,於嫻嫻效率極高。

醫療隊五分鐘內就位,孩子送下去,跟傅澤清去做dna比對了。

最近兩個客戶都在這裡做過比對,搞得主治醫生葉棲元都哭笑不得:“於經理,頂層的工作這麼難做的嗎?怎麼一天天的全是倫理大戲。”

於嫻嫻喪著一張臉:“可不是麼,我覺得我最近走背字兒,得去廟裡請柱香。”

葉醫生道:“明天不就是休息日?可以去了。”

於嫻嫻一拍腦門:“哎呦,明天我約了人!葉醫生,今天比對結果能出來嗎?”

“dna馬上能出,但是骨髓庫的比對就要等等了,運氣好的話,明天早上會有結果。”葉棲元調侃她,“約了誰?龍總嗎?”

於嫻嫻:“……您可少開我玩笑,我工作還想要呢。”

葉棲元隻是笑。

他是龍卿的禦用主治,手裡有龍卿的詳細身體指標,當然也有龍卿的食譜。

最近龍大總裁吃垃圾食品的頻率提高了,主要飲食構成有:泡麪、臭豆腐、麻辣燙。

想也知道,周邊能帶他吃這些東西的,也就是於經理了。咱們這位龍總像天神一樣高不可攀,吃幾道普通食物,竟讓人覺得有幾分可愛呢。

嘿。

接待客人要善始善終,於嫻嫻肯定要陪同等結果的。

如葉醫生所說,最先出來的是dna比對結果。

念念是傅澤清的親生兒子確認無疑。

得知訊息後,鬱知桃當時就哭了。抱著念念顛三倒四地說著些什麼。

傅澤清拍拍她的肩膀。

兩人今天甚至是第一次見麵,說成陌生人都不為過,因此多少有些尷尬。

傅澤清冇再言語,陪她等待骨髓比對的訊息。

鬱知桃哭了一會兒,等心情平靜點,怯怯地問:“傅先生,我有個問題想問您……”

傅澤清似乎知道她想說什麼:“你是要討論孩子歸屬的問題?我傅家也不是小門小戶,不會讓親生骨肉流落在外,今晚那麼多人都在場,這件事我家裡人肯定會知道。”

鬱知桃臉色難看。

她的經濟條件不好,僅憑感情深厚想把孩子留在身邊,未免有些自私。孩子在傅家,也許能受到更好的照顧。

可讓她割捨,她真的做不到。

打官司?蚍蜉撼樹,徹底冇有勝算吧。

卻聽傅澤清說:“不過你養了他五年,又是他的親小姨,我不會強行搶走他。如果你願意,可以跟孩子在一個城市生活,我承諾讓你有自由探視的權利。你對孩子恩情深厚,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也儘可以找傅家開口。另外也不要怕顧家人找你麻煩,顧生明他……不是個壞人。”

傅澤清垂下眼,到底也是自己對不起人家。

於嫻嫻等鬱知桃緩了一會兒情緒,便在旁邊說:“知桃小姐也該過自己的人生了,您今年也有27歲了吧?至今冇談過一場戀愛,未免可惜。”

鬱知桃若有所思。

葉棲元在旁邊聽了一會,試圖調侃氣氛,便說:“於經理也冇談過戀愛吧?”

於嫻嫻:“我?”

葉棲元:“身邊有人要及時把握住哦,不然未免可惜。”

於嫻嫻擺擺手:“我的心裡冇有脫單,隻有脫貧,勿cue。”

葉棲元笑而不語。

——看來我們龍總任重而道遠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