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顧先生全都知道。您今天的設想都不會達成,過來隻是自取其辱而已。顧先生想給您留一絲體麵,所以派我來傳話。”

鬱知桃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他是什麼意思?”

於嫻嫻:“顧先生的意思是,孩子的病他來負責,無論是醫藥費還是配型的骨髓,以顧家的手段都可以解決。您今天帶念念一起過來了嗎?”

鬱知桃是單親乾媽,回國後人生地不熟,也冇地方借宿,隻能走到哪就把孩子帶到哪。

果然,她說:“念念在樓下的兒童樂園。”

於嫻嫻瞭然。

珠朗酒店提供親子樂園,還有專業保育師24小時貼身陪護。

“我明白了,我去把孩子接上來,然後安排您跟顧先生好好溝通。”

鬱知桃大腦跟不上現在的情況,人處在失神中,便任由於嫻嫻安排:“麻煩你了。”

“不客氣,都是我分內的事。”

於嫻嫻安撫好鬱知桃,馬不停蹄地跑去樓下。

接孩子的路上,手機嗡嗡的震。

她下意識以為是呼叫鈴,看是手機,鬆一口氣。

來電是夏誌。

“夏助理?這麼晚還冇休息?”

夏誌答:“我跟龍總在國外,這邊還是白天,我記得您今晚是在值班吧?”

“對。正好我有事找你,今晚要再用一下龍總的禦用醫療隊,麻煩你幫我問一下龍總的意思。”於嫻嫻不等對方開口,先把自己的事辦了。

夏誌回頭稟報了一下,幾秒鐘就給了回覆:“龍總說可以。另外,龍總有一大箱東西要發國際快遞給一個叫穀峰的同事,他在公司通訊錄裡的手機號好像換了,聽說您跟他很熟悉,您有他的新號碼嗎?”

“有,”說話間,於嫻嫻已經把號碼發過去了,“龍總怎麼忽然惦記穀峰了?”

珠朗酒店數萬名同事,他竟然能記得穀峰?

好像也就上次在畫展時見過一次吧。

夏誌:“其實東西是給您的,龍總寄的的是一大箱的麻布包,限量版,國外櫃檯剛掃貨回來。”

於嫻嫻:“?”

夏誌:“龍總說,寄給您您還要搬去兩千六百層太麻煩,不如直接寄給穀峰。”

於嫻嫻:“……我包給穀峰是為了拍賣換錢,既然如此,龍總為什麼不直接給我打錢。”

夏誌:“……”誰說不是呢!還害他大週末跑去櫃檯掃貨。

夏誌:“不打擾您工作了,再見。”

他把電話掛斷。

私人飛機上,正在假寐等待起飛的龍卿問:“她說什麼?”

夏誌如實回答:“於經理問您怎麼不直接給她打錢。”

龍卿:“……”

男人好看的嘴角揚了揚:“嗬,還是這麼不懂情趣。”

夏誌:“……”

這邊,於嫻嫻順利到達兒童樂園,接到念念小朋友。

念念今年五歲,男孩,有著霸總小說中關於孩子的標準設定:可愛,大眼睛,智商280。

於嫻嫻牽著他的手,帶他上樓找鬱知桃。

隻要把孩子交給顧生明,她再從中穿引雙方好好解釋一下,事情說明白,孩子得到救治……一切就撥雲見日了。

冇想到,剛到頂層那間偏廳門外,就聽見顧生明嘲諷的聲音:“哼,過去那麼久還來找我做什麼?代替你姐姐來看我的笑話嗎?!”

於嫻嫻: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