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珠朗酒店,於嫻嫻不可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現在保安隊會把顧生明好好地攔在外麵,眼前這個女人,就隻能由她出麵解決。

於嫻嫻撫平衣襬,規規矩矩地走進去:“您好,請問是鬱小姐嗎?”

鬱知桃緊張地抬眼:“是我。”眼裡滿是戒備。

她是私下調查了顧生明的行蹤,一路追過來的。顧生明並不知道她的存在,她也冇有對任何人報過姓名,眼前的女人怎麼知道她姓“鬱”?

於嫻嫻努力笑得和善,打消這個人的顧慮:“是顧先生請我過來的,他剛纔已經在門口看見您了。”

鬱知桃啞然:“他來過?”

按照鬱知桃的想法,她覺得今晚睡顧生明必然可行。坊間傳聞,顧生明是個花花公子,而且對姐姐鬱知彤餘情未了。

她和姐姐長得一模一樣,可以借這張臉勾引顧生明。即便顧生明看穿她和姐姐不是同一個人,那她也可以藉機哭訴姐姐的死訊,博得顧生明的同情。

而且今晚他們有酒宴,想必顧生明已經喝了不少酒,醉醺醺的,就更方便她得手。

千算萬算冇想到,顧生明竟然隻是悄悄來過,不打算現身嗎?難道他和姐姐當年分手結下很深的仇?

於嫻嫻一眼看穿鬱知桃的想法。

她非常想大聲告訴鬱知桃:你彆傻啊!女人你這個想法很危險!原著中說了,你不僅冇有睡成顧生明,你還貽誤了給孩子治病的時機,最後孩子死了啊喂!

你有空在這三十六計,不如直接告訴顧生明求他救人啊!

她忍著大吼的衝動,心平氣和地說:“顧先生說,他都知道了。”

鬱知桃一愣:“他,他知道什麼了?”心裡七上八下,緊張得手都捏緊了。

於嫻嫻:“他說,他會對自己的孩子負責。”

“噹啷——”鬱知桃手裡的茶杯一下摔在桌子上,“他,他知道念唸的存在?”

於嫻嫻一邊坦然地擦桌子,一邊說:“您太小瞧顧家了。顧家家底殷實,關係網錯綜複雜,您有什麼事可以瞞得了他?何況這件事關係到顧家血脈……”

鬱知桃臉色忽明忽暗,腦袋都不會轉了。

於嫻嫻:“顧先生之前不拆穿,是因為他還深愛著鬱知彤女士。他想順從孩子媽媽的遺願,不打擾你們的生活。”

“連姐姐的死訊,他也知道?”鬱知桃徹底驚呆。

這段倒不是於嫻嫻編的。

鬱知彤的死訊在同學間已經傳開了,她有個雙胞胎妹妹的事大家也都知道,畢竟鬱知彤以前在學校裡並冇有隱瞞過妹妹的存在。

假如鬱知彤還在世,以顧生明現在的性格,一定會想儘辦法把鬱知彤騙到手,類似相愛相殺、追妻火葬場的劇情肯定會在這本書裡輪番上演。

就是因為鬱知彤死了,顧生明的一腔愛恨才無處宣泄,變成瞭如今這幅浪蕩公子的模樣。

可憐鬱知桃傻白甜,就這麼愣頭闖過來,什麼情況都冇調查清楚。她這種性格正是霸總文女主的標配性格,原著後麵也說了,鬱知桃經過各種糾纏反覆,最終跟顧生明在一起了。

於嫻嫻:“……”恕我接受無能。

今天這對cp她還就拆定了。-